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维勇】#短#给12集ed

系上最后一颗扣子,勇利抓住自己的衣襟有些紧张。天知道他有多喜欢这件衣服,它看起来帅呆了,至少穿在维克多身上的时候是。

其实早在长谷津维克多让他和尤里奥选一件自己以前的表演服时,勇利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件。它的设计像是欧式王子的风格,紫色的纱质材料在旋转时轻盈地飘动,维克多穿着它滑《伴我》的样子深情极了,才会让勇利惊艳到一遍又一遍模仿。

但是这是维克多成年后的衣服,对于自己肯定是不合身的,勇利这才在那时放弃了这个念头,同时也害怕失败的自己配不上那件衣服。

而现在,勇利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件蓝色的,除了颜色其他几乎一模一样,完全合身,因为这是维克多一个月前找人来量身定制的。量体的时候勇利知道这是为表演滑准备服装,但是什么都没过问,甚至是什么款式都没问过。他相信维克多的审美,维克多的品味肯定是在他之上的,维克多的选择绝对是适合他的。

当勇利提出双人滑表演的时候,对于自己的大胆想法他是忐忑的,少见的男子双人滑,而且是邀请他优秀的教练,两人都是作为男单特训的。

当时的维克多是瞪大了眼睛略有点吃惊,发出标志性的“哇哦!”,不过并没有勇利想象的那么惊讶。直到定制的衣服送过来,勇利才知道原因,这分明是配套的,也许维克多早有双滑的想法,他吃惊的只是两人的想法撞到一块儿去了。

原本以为自己产生的是大胆而标新立异的想法,是维克多绝对想不到的,然而他的教练总是能令他惊喜。

“勇利?换好了吗?”

维克多开门进来的声音,随后便是熟悉的口哨声。

“勇利穿这件果然最好看了。”

维克多已经换好了衣服,一模一样的款式,紫红色的。虽然知道是为了舞台效果而配套,但“情侣装”这个词却毫无预兆地跳进了勇利的脑袋里。

他红了耳朵,局促地低头看着自己互相摩挲的双手。

“你明明知道是一样的,你这是在变相夸自己。”

维克多走到勇利身后,把手搭上他的肩膀,稍稍侧头在他耳边说:“我夸的是人,又不是衣服。”

勇利以为自己已经可以习惯这种维克多式肉麻了,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抿着嘴唇装作不在意,耳朵却红了。

他抬起湿润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面前全身镜里的两人,同款的衣服,并肩的两人,让他突然重燃无限的斗志。

“该到我们了。”

维克多向他伸出手掌,勇利迟疑了一会儿,他想起了大半年前这个男人也荒唐地全裸着向他抛出橄榄枝。那时即使有维克多做教练,勇利也不敢相信自己能走到这一步,虽然没有拿到金牌是遗憾,但是一切比起最初已经太好、太好。

从起点,一路陪伴到这里,这里不是终点,他的维克多重新向他伸出手,邀他继续前行。

勇利眨了眨湿润的眼睛,眨散了眼底积蓄的泪水,欣然无畏地把手放进了维克多的掌心。

从更衣室到通往赛场的过道,两人的手紧握着,在最后出口的暗红色帘幕后,维克多停住了脚步。

“维克多?”

“今天……你才是主角。”

维克多微笑着,低头吻了吻勇利手上的戒指,牵引着勇利的手向前,直到碰触到幕布。

勇利抬头看着他的笑脸,看着看着,皱起眉头,抿起嘴,拼命抑制眼底的热泪,面目有些扭曲,却带着泪光微笑起来,哽咽着回应。

“嗯……”

勇利另一只手一下掀开了红色帘幕,一步一步地走上场,被维克多牵住的手一点一点脱离,手指上金色的硬物划过维克多的掌心,手指与手指缠绵摩挲着,最后的指尖分离。

维克多下意识往前挽留,差点再次抓住勇利,却又陡然放开,颤抖着收回自己的手,自己攥紧自己的手掌,直到指甲嵌进掌心。

勇利大步走出去,不敢停下脚步,怕自己回头。路过尤里奥时,他盯着自己,瞪大了眼睛。尤里奥作为冠军是表演滑的压轴,已经换好服装等在场地边了。

“果然……我穿维克多的款式……很奇怪吗?”勇利摘下冰刀套,踏上冰面后还是犹豫着询问。

尤里奥没有回答,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走过来,在勇利背后狠狠推了一把,毫无防备的勇利被这股推力推向了冰面中央。

尤里奥在他身后手掌喇叭状大喊:“比他好看!”

勇利会意地了笑,就势滑到中间摆好了开场姿势。

听着帘幕外的掌声和人群兴奋的呼喊,维克多在幕后做着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勇利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他的内心已经强大到可以自己站上冰面了,就如自己一开始承诺的,他已经把勇利带上了世界的舞台,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魅力。

虽然金牌的承诺并未完成,但自己仍然为他骄傲,勇利的成长让他既感动又一阵鼻酸,维克多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到这一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身为教练还能教给勇利什么了。

幸好,他该感谢上帝他们才差了四岁。虽然自己已经是大龄选手了,幸好……当他把一切教给勇利后,他还有能力陪他前行。

维克多掀开幕布,由于暗下来的灯光,人们沉迷于勇利的表演,谁都没有发现维克多站在那里。只有勇利在迅速的移动中仍然捕捉到了他,朝他微笑着等待他的加入。

他没让勇利等太久,他几个旋转后,便被一双臂膀圈进了怀里,他们密谋已久的惊喜让观众席沸腾了起来。

尤里奥手肘撑在场边的栏杆上,手掌托着自己的脸,看得很认真,表情前所未有的温和。

奥塔别克投去疑惑的目光,尤里奥把鬓角散落的头发夹进耳旁说。

“很美……不是吗?”

评论(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