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二十一、二十二章

第二十一章 烛九阴

尸骨不仅坐了起来,还开始小幅度地振动,感觉真的要站起来一般。
   “这肉都烂光了,尸体还能诈尸,胖爷我是第一次见。”

   “你们看那棺材底下。”张起灵一句话,两人马上齐刷刷往底下看去,下面一片黑漆漆根本看不出什么。吴邪刚想开口询问,突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不对!那不只是一片漆黑,那些黑色的东西在蠕动,表面有细微的反光,是一群蠕动的活物带动着尸体。

“这城里人真会玩儿,还养了这么多宠物蛇。”胖子的一声咒骂很好地解答了吴邪的疑惑。

“蛇?”

 吴邪脸上马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老实说他最怕这玩意儿了,以前山里大雪封山实在没有食物的时候曾经挖出冬眠的蛇吃,那鳞片混合血肉的口感就够恶心了,更别说咬破胆后那股子味道。最重要的是有一次,那冬眠的蛇竟然醒了过来,把吴邪的爪子狠狠咬了一口,虽然因为体质问题毒液没要了吴邪的命,却让爪子肿成了三倍大,被嘲笑了好几天。

没等吴邪惶恐多久,地面开始剧烈晃动,没有防备的几人除了张起灵都被晃得东摇西摆。张起灵把黑金古刀重重地插进地里,放低了重心保持平衡,眼睛死死盯着那具尸骨的背后,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出来了。

不到三秒,棺材里传来了一阵吴邪无比熟悉的声音。这是鳞片与石头的摩擦声,慢慢地随着这个可怕的声音一个巨大的黑色蛇头从尸体背后缓缓伸了出来。它的眼睛是紫色的,头顶两侧有两个小角,说是蛇又有点像龙,正恶毒地看着闯入者。它似乎在棺材底下已经很久了,开始伸展它的身体,不断变高变高,吴邪简直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大。

“烛九阴。”胖子看得竟然有点呆呆的,用一种玩完了的语气说。

“跑!”张起灵站直了身体,把黑金古刀在地上划了个半圆放到身体一侧,头都没回地说。吴邪愣了愣,一时竟然没明白他的意思,就被胖子拽着往另一个出口跑。

“小哥还在那儿呢!”吴邪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张起灵,他居然还一动不动地杵在原地。

“管好你自己,那小哥身手比你好得多。”

除了刚才他们进入的那个小入口,其实这个足球场大小的祭祀坑在另一边还有个大出口。谁也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不过按现在这个情况也只好暂时把那儿当安全出口了。

这个空间实在太大,刚刚几人处在前半段,现在往后面跑还有不少距离,中间还有木箱的障碍。他们还没跑到出口,地面再次震动起来,吴邪忍不住边跑边往回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差点脚底一软。以棺材为圆心,附近的地面正在出现裂痕,看来刚刚烛九阴只出来一个头而已,它还有大半段身子盘在地底下正准备出来。随着它尾巴从地底下抽出,整个地面像是地震过一样全部被翻起,石块飞洒出来,只有张起灵还稳稳地站在它眼前完全没有退缩的意思。

之后的情景吴邪没能在看见,因为他们已经穿越过障碍从出口穿了出去。经过一小段的黑暗,他们又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地方,吴邪简直不知道这个墓到底有多大,是不是这片地底都被挖空了。

“停停停!前面没路了!”胖子大手一挥,前面还真是一个悬崖。两人走到悬崖边,下面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清有多深,吴邪站在悬崖边猛吸了一口气。

“我闻到水的味道。”

“吹吧你,这都能闻到?”胖子表示不相信,随手捡了块石头往下扔,然后认真地侧耳听,过了很久才传来“扑通”一声,“我擦?还真是水!不过这也够深的。”

胖子放弃了跳下去这个想法,环顾了一周,指了指一边高处台阶上的一个裂缝,道:“咱们躲进那里。”

这下面都是石块,两人还是比较顺利地爬上去钻了进去,这个缝隙入口大概只能一人进入,里面勉强能挤进两个人。二人都刻意放轻了呼吸,一片寂静听不到任何声音。坐定下来之后吴邪又开始担心张起灵的处境,虽然因为张起灵失忆两人关系僵硬,但吴邪此次归来都是为了这个人。

“胖子,烛九阴是什么?”
    “烛九阴是龙,古时候叫烛龙,。其实是远古的一种巨大毒蛇,帝舜时代用这种东西来炼油做蜡烛,这么大的烛九阴也不知道活了多久。你发现没有,那烛九阴的眼睛是横着长的,有一只本眼,本眼上面是一只阴眼。传说千年的烛九阴阴眼连着地狱,给它看一眼就会被恶鬼附身,久之就会变成人头蛇身的怪物。”胖子压低了声音解释。

两人没躲多久就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蛇是没有脚的,只可能是张起灵。吴邪匆忙探出了一点头望出去,来者果然是张起灵。他正急速地往这边跑,身后跟着纠缠不清的黑蛇,如同浪潮般密集,可惟独不见烛九阴。

吴邪只看了一眼,便抽了匕首打算从高处的缝隙跳了下去,胖子拦住了他,把包里所有的火折子都给了他,他估计这里远离主墓室,琉璃顶的油应该少一些,火折子的火应该不至于引燃。

吴邪嘴里叼着火折子就直接跳下去往张起灵那儿跑,张起灵见他不跑反而不要命地朝这个方向过来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吴邪凭自己对张起灵的了解知道他现在真的是生气了。

吴邪隔了老远给张起灵扔了个火折子,张起灵一抬手就准确无误地接住了,一手拿着刀砍杀那些不要命冲上来的蛇,一手挥舞这火折子驱蛇。吴邪学着他的样子,挥舞着双臂,两人背靠背形成了一个小包围圈。但这火折子本就不是长久的点火工具,眼看这火越来越小,蛇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

  “呸!没完没了了,不怕死的过来!”这汗水血液的味道刺激了雄性本能的血性,吴邪的匕首上也早就串着好几条蛇的尸体。

   虽然现在形势的确危急,好几条蛇已经爬上他的小腿,牙死死的咬在肉里。吴邪不知道这蛇有没有毒,反正觉得小腿阵阵发麻。但是吴邪还是觉得这种并肩作战,有人能全身心信任并确信他也同样待自己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即使未来可能会嘲笑此刻的无知也没关系,至少这一秒他们是彼此的后背。

   吴邪满心都是豪情壮志,但张起灵没让他拼多久,拿刀往掌心一划洒出一圈血。那些蛇先是一愣,突然像疯了似的到处乱撞,潮水般的远离这个人。吴邪看着地上点点的血迹,回忆起了一些往事,竟然恍了会儿神,他似乎以前也是这么放血的。

  “你们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亏胖爷还打算来救你们。”胖子站在裂缝口正打算下来。

  “小哥,那烛九阴呢?”
  张起灵面色不太好,阴阴沉沉地说:“钻到地下去了。”

  吴邪听他说完这句话,身上便一阵寒意。在地底下意味着可能在地底的任何地方,它随时可能钻出来。指不定他们现在正站在它的血盆大口上方,它只要一合嘴就能把他们吞噬,未知永远是最可怕的。

  也许是野兽的感觉比较灵敏,吴邪看着地面突然就有一阵不好的感觉,而这时候胖子正准备往下跳。仅仅几秒钟的事情,吴邪突然转头朝胖子吼道:“别跳!!!”

   而胖子离得太远根本听不清吴邪的话,再说胖子这惯性怎么也阻止不了下落的动作。

  吴邪惊恐放大的瞳孔里倒映着烛九阴从胖子正下方的地底破土而出,扭动着粗壮的身体张大了嘴向上飞跃。

   胖子看到这情景在空气中徒劳的挣扎,脸上的横肉颤动着,但完全不能阻止下落。不幸中的万幸是烛九阴可能嫌弃这块肉太肥竟然没有一口吞下,而是把胖子缠了起来。这胖子也不是吃素的,临危不惧立马从包外侧的口袋里拿了只冷烟火扔进烛九阴嘴里,按理说这冷烟火的温度不够,但没想到这烛九阴嘴里马上就冒出了青烟。

  “这种蛇体内的油脂非常容易燃烧。”张起灵看出了吴邪的疑惑,压了下他的肩膀,自己拿了最后一只火折子朝胖子那边跑去。

   张起灵瞄准烛九阴的眼睛投掷了出去,之后烛九阴发出了一声嚎叫,疯狂扭动了起来,灵活的胖子趁机从中脱出。但是这也激怒了大蛇,它紫红色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恶毒地看着攻击它的张起灵。

  吴邪与那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竟有一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浑身发麻不能动弹,吴邪及时转过了头开始大口喘气。他自己也是兽类,他本以为那些动物修炼成精不过是老一辈的故事,现在看这大蛇再看看自己,看来是确有其事。

  “吴邪,这种时候发什么呆啊!接着!”

   胖子一脱身就朝吴邪扔了一把枪,而他自己已经在那里朝烛九阴射击了,虽然似乎没什么用,这蛇的鳞片就像是盔甲把子弹都挡在外面。只见它把身子弓成U形摆出攻击姿态,根本没管胖子和吴邪,眼睛死死盯着张起灵就撞了过去,还好张起灵身手了得,几乎算是飞檐走壁地踩着石壁闪躲开了,被烛九阴撞击的地方形成了一个深深的凹陷。

  看来这蛇小心眼得很,也可能是自尊心受创了,把攻击目标全放在了张起灵身上。

  这体积差异摆在这里,张起灵竟要和这蛇肉搏,吴邪看得心惊胆跳只能不停地按扳机,没一会儿就把子弹射光了。那边张起灵正面肯定是打不过大蛇的,只能不停地移动闪躲,但也不是盲目的移动,张起灵是有计划的。他在刚才几秒的时间内已经勘察过这边的地形,他知道哪里的岩壁最脆弱,他就让烛九阴去撞哪里,烛九阴的脑袋倒是被自己撞下的岩石砸了不少次。

   可这人的体力是有极限的,这么快速的移动,就算是张起灵速度也是慢了下来。大蛇逮住这个机会一下撞向张起灵的肚子,直接把人撞上了天,然后“嗖”一下自己窜了上去,肌肉发达的蛇身犹如狂风一样卷进来。把张起灵缠得死死的,卷到了半空中,黑金古刀也不知道给撞到什么地方去了,蛇身蜷缩,越盘越紧,张起灵越是用力挣扎越是缠得紧。吴邪看他因为窒息脸都憋红了,心急如焚却毫无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张起灵突然一耸肩膀,整个人缩了起来,一下就从蛇的缠绕中退了下来,一个翻身落到了地上。

                          

 

  第二十二章 不重要

  “这小哥竟然会缩骨!”胖子在一旁惊叹到。

  可惜吴邪还没松一口气,变故又发生了。张起灵刚刚落地,刚才那批逃走的黑蛇又缠了上来,数量庞大,一下把张起灵的双腿缠绕在里面。它们似乎不怕张起灵的血了,虽然没有咬人但是却死死控制住了张起灵的行动。如同深陷泥沼,用蛮力是没用的,张起灵用力拔腿时一个重心不稳连一只手都被缠进了那“黑色橡皮糖”里,更是无法行动。

  看来这些小蛇都听大蛇命令,而这千年的烛九阴也是成精了,智商还不低。看入侵者被自己的手下缠住,它竟然慢慢悠悠地吐着蛇信子爬过来。

  眼看着张起灵被黑蛇死死缠住,苍白的皮肤上布满了被蛇鳞片划破的伤口,身上青黑色的纹身几乎烧到了血迹斑斑的脸上。踉跄回家的身影、碎裂的身体、燃烧的麒麟、被他不停舔舐的伤口,少年张起灵的身影一下就重叠在了现在张起灵的身上。

  吴邪一下红了眼就要冲出去,胖子眼疾手快拦下了他。好歹是他的恩人,现在落入险境他也是看不过去,可这菜鸟去不是枉送了性命嘛。

  “你这不是找死嘛!”
  吴邪闻言一反之前的温和,粗鲁地拽起胖子的领子,这一下竟把胖子这么大块头都提离了地面。胖子本就比吴邪矮上几分,这一提两人倒是对视了。

  “我的命都是他的!”吴邪嘶哑的声音在胖子耳边响起。

   多年后,胖子再回忆起那个眼神,肥肉还是颤上三颤,那布满血丝的眼红得没比烛九阴好多少。像是绝望中握着这世间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胖子始终觉得当时张起灵要是死了,吴邪也是活不成的。

   吴邪甩开胖子,一些黑蛇不厌其烦地来挡路,吴邪不耐烦地割开手掌,那效果和张起灵如出一辙,这倒是惊到了胖子。

  他徒手几下就爬上了岩壁,他要上去,因为他刚才看到了,黑金古刀被甩到了上面。若说这平时,吴邪是举不起这刀的,但现在完全救人心切,凭着一腔热血,直接拖着刀在那悬崖峭壁上奔跑起来,刀刃和地面摩擦出一路火花。

   到悬崖尽头,吴邪深吸了口气,两手一起握着刀柄使尽吃奶的力气往上高高举起,并凭着这惯性高高跃到空中。在空中双臂尽量往后借力,身体如弓般展开,然后借着自身重量和刀的分量重重地落到烛九阴头顶,双手握着的刀一下惯进蛇头。没入好长一段,凭着手下诡异的触感可以感觉到,卡进头盖骨里了。

   烛九阴被这突然一击压弯了身子,蛇头几乎要被钉进张起灵面前的地上。可这烛九阴顽强扭动身子,发出高分贝的咆哮,张起灵正好与蛇头上的吴邪对视了一眼。烛九阴又挺立起了身体,痛得发了狂似地舞动,那粗壮的尾巴扫到哪里,哪里就片甲不留。

  在它头顶的吴邪被甩得东摇西晃,单膝跪着蛇头上,几次差点脱手,仅仅只靠着那把卡在蛇骨里的刀稳住身体。那蛇似乎知道头上有人,不只是甩头,甚至整个柔软的身体都开始翻转甩动。

  这刀卡得也不够深,终于在一下甩动中,刀从蛇骨中松了出来,连刀带吴邪一起被甩了出去。吴邪似乎被甩昏了头,竟然挣扎都没挣扎直接开始坠落。更要命的是,坠落的地方就是刚才那个不知深浅的地下河。

  “吴邪!”

   在胖子的惨叫声中,张起灵把另一只手插进蛇堆里,双腿借助腰力一扫,竟做了个类似托马斯旋转的动作扫开了大部分蛇。直接奔向悬崖边只助跑了几步,便朝那万丈深渊高高跃起,胖子几乎不敢看他的动作,以为这两人要“殉情”。

   张起灵的滞空能力比较强,加上吴邪已经完全脱了力,就好比那醉了酒的人比一般人要重得多,吴邪坠落的速度更快,而张起灵跃起的时机则刚刚好能接住他。吴邪直接头朝下倒栽葱地往下坠落,张起灵只好一手揽肩一手穿过膝盖脚弯把人一把捞进怀里,双脚再重重踩到对面的石壁上借力跃回。

  在张起灵几个漂亮的后空翻要跃回去时,吴邪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一眼瞥到了快要掉到悬崖下的黑金古刀,弱弱地在张起灵耳边说:“刀……”

  吴邪的意识已经支撑不下去,听张起灵淡淡地说了声“不重要。”之后就彻底昏了过去。

  胖子见他两人平安落地,还来不及赞叹那非人类的身手就连忙扫着子弹帮二人打掩护。张起灵先把昏倒的吴邪安置在了一块大石后,才在胖子的掩护下继续和烛九阴肉搏。虽说这黑金古刀丢了,但这烛九阴也被人插了天灵盖元气大伤,如今胜负还难说。

   吴邪晕了大概只有几分钟就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了,趴到石头边只露出一只眼睛往外瞧。胖子正捂着肩膀站在一边,似乎受了点伤。

  而张起灵跳上了蛇身,在烛九阴的身体上一路奔跑,东躲西藏,竟让烛九阴差点把自己打了个结,自己的头攻击自己的尾巴。但这不是长久之计,怎么才能干掉体形这么大的动物呢?吴邪脑子飞速运转着。

  “烛九阴,烛九阴,烛?”吴邪念着念着突然就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睁眼时眼里清明无比。吴邪花了点力气站起来,往大石后面走了几步,觉得浑身发热有些不对劲,不过他现在没有空管自己的身体状况。

  吴邪仰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墓顶,鼻翼耸动闻着空气里的气味。果然这个墓主够狠,连这里都是龙火琉璃顶,盗墓贼无论选择从哪里强行打盗洞都会引起大火。他们进来的那个盗洞估计是把火油引出去才打的,不过这个设计可能正好能救他们的命。

  “我需要一场大火,滔天大火。”吴邪看着墓顶自言自语道。

   吴邪观察这高度大概有四层楼高,以人类的身体本来就很难爬上去,就算爬上去了又怎么像壁虎一样趴在墓顶呢?吴邪看着自己圆溜溜的指甲有些丧气。    

   “爪子…我需要爪子!”

 

   “难不成今儿个是要栽这条蛇手里了?”胖子已经气喘吁吁,而张起灵看上去也受了点内伤,正在擦嘴角的血迹。那蛇也受了些伤,但在地上盘了一会儿就马上立了起来,慢慢地爬行过去,甚至能看出点傲慢,仿佛那两人已经是笼中之鸟。

   胖子一手摸到腰间的枪,那里还有一颗光荣弹,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蛇肚子里。在他都已经在做最后的打算的时候,突然蛇的后方传来类似狼的嚎叫。

胖子几乎以为听错了,但是越过蛇头的确看到一团白色移动的物体。窜出来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白狼,看上去体形比一般狼大很多,毛发蓬松随着动作飞舞,看上去潇洒极了。

“一条蛇还不够?还要来只护墓兽?”胖子咒骂了一声。

   “不是护墓兽。”张起灵的目光也被这突然出现的白色吸引了,紧紧盯着那条狼。它助跑了一段,竟然就跃上石壁,在垂直的石壁上奔跑起来。

    在到达顶端时助跑的动力全部用完,那条狼用爪子扣进石缝中,整个身体翻转过来在墓顶上匍匐前进。这套动作行云流水简直不像条狼,更像只猫,还是条不要命的九命猫。

     烛九阴也终于发现了背后多出来的这个生物,野兽对自己的地盘总是特别敏感,一山不容二虎,烛九阴往那个方向爬去,弓起身子想用刚才一样的方法飞上去咬住那条入侵它领地的狼,

顶上那只倒立的狼用三只爪子稳定住自己的身体,另一只爪子拼命挖墓顶,爪子的动作太慢,它就连爪带牙一起刨土。张起灵似乎知道它要做什么了,也就在张起灵明白的这一瞬间,狼终于挖穿了墓顶,随着火龙油带着火焰倾泻而下,那条狼也松开了爪子,一跃而下。

狼身上不可避免地洒到了一些油,爪子和尾巴上整个毛发开始燃烧。张起灵与它对视了一眼,它的眼神坚定并无恐怖之色,仿佛真是踏火而下。烛九阴看到墓顶一片火海,火舌向下蔓延时已经来不及躲闪,整条蛇身都被火焰包围。它疯狂扭动身体发出狂啸声,空气里都是肉烧焦的味道。

白狼的目标是地下河,它从一开始就打算直接跃向那里,它身上带着火焰而且这里马上就会被火焰吞噬,只有跳入地下河才可能有活路。胖子看到这幅情景早就傻了眼,直接一脚被张起灵踢了下去,随后张起灵自己也跳了下去。

一狼二人落入水中,发出“滋”的一声热铁遇上水的声音,随后没多久上面便轰炸开了。只能看到那个黑色的身影还在火海里扭动,咆哮声不停,如同地狱,落水的两人随着湍急的河流一路向着下游冲去。

 当吴邪奋力地浮出水面往岸边爬时,他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变回了人类的手臂,修长的四肢在水里划动,总算是上了岸。他趴在岸边大口大口喘气,看看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变回来了。

平复了几下呼吸他便听到了胖子声嘶力竭的呼喊声,他从石头后探出头看到胖子和张起灵已经安全地上了岸。张起灵坐在一边低着头,头发上还滴着水,而胖子正在寻找他,肥肉横行的脸上竟有些要哭的样子,他们估计以为自己八成死了。

吴邪伸出手刚想朝胖子挥手示意就发现了异常,他看着自己的手背慢慢在面前摊开两个手掌,是人类的手,但是他本来圆润的指甲变成了像野兽一样锋利的爪子。

吴邪使劲扭过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尾椎那里出现了一条又长又粗的尾巴,难怪刚才上岸的时候感觉那么重。吴邪没敢再让胖子看见自己,而是双手抱着膝盖蹲了下来怕他们发现,还心虚地摸了摸头顶,还好耳朵没变出来。

怎么办呢?这不吓死人吗?肯定会被他们当成墓里的妖怪打死的。不行,不能让张起灵看到他这个样子。

吴邪考虑了半天,还是一个人拖着湿湿的尾巴往岸边洞穴深处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