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留灵修兮》(短篇HE)

《留灵修兮》

文/雨定尘

 

  中元节就是所谓的鬼节,是鬼月中阴气最终的一天。传说这天鬼门大开,百鬼夜行,无数鬼魂地朝阔别已久的阳界浩浩荡荡而来。有家的都跟着河灯的指引回家,无家的则在大街小巷四处游荡,争食祭品。

  吴邪平时也算是个灵异爱好者,可是今天一个人走在外面也有些害怕,这一路走来每户人家门口都放着祭祀的五味碗糕,上面插着几支香,是给过路的小鬼吃的,免得他们进去惊扰家人。

  在这个月初他的爷爷突然离世,年事已高,也算是喜丧。吴邪在火化的时候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样,面无表情竟没有流一滴泪,亲人只是去远行没什么好悲伤的。

  之后的一个月里,他才明白比逝去更可怕的是回忆。家里的每一处都有离去那个人的投影,他仿佛还在这个家里,无论什么都可以触动你的回忆。

  在吴邪父亲他们三兄弟整理吴老狗遗物的时候,吴邪的奶奶把吴老狗的一些积蓄平分给了三个孩子,只留了一点给自己养老,却把传家宝二响环交给了吴邪。

  “这本来就是给你的,老狗他一直念叨着,等你结婚就给你。”

  吴邪这时候才意识到,这个人是真的不在了,才真正的失声哭出来。

  今天是爷爷离世后的第一个中元节,本应是全家都要出席的重要场合,但是投身考古事业的吴家三兄弟却不得不远行去一个新出土的墓进行发掘工作。上头已经下命令了,这个墓重要非凡必须立刻保护,身为精英的三人只好收拾了行李急急忙忙在三天前就出发了,吴一穷的情绪还没稳定,吴母不放心也跟去搭把手。

  吴奶奶年纪也大了,不适合去那种阴气重的地方,所以祭祀的重任就落到了长孙吴邪的头上。

  吴老狗一生喜欢清静,随后墓地也选择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小山上,吴邪开车附近,接下来的路太颠簸只好走上去。他拿出后备箱折好的锡箔银锭,一路走一路焚化,算是“结鬼缘”。

  公墓在山顶,山顶明显温度就降了下来,刚刚还是烈日炎炎一下就被云遮住了。这个公墓是新的,还没几个骨灰入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饭点,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让吴邪觉得有些渗人,似乎走进铁门后背后都发凉。

  这种地方本就阴气重,更何况今天是鬼节,年纪大的、身体不好可能都会昏倒,还好奶奶没来,吴邪这么想着。

  因为坟头少,吴邪很快就找到了他爷爷那座。

  从袋子里取出了花束放在坟头,又将大米倒在杯子里,点着三炷香深深拜了拜才插进大米里。

  吴邪看了看石碑上镶嵌的遗照,尽管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还是眼睛酸酸的,眼底有些泛红。

  吴邪席地而坐,想着爷爷生前自己因为学业总在国外待着,也因为代沟吧,初中过后就没怎么和老人待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再多陪一会儿吧。

  但是事不如人愿,吴邪坐下没多久,就开始刮阴风,吹着让人哆嗦那种,带起了地上不少的落叶。天上也渐渐乌云密布,明明是正午天色却暗了下来。

  吴邪还是更相信科学,虽然心里有些虚但还是认为这只不过是要变天了,草草收拾了东西打算下山。

  可是绕了几圈,竟然都没找到门口。吴邪开始有些心慌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墓地并不大,十分钟就能够绕着外围走一圈,就算随便乱走也能走得出去。他脑子里开始浮现那些看过的小说,什么《鬼吹灯》、《盗墓笔记》,硬把自己吓得一哆嗦。

  似乎知道他害怕还要再制造点气氛,豆大的雨点就从天上落了下来,轰隆轰隆的雷声就像是打在耳边,只一会儿,雨就大得砸在身上都疼。

  吴邪也顾不上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胡乱找了条路跑了起来,想找个躲雨的地方。而风似乎更大了,吴邪算不上轻,也是个一米八几的大块头,被这风吹得竟有些难以前进。这风带起地上的尘土,乌烟瘴气的迷人眼睛,跑过一排石碑,那些石碑上蓝底的遗照倒是在水里洗过之后尤其干净醒目,一个个都望着跑过的吴邪。

  吴邪像只风中的无头苍蝇,根本分不清方向,手上的二响环倒是碰撞响了起来让他的脑子终于清明了些,往旁边看了看,竟然有个像公交亭似的狭窄小亭子藏在茂密的植被后。

  吴邪二话没说赶紧进去躲雨,甩了甩头发,松了口气。他抬起手腕看看这所谓的二响环,有些奇怪,之前跑得那么快怎么就不见响。吴邪试着在甩了甩手臂,这二环分明是碰撞了却没有声响,吴邪更用力的甩了甩,手肘却戳到了一个软乎乎的肉体。

  吴邪一下子僵住了,刚刚明明没有人,这触感分明是一个人的手臂。

  吴邪僵硬地慢慢转头,是一个拿着红灯笼的小哥,这人穿着蓝色帽衫戴着帽子,只看得见半张脸,肤色有些惨白。似乎也是雨里进来的,宽大的帽沿上滴滴答答向下滴着水,顺着他尖尖的下巴往下流。

  这天暗得像傍晚似的,他穿的颜色也暗,肤色又惨白,显得这红灯笼就尤为鲜艳,和浸过血似的。

  不过只要是人就没什么好怕的,估计他也是来祭拜的,吴邪看了眼他身后的树丛,刚才他可能是从那边过来的,自己才没发现。

  “这位小哥,你的帽子都湿了,我还有干毛巾,要不你摘下来擦擦?”因为吴邪在国外待过不少日子,环保意识也挺强,比起餐巾纸他更喜欢在包里放上素净的手绢。

  见这小哥没回答,热心肠的吴邪就自认为他是不好意思接受陌生人的恩惠,自作主张地摘下他的湿帽子,拿着手巾给他水滴。

  这小哥生得倒是挺好看,一双眼睛黑漆漆的闪着光,看得人不好意思。吴邪给他擦着擦着就有点不自然,自觉越过了人与人之间的礼貌距离,便把手巾塞进了他手里让他自己擦。

  “小哥也是来祭祀的吧?我叫吴邪,能在这里遇到也是缘份,交个朋友吧。”吴邪挠挠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时候能有个人陪陪他,的确让他安心了很多

  “张起灵,算是吧。”这人说话的声音也是冰冰冷冷,像从地底传来的,话少得很,不过吴邪还是听懂了,第一个词是自报了姓名,第二个则是回答了自己的问题。

  这道屋檐狭窄得很,两个人在下面有些挤了,吴邪的衣服渐渐被溅起的水花弄湿了。

  “小哥可否往里面去去?”

  张起灵往后退了一步,吴邪进来了一点,这下两人算真是贴在一起了。张起灵湿乎乎的衣服贴着吴邪穿着短袖裸露的手臂,让吴邪冷得有些哆嗦。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交替双手拿灯笼,单手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吴邪。

  “那怎么好意思...”尽管吴邪这么说了,他也没有收手就举在那里也不嫌手酸,吴邪看他反正里面也穿了长袖,只好客气的接过来穿上,没想到这衣服外面看着湿,里面却有层绒暖和的很。

  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吴邪看着外面的雨没再说话,两人便谁也不说话的沉默了一会儿。

  良久后,吴邪缓缓地开口,“小哥,你说人死真的如灯灭吗?”

  “嗯?”张起灵低低地哼了声似乎在疑惑又似乎在回答他的问题。

  吴邪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二响环说:“这次我是来祭拜爷爷的,我总觉得他还活着,而且还指引着我。”

  “人死是不是如灯灭要死过才知道,你想死一次看看吗?”吴邪背对着张起灵,所以没能看到张起灵阴沉的脸。

  “我真没开玩笑,家里二楼只有我和爷爷住,现在晚上睡觉我都能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是不是他回来了?今天是中元节,他一定会回来吧。”吴邪转身面对着张起灵语气有些激动。

  张起灵看着他的脸良久都没有回答,眼里空旷得似乎根本没有理解这个问题,吴邪以为自己发神经,他是不会回答了。

  “他会回来的。”不知过了多久,张起灵才看着自己手中的红灯笼回答,灯笼里跳跃的火焰在他漆黑的眼里映出一片红色。

  “有家的魂一定会寻着指引回来,而孤魂野鬼只好四处飘荡。”张起灵抬起头,看了一眼吴邪,似乎又是在看吴邪背后,总之吴邪突然觉得凝滞的气息一轻松,仿佛得到了这个答案爷爷就真的会回来。

  “不好了,那杯大米没拿,我妈说一定要拿回来撒在家里的。小哥,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回来。”吴邪突然想起了这重要的事,关于祭祀的事他不敢懈怠,正好雨也小了点,便戴上帽子冲了出去。

  跑回爷爷的墓把那杯米倒进保鲜袋里放进包里,然后便打算跑回去把衣服还给那小哥,这雨小了可以冲到山下开车回家。

  跑着跑着,经过一个公墓时,吴邪却停下了脚步。

  吸引他注意的是,这个石碑上的照片竟然掉了下来,肯定是被雨水冲刷下来的。

  吴邪往上瞥了一眼,表情有些扭曲,尴尬地自言自语,“怎么会这么巧,名字都是一样的,可能只是同音吧。”

  那块石碑上赫然用红色写着“张起灵”三个大字,不过吴邪只听过他口头说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三个字,再说全国也不知道有多少个重名的。

  吴邪本来都想不管它,回去和小哥说说这巧合的事儿,但是过往看过的小说情节不停的浮现在他脑中,一般发展到这里...

  吴邪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蹲下来捡起了那张照片,当看到正面的时候,他全身的血液都凝滞了下来。

  那张他觉得好看的脸,那张刚刚才见过的脸他是不会忘记的,根本就是。

  同一个张起灵。

  “吴邪。”

  熟悉的声音让吴邪手一抖又把照片掉在了地上,是见吴邪长久不回来寻来的张起灵,依然拿着那个红灯笼,诡异的色调。雨突然又大了起来,一个惊雷劈下来,映的那张惨白的脸有些狰狞。

  吴邪张大了嘴,开开合合,最后恐惧超过了对这个偶遇之人的好感,吴邪转身便往反方向跑。

  那是上山的方向,因为下了雨山路很泥泞,但吴邪还是义无反顾地往上跑。实在滑得上不去了,他就抓着周围的植物根部往上爬,于是弄得满身都是泥点子,手心也被磨破了。

  而“吴邪,吴邪。”的呼喊还在身后不停的响起,无论吴邪怎么跑似乎都没拉开距离,吴邪偶尔回头看看还能看到那大红灯笼正向自己靠近。

  “而孤魂野鬼只好四处飘荡”,

  “而孤魂野鬼只好四处飘荡”,

  “而孤魂野鬼只好四处飘荡”...

  张起灵清冷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回荡在耳边,吴邪几乎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他这是在暗示自己吗?他不敢去想张起灵究竟是什么东西,也不想回想自己刚才那些言行是多大胆。他甚至有些委屈,自己和他无冤无仇,好心相待,他为什么要害自己,难道真的不存在《倩女幽魂》里的好鬼。

  “吴邪。”这一声喊得极近,仿佛就在耳边,吴邪汗毛都竖了起来,往旁边一看,不知张起灵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不远处的树丛里了。树丛有半人高,看不见他的下半身,只能看到他手里的大红灯笼,一路追逐也没有掉。

  “啊!”吴邪惊叫了一声,又往反方向跑,这时他的恐惧已经减轻了不少,心里只剩下对张起灵这死鬼的咒骂。

  逃得实在没力气,吴邪终于一脚没踩稳一滑,直接摔在了泥水里,脸上都溅上了泥点子,看上去狼狈不堪,靠在树上喘着粗气。

  “吴邪,别跑,山上危险。”

  张起灵说着已经慢慢悠悠的靠近过来,一样是跑他倒是身上干净的很。

  吴邪已经没力气再跑了,也不想在跑了,自暴自弃地说:“要杀要剐要吸精气什么随便你来,可你别借尸还魂害我家人,不然我做鬼都不发放过你!”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张起灵眼里竟有几分惊讶,吴邪看他一副要现原形的样子,咽了口唾沫神情紧张。

  “其实...”吴邪瞪着他想他一句话怎么说那么慢。

  “我是这公墓的管理员,我是想告诉你,国家已经规定了不许焚烧香火。”

  沉默,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吴邪呆愣愣地还没反应过来,张起灵已经走到他跟前向他伸出手拉他起来。

  “那个照片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个?这是我工作证上的照片,似乎不小心掉了。”张起灵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工作证,上面真的缺了张照片。

  “你你你,你想说墓碑也是巧合吗?我是不会相信的。”吴邪一反刚才害怕的模样恶狠狠地点着张起灵的胸口,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热的...软的...”

  “那的确是一个同名的死者,他的骨灰明天才入驻,所以没有贴照片。”

  闹了这么一场大乌龙,雨终于算是停了。吴邪一脸懊恼,感觉自己丢脸极了,把吴老狗的老脸都给丢了。一路上跟在后面一言不发跟着张起灵回到公墓的空地,这墓地虽然小但是结构还真是复杂,不是熟人根本走不出去。

  吴邪盯着张起灵的后脑勺,观察他有没有偷笑自己,张起灵似乎感觉到了后面的目光,回头竟然浅浅地笑了。

  那片空地正好是一个圆形,地面上有些复杂的图案,张起灵伸展开手臂举平灯笼,绕着那个圆形走了一圈又一圈。到第三圈的时候配合着一些脚步张起灵跳跃了起来,步伐有些像某种招魂仪式,伴随着舞剑似的动作,红灯笼晃动烛光摇曳。张起灵的四肢修长,作出舞动的动作赏心悦目,竟让吴邪有些看不真切。

  “至亲好友,左邻右舍,原先住户,还舍不得回去的亡魂,一切孤魂野鬼,跟着火光,送你们回去!”张起灵的语调拖得老长,右手拿着灯笼做出一个上抛的动作,吴邪也不知是不是花了眼,竟真的看到许多银色光点一下子奔上云霄,拖着长长的尾巴如同反向的流星。

  

  那件衣服溅上了泥点,最后张起灵让吴邪带回了家,此行也让吴邪多多少少信了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

  张起灵身为公墓管理人,一定每年都要做那样的仪式吧,真是神秘啊。

  吴邪想着白天的事,到了午夜也还没有睡着,抱着那件衣服坐在窗台上又嘟囔着起了:“人死真的如灯灭吗?”

  吴邪留恋地望向爷爷墓地的方向,发现那片区域竟然隐隐有些光晕。

  估计是河灯的光吧,吴邪打了个哈欠还是决定去睡了。

  而张起灵正穿着黑色斗篷,手拿大红灯笼,双脚离地游荡在半空中挥舞着灯笼前行,身后跟着一条条飞行的白光。在经过奈何桥时,这些光点终于现了原形,化为面目狰狞各种死法的百鬼,绵延数里,浩浩荡荡。

  从张起灵灯笼的灯芯里也化出一身带光晕的老者,“谢冥司照顾我小孙儿,免得被那孤魂野鬼迷了道路。”

  吴老狗向张起灵做了个揖,又有几分担忧,“不过冥司的东西留在阳世怕是不好吧。”

  “明年再去取回,无妨。”张起灵挥了挥手,老者则满意的笑笑又回到灯芯中。

  张起灵的双脚终于落地,身后的小鬼发出婴儿似得叫声,大鬼首先排队从张起灵两侧走进了大开的青铜门里,随后小鬼也跟了进去,长长的百鬼队伍花了不少时间才全部进去。

  张起灵大手一挥红灯笼,回身长长地望了一眼,才走进门里。

  鬼门关闭。

                   

 

                        end

  

  

  2015年中元纪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