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天宝龙火琉璃顶

 “我靠!小兄弟,别叫了,这人吓人吓死人你知不知道啊。”只见那胖子一手捂着发青的眼睛,一手把头上剩下的碎片都弄了下来,指着吴邪的鼻头大声嚷嚷。

“你什么人啊?明明是你先吓我。”就算是人不是鬼,吴邪也不敢轻易放松,这些年栽在人身上的比鬼还多。吴邪把匕首转了几圈直接抵上了那胖子的脖子,没理那胖子怕死的摆手示意,吴邪微微用力像调戏姑娘似的抬起了他的下巴。

这胖子一看就是精明的主,别看这体形有点累赘,这身手可是灵活。一身黑色老鼠衣,身上一个大背包。

“你是来盗墓的吧。”

“别介,小兄弟,这千里迢迢赶到这儿不盗墓难道还是护宝?”这胖子打定主意这小伙子就是和他一路货色,笑嘻嘻地拿两根手指推开了那把匕首。

 

“再说,难道你不是来盗墓的?这匕首成色可不错啊,有眼光。”胖子撅撅嘴朝吴邪比了个大拇指,吴邪这是哑口无言,东西虽然是张起灵拿的,但的确是这墓里的。估计张起灵下这斗也是有目的的,这和盗墓贼并没什么不同。

 吴邪耸耸肩,把匕首收回了刀鞘,算是默认了,报出了名讳。

“我是吴邪。”

“北京琉璃厂王月半,道上人称王胖子。天真小兄弟,以后出去混,报我的名字。”这才刚认识就称兄道弟,这王胖子长袖善舞不是好惹的角色,吴邪心里想。

“那你刚才干嘛跟踪我?”这里是一个大得像足球场一样的空间,里面几乎能听到两人说话的回声,吴邪原以为刚刚他已经跑了这墓的一大半,现在看来只是冰山一角,他怀疑这整座山都被掏空了。胖子的确是个灵活的胖子,他已经试图从这个高台处爬下去看个究竟了,吴邪只能对着他的背影问。

“谁跟踪你了?我又不是基佬,我观察你很久了,估摸着你小子也是个盗墓的。我在这下面兜了几圈都没能出去,这不是想和你搭个伙嘛。毛主席都说了,人多力量大嘛。”这台子还挺高,九十度垂直而也没什么可以着力的地方,胖子下去后转身伸出手似乎想给吴邪搭把手。

人是最会说谎的动物,吴邪估摸着这人的话只能信一半。于是没有领他的好意,直接从高台上跳了下去,跳得轻巧,落地有些重,不过很稳。人类的身体给他的动作带来了一定的局限,但是运动能力还是超过寻常人很多。

胖子倒也没怪他,两人一起往前走,开始观察这个庞大的墓葬。这个巨大的空间是台阶式的,有四层台,目测至少有八层楼高。最底下的平地也并不空旷,上面密密麻麻摆放着大大小小的木箱,一眼望去真是密集得有些恶心。

更奇怪的是在这一堆木箱中插着两个柱子,要说一般的柱子也不会引起吴邪的注意。这个两根柱子长达十几米,中间相隔了二十几米对称分布,直径大概要一个成年男子才能抱得住。这两根柱子与地面呈45°角,既不是垂直的也没有支撑墓顶,根本不知道它们存在的意义。

难道是个装饰?那也太难看了吧,这审美比张家楼那个蜘蛛网还差啊,吴邪心里这么跑着火车。一时就没注意脚下,踩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差点摔了一跤。

这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根大腿骨。这一瞧不要紧,原来这一片儿都是骨头,大大小小散落了一地。

“胖子,我这里有人骨!”吴邪对着胖子那边喊了一声,胖子也马上应了。

“我这里也有,你快过来。”吴邪立马跳跃过尸骨去胖子那瞧,果然他那边也有尸骨,不过和自己那儿的有些不同,不是碎骨还是完整的人的形状。这人生前被人捆绑了下肢,双手也被绑住了,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死去,这里大约有二十个这样的尸骨。

“看他们的身份应该不高,但为什么要把它们的尸骨放在主墓室里呢?”吴邪一边搔着下巴思考,一边顺手坐在了一个像沙发扶手一样的东西上,没注意胖子扭曲的表情。

“你这天真无邪,出门倒斗也不做做功课。让胖爷爷来告诉你这叫屈肢葬,这些人都是人牲,把他们下肢捆绑让他们死了也给墓主人磕头,真够狠的。”

“没想到你肚子里还有点墨水嘛。”吴邪发现自己竟然小看了这胖子,不仅长袖善舞而且经验还挺丰富。

“你也不问问你胖爷爷是谁?”胖子笑得一脸猥琐,踱步到吴邪身边两根手指在吴邪坐的地方敲了敲,“据我所知啊,当年称霸一时的晋景公是掉进粪坑淹死的,从此之后呢,他们就喜欢在这墓里也修一个石质抽水马桶,看这栏杆和长青树花纹,我估计,这就是。”胖子瞥了眼吴邪屁股底下的石头,露出一脸嫌弃。

吴邪闻言立刻弹簧似的站了起来,呢喃着:“真的假的?”

“这些人是人牲,那正主在哪里?难不成在这些木箱里?”吴邪一脸怀疑地问胖子,一只手还偷偷摸了摸屁股,似乎对刚才的马桶心有余悸。

“你怎么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出来盗墓了?来春游的?你听说过七星疑棺没有?”胖子插着腰骂起人来活像个茶壶,吴邪只顾乐了倒也没生气,把“七星疑棺”四个字在嘴里品了品,冲胖子摇了摇头。

胖子挺了挺肚子煞有介事地说:“从前有个鲁殇王,一辈子干盗墓勾当,他死后怕自己的墓也被人盗,落个死无全尸,所以他就设下了七口棺材。其实那七口棺材都是假的,打开任何一个都有陷阱。”

“你的意思是这木箱开不得喽?”

胖子哈哈一笑,说:“这别人开不得,我可不是一般人。”说着就伸手去撬木箱。手才伸到一半,就听“呼”的一声,什么东西从眼前闪过,电光火石一般,幸好胖子机灵一下就让开了。一把黑刀就“梆”一声钉到了墙上,没进去大半截。这刀削铁如泥,刚胖子要是没躲开恐怕脑子都要开花。

吴邪回头一看,只见闷油瓶站在台阶下面,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去哪了,胸膛上出现一只青色麒麟,他的左手还保持着甩出刀的动作,右手提着一个东西。吴邪在黑暗中的视力好,一下就倒抽了一口凉气,那是一个血尸的脑袋。张起灵似乎受了点伤,有些蹒跚地跳下高台,呼吸也很沉重。

“我靠!又是你,刚刚在上面把我踹下来的就是你,你刚才又想干什么?”胖子脑门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立刻跳起来大骂。

张起灵转过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说:“杀你。”

胖子大怒,挽着袖子就要冲上去,吴邪一看立马一把抱住他。他倒不是怕胖子伤着张起灵,是怕胖子把张起灵惹急了把他们俩一起砍了。

“胖子!胖子!小哥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的,你也听人家解释解释。”

胖子似乎觉得有那么点道理,也可能想了想知道自己打不过张起灵,刚就是一时冲动还不知道怎么下台,正好吴邪给了他个台阶。他便装模作样地指着张起灵对吴邪说:“你看看现在的小年轻,描龙画凤就是黑社会了吗?就以为我胖子会怕你了吗?你也学学人家天真小兄弟,多好的青年啊。”

胖子话还没说完,吴邪尴尬地扯扯他的衣角,“胖子,我和这小哥是一起的。”

胖子一脸吃屎的表情,愤然地坐到一块石头上,说道:“你们他娘的人多,胖爷我一手难敌四手,没办法,你们怎么说怎么是。”

吴邪捂嘴笑了笑,说:“胖子,你别闹脾气,小哥做事肯定有理由,还有你不是说那是石制马桶吗?”

胖子被他说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吴邪笑笑便转头朝张起灵那边靠了靠,“小哥,你就给胖子解释解释吧。我知道你不喜欢多话,可你不说清楚怕是这胖子心里要有疙瘩。”

吴邪这番动作也是耍尽了小心思,既不想让这两人打起来,表面上安抚了胖子,又宣告了自己的立场是站张起灵这边的,这要动起手来就是二对一。在场三个人都不笨,这种时候撕破脸对谁都没有好处。

“人殉。”沉默了一会儿,张起灵终于把血尸头扔在一边开了金口,吴邪眨巴眨巴眼睛表明听得很认真等他讲下去。

“这里有七十二个木箱,里面是墓主的妻妾。还有九十四个小木匣,大概是仆人。这些尸骨见不得人气,你一打开他们就会全部起尸。你刚才待得那个地方也有血尸,被人的呼吸一吸引他们就醒过来了。”

“所以小哥把你一脚踹下来。”吴邪补充完了张起灵的话。

“你说这墓主的尸体不在这些木箱里,那他的尸体在哪里?”胖子似乎还有点不服气,非要他说个所以然来。

“在这里。”张起灵拇指朝下指了指地面。

吴邪似乎懂了他的意思,忍不住踩了踩地面,说:“你是说埋在这下面?”

“那两根柱子上面装着辘轳滑轮,他们就是用四根佛绳牵引着棺材下葬,而主椁室应该就在中间。”张起灵这次没有当闷油瓶,看着吴邪的眼睛竟然认认真真地回答了。

“那你们还卿卿我我的干什么,还不快挖。”胖子边骂边从背包里掏出了两件迷你号的铲子,工具倒是很齐全。

因为只有两个铲子,所以作为这里的盗墓界小新人,吴邪自然受到了优待,偶尔才替换下胖子。其实胖子也是怕这愣头青没经验坏了事,还不如在一旁看着。

不过吴邪倒不是这么想的,挖坑,对狼来说这是基本的生存技能啊,他挖坑可是又快又好,当年好几条母狼都看上他挖的洞穴来倒贴呢。不过看着自己现在短短的指甲,和细长完全没有保护的手指,他还是乖乖地待在了一边。

挖土是个体力活,下面又闷热,胖子早就满头大汗。他直起身休息了会儿,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想递给吴邪一根,吴邪摇了摇头。又给了张起灵一根,“小哥,抽根烟歇会儿。”

张起灵倒是接了过去,不过没让胖子点。他伸出食指指了指了墓顶并向胖子摇了摇头,这毕竟都是老手,老手之间一个眼神就能实现包抄。

“操,难道是…天宝龙火琉璃顶?我说这儿怎么一股怪味。”胖子把咬在牙间的烟一口吐了,倒是张起灵在一边竟然嚼起了烟草,弄得吴邪一头雾水。

“什么什么顶?”刚做人没多久的吴邪不太能理解这个又长又拗口的词汇。

“这是北宋的一种工艺,这顶上先铺了一层极薄的琉璃瓦,。瓦上放满了一袋袋西域火龙油,再上一层琉璃瓦,才用土封好。我们当时要是从这个顶上强行挖盗洞进入,就会把那琉璃顶子弄破,火龙油一遇空气就着,能连人带墓一起烧光什么都不留。这年代这么久远了,难免会有泄漏,还是不要出现火光的好。”

“到了。”胖子的解释被张起灵冷冷一声打断了,只见他的铲子已经碰到了硬的东西再也挖不下去。吴邪这时候也坐不住了,一起跳到坑里直接用手帮他们一起把土运出来。

等半个小时后露出整个棺木的形状时,胖子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张起灵是习惯隐忍,所以不动声色,而吴邪则是不知者无畏。这竟是一副黄肠题凑,何谓黄肠?就是柏木黄心置垒棺外,何谓题凑?就是木头皆向内放置,南北各向有椽头,这是天子的丧葬规范。

“这棺材怎么这么大?”在胖子惊叹这墓葬规格的时候,吴邪则是最直观地被它的大小震惊到了。这个棺材大约长五米,宽三米,这人的棺材再怎么也不该做这么大。

“这不应该,我之前调查这应该只是将军的墓啊。”胖子感到很疑惑。

“你看,棺材上好像有字。”

胖子小心翼翼地趴在棺材上眯着那小眼睛努力聚焦。

“看得懂吗?”

“别急啊,年轻人。看不太懂,但结合我之前看到过的资料也能说个一二,这人是汉代梁王手底下的一个将军,这上面说他身高十六尺……”

“十六尺?那还是人吗?”

“别打断啊,据说这个将军有块翡翠狼牌,打仗的时候把这牌一挥,就能引来狼群助阵,所以几乎百战百胜。”

“狼?”一直未出声的张起灵在旁边低低地说了一个字。

“不可能!”吴邪转头对上他的眼睛,“狼可能会为了利益与人合作,但绝不会听命于人,它们还没学会服从。”吴邪似乎有些激动,眼里闪闪发着光,露出一些小凶狠,这是张起灵没有见过的表情。

“小天真很懂嘛,是《动物世界》看多了吗?”

“我只是小时候家里养的狗多,所以……”吴邪总算知道为什么人有那么多谎言了,自己换了这角色也不由自主地说谎不打草稿了。

“姓吴又养狗,长沙吴老狗有三子,你莫不是他的孙子?”

“嗯……”这说出去的谎就像泼出去的水,吴邪也只好把这条也应了。

“那大家都是同行啊,天真你也别想太多,这古人就喜欢夸张。就我刚跟你说的那个鲁殇王,也说有个鬼玺能命令阴兵,其实他就是个盗墓的。我估计这个身高十六尺的将军,也不过是夸张美化而已。”

“开棺便知。”张起灵平时话不多,因为他不喜欢说废话,但一旦他说话了那一定是最有用的。

三个人一人站一边打算撬开这个大棺材,这棺材这么大,棺盖也是沉得要死。吴邪觉得自己吃奶的劲都使上了,胖子也是青筋暴起,直到张起灵把两只手都搭上,棺材盖才有了点动静。

把棺材盖翻开的一瞬间,在场的三个人都不说话了。

胖子也没想到自己刚刚的话竟然这么快就被打脸了,“我去,这人真有十六尺啊!”

棺材里面是一具骸骨,这具尸骨有两个特别之处。一是这具尸骨特别庞大,不像是普通人类,他要是还活着估计能有三米多;二是这尸骨竟然是蓝色的,连内部都是深蓝色。

“没有?”这棺材里除了骨头没有任何陪葬,一览无余,张起灵看了一圈后说。吴邪也好奇地转过去看他,发现张起灵的脸上竟然也有点惊讶之色,似乎有什么事情出乎他意料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的脸,发现他瞳孔似乎收缩了一下,胖子颤抖的声音也传了过来,“诈…尸…了…”

吴邪一回头就对上了那两个黑洞洞的窟窿,这具巨大的蓝色尸骨竟然自己坐了起来!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