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此爱天下无双

  徒步跨过雪山需要好几天的时间,因为有了直升机,吴邪和张家兄妹很快就从墨脱抵达了长白山。在这里,他们不需要向导,他们是回家了。

  三个人暂时在张家的老宅子里落了脚,这里已经破旧不堪,什么能用的东西都没有,只有四面墙壁稍微挡挡风。三人挤在一个屋子里生火煮了个罐头吃,便各自找房间休息了。

  吴邪轻车熟路地就找到了张起灵的那间房,顺利得就像是昨天刚刚才离开。那个屋子比以前更破了,连风都遮不住,不过吴邪还是决定睡在这里。他没有打开张海客给他的睡袋,而是变回了原型蜷缩到了硬邦邦的榻上,榻下的火焰不知熄灭了多少年,上面又冷又硬,好在吴邪有皮毛保暖。

  榻上的竹席中央有一个深色的印子,似乎是某种东西卧倒的形状,那是吴邪在同一个位置睡了十年留下的。现在的吴邪依然覆盖上那个位置,已经没有一丝张起灵的味道了,吴邪久久都无法入睡,这一切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又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似梦似幻,记忆与现实重叠的感觉,让吴邪心慌。

  第二日一大早三个人便出发了,大家决定分头行动,时间紧迫,除了张起灵没人知道终极的具体位置,如果找到青铜门的时候,张起灵已经进去了,那么一切都没了意义。

  这里和墨脱不同,每一片雪地吴邪都曾踏足过,他甚至还记得哪一片曾是他的领地,这让他很安心。吴邪找了一条小道上了雪线,在食物最缺乏的季节,他偶尔会在这附近捕食,这是只有他知道的秘密通道。

  再往上就进入了没有任何裸露地表,全是积雪覆盖的雪山的雪冠地带,这里几乎没有活物,所以当吴邪听到动静的时候非常奇怪。是一阵动物奔跑的声音,吴邪能从其中辨别出几声狼嚎,在这里发出嚎叫是非常危险的,雪层还不结实,一点声响都可能造成雪崩。

  吴邪脑中刚闪过“雪崩”的想法,地面便一阵剧烈的震动,远远可以看到对面山坡积雪混合着沙土汹涌而下,俯冲下来的气流形成了阵阵白雾。

  这个雪崩范围并不大,完全影响不到吴邪的这片区域,但对于同类,具体地说是故乡的同类,吴邪并不打算放任不管。

  狼的爪子更适合在雪地上奔跑,化为原型的吴邪很快就赶到了雪崩的地区,远远能透过空气中的颗粒看到一个狼群正在雪形成的浪头前拼命奔跑。而它们犯了大忌,竟然不往两边跑而是往山下跑。吴邪自认为狼这种生物没这么愚蠢,仔细一看原来是一群没有首领的狼,它们群龙无首往各个方向逃窜。

   只有一只瘦小的公狼在后面努力想把狼群往正确方向赶,但他似乎在狼群中没什么地位,逃命的慌乱中其他狼几乎要踩着它过去。

    吴邪边跑边清了清嗓子,这么多年没当“老大”,不知道还行不行,不过事实证明吴老大还风采依旧。吴邪纵身一跃踏上一侧的岩石,高高仰起头,发出绵长而响亮的嚎叫声,群狼早就习惯了由头领带领方向,在惊慌中竟然也没分清这是不是自家老大,跟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拼命地跑。

  狼群终于开始往正确的方向跑,当最后一匹狼逃离雪崩的边缘线时大雪倾泻而下,一直席卷了山下的森林才终于停住。

  筋疲力尽的狼们全部瘫倒在地上,把舌头吐出来,喘得像狗,只有一只还勉强站立着,是那只公狼。它的右眼有道伤疤似的胎记,让吴邪觉得很眼熟,但是吴邪甩了甩脑袋,排除了这个想法,它在这片雪域认识的所有狼早该老死了。

  “谢谢恩人,我们头领因为食物匮乏带领我们闯进禁地,它已经在之前的陷阱中……”那条瘦小的狼倒是毫不畏惧地走到了吴邪跟前,虽然它没说下去,吴邪知道它们的首领肯定为自己愚蠢的选择付出了代价。

  “恩人,我看你应该是只孤狼,你救了我们全族,由你来当我们的首领,大家肯定都没有异议。”公狼服从地低下头,其他躺在地上的狼终于平复了呼吸,都侧躺着望向这里,似乎真的表示同意。

  “山东面有很多冰窟窿,运气好的话可能里面有被冻死的失足动物。”吴邪相当欣赏这只危难关头还选择保护狼群的公狼,给了它一些经验之谈,“我有重要的事要上山,你们从那边下山再也不要上来了,这里不是谁都能来的。”

  “关于首领…我实在没空当你们的首领,不过我觉得你很有希望。”吴邪摆动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绕着公狼走了一圈。

  公狼还年轻,被这么一说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梦想是成为像狼王吴邪一样的首领,我的爷爷从小就给我讲他的故事。你不愿意我们也不会勉强,下山之后我们会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公狼再次表达了谢意,转身和其他狼一起打算下山,没注意到吴邪惊讶的眼神。

  “你爷爷是谁?”吴邪焦急地朝着它的背影追问。

   公狼回头向他露出牙齿,很是自豪的样子,道:“我爷爷叫潘子,曾经狼群的首领。”

   吴邪微张着嘴久久难以平复自己的心情,这个多年没有提过的名字突然被说出来,这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他没想到,在三十多年后,他再次拯救的是自己的狼群,准确地说,是自己狼群的后代们,它们一直都在这里繁衍生息。

  吴邪望着狼群下山远去的背影,眼里闪烁着点泪光,但嘴角却是上扬的。

  吴邪还没走出几步,又听到了狼嚎声,刚想说它们怎么还不知道教训,却一下子噎住了,这个声音……

  听见这个声音,吴邪再也没法淡定,一个大跨步跳跃出去,奔跑在雪色的平原,也不管自己剧烈的动作会不会再引起雪崩,只是朝着这个声音奔跑。

  狼嚎,是一种用来联系重要的狼的信号,是重聚的标志。

  回应吴邪出生以后第一声嚎的不是一只狼,而是一个人,一个教会他嚎叫的人。这种声音就像一颗种子,早早就埋在幼小的吴邪心中,虽然几十年没有再听过,一旦想起便勾起人的种种回忆,让人奋不顾身地去重聚。

  张起灵在上山的路上偶然捡到了“吴邪”的尸骨,那么多年,积雪覆盖再融化,或者其他动物的雕啄,没想到雪白的骨头仍然躺在那里,蜷曲的样子能让人想象到它死前绝望的样子。能够徒步走到终极之地的狼,张起灵知道,只有吴邪。

  张起灵用石头堆做了个简陋的坟墓,在他给吴邪雕刻墓碑时,忽然想起了这段吟嚎,竟然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声音。

  他以为杳无人烟的雪冠之地不会有人回应,却没想到把活生生的吴邪给招来了。他微微有些惊讶,吴邪他们不可能那么快追来,但是长期的锻炼足以让他不做出太夸张的表情。

  吴邪狼踏雪归来,这次他毫无畏惧地在张起灵面前,化而为人。

  如果说刚才与亲人的感动,他还能勉强忍住泪水,这回,眼泪像不要钱似的,根本不需要凝聚,直接就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来长白之前做的所有心理建设,都在张起灵面前崩塌成碎片。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吴邪吸了吸鼻子,走得有些踉跄。

  “从墨脱出来,渐渐开始恢复记忆。”

  吴邪的嘴张张合合不知再和他说些什么,这时候应该为了重逢而抱住他,还是为了他的不相认而怨恨他。对于张起灵这个人,吴邪爱过、怨过、恨过,三十多年里最想念的时候,奋不顾身想见他;最不好过的时候,想用野兽的做法,把他拆解入肚,便再也不用追逐。

  这一切的小心思,在真正重逢的时刻,又混着泪水胆怯地吞回肚里,再没什么好说。只怪自己没发现,张起灵这一路越来越温和的眼神,越来越深情的注视。

  “你还进青铜门吗?”

  张起灵点了点头,把手里刻好的墓碑插进土里——吴邪之墓。

  “让我猜猜,你刚见到这个标志,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对吗?”吴邪掏出冲锋衣里找到的纸条,一放手,便顺着风飘到了张起灵脚边。

  “后来随着你记忆的复苏,你想起了‘吴邪’这个名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同一个人,但你现在知道它的意思了吧?”

  吴邪凑到张起灵面前,直视他问:“那指的是我,对吗?”

  吴邪本来只是一个推测,但是张起灵的眼睛骗不了他,他的瞳孔闪烁了一下,他的眼睛侧过了一个小角度,他在惊慌。

  “张家的水不是你能趟的,我已经找到了更好的方法。”张起灵偏过头,不去看吴邪,他说话从来没这么没底气过。

  “更好的方法就是你进去,在里面不人不鬼?”吴邪被他的话激怒,一下朝他挥出了拳头,这一拳真是用尽了全力,张起灵竟然没有躲,被他打得直接倒在了雪地上,脸颊又青又紫。

  吴邪还不饶他,直接坐上去接着揍他的脸,嘴里骂着:“你们张家人不是最爱信命吗?这是我吴邪的宿命,你又凭什么干预?”

  一拳一拳落在张起灵脸上,他刚开始完全没有抵挡,听到宿命二字,他一下挥开了吴邪的手,从下而上一把拉住他的衣襟,掀起一阵雪和沙土,似乎也生气了。

  “你现在的肉体是终极塑造的,进入青铜门,你会灰飞烟灭。”张起灵把吴邪的脸拉到自己眼前,每一个字都咬得极重,每一丝气流都喷在吴邪脸上,像是野兽嘶哑的低吼。

  吴邪以为自己进去也就落得和张起灵一个下场,没想到终极不但要他的自由,还要他的命。就这一愣神,本来坐在张起灵肚子上的吴邪就一整个被翻了过去,让张起灵逃脱了出来。

  张起灵见吴邪趴在雪地里没有反应,以为他终于被自己的话吓到了,没想到吴邪弯着腰缓缓地站起来,睁开眼时不再是人类的瞳孔,变成了狼形时的琥珀色,脸上毫无畏惧。

  “那又怎样?我甘之如饴,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否则你别想离开这里半步。我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不管怎样,我都赚了。”吴邪的脸因为疯狂显得有些狰狞,进去了一种半人半兽的状态。

  “只要你离我没超过一百米,我都能用石头打晕你。”比起犹如困兽的吴邪,张起灵仍然言语冷漠、面若冰霜。

  吴邪又好笑又好气,他几乎能出本书叫《张起灵打晕吴邪的一百种方式》了,他已经厌烦这种抛下他的方式了,无比厌烦。

  吴邪一个扫腿踢起了不少雪面下的石子,旋转身体的过程中一手抓住了一把,紧了紧拳头,挑衅地在张起灵面前打开手掌,石子已经被捏成灰尘随风散去了。

  张起灵皱着眉头,他注意到吴邪的瞳色越来越浅,现在已经接近金色,显得非常妖异。他知道,因为越来越靠近青铜门,所以终极的力量越来越强,吴邪的力量也就成倍的增长。

  谁打晕谁,似乎不那么确定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