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维勇】《The first》

【维勇】《The first》

 【冰上的尤里同人】维克多x勇利

  文/雨定尘

  避雷:R18 接第七集 非插入式性行为

 

  淋浴冲刷着黑色柔软的头发,水流顺着发鬓流过脸颊,一路流淌过这具身体。

  勇利的双手从脸颊抚到额头,把刘海通通捋到脑后,仰起脸让温热的水流冲在自己脸上。

  打开淋浴间的玻璃门,雾气氤氲间一双修长的小腿踏出来,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拿大毛巾包着头揉几下,顺带擦干身上的水,套上柔软的棉质纯色T恤。

  洗澡没有戴眼镜,勇利有些看不清,趴到洗漱台前擦了擦镜子上的雾气,把脸凑过去。

  眼睛还有点红,虽然刚才用热毛巾敷过了。

  一天的紧张疲惫终于在回酒店洗了个热水澡后得到了全身心的放松,空白凝滞的大脑也开始运作起来。

  看着镜子里自己被热水蒸得通红的脸,勇利不由自主地抚摸上自己的嘴唇,那里因为沐浴,很烫,也很红。

  他还记得在赛场上维克多扑过来那一瞬的感觉,虽然维克多用手臂做了遮挡,但是当事两人彼此知道。虽然只是很轻很短暂的一个触碰,却让勇利记忆深刻,无法忘怀。

  那是他的初吻,他对自己初吻最大胆的幻想不过是在优美的月色下,昏暗的光线中,彼此不断靠近的脸。而不是在所有观众面前,在全球直播中,伴随着顺利完成动作的喜悦、维克多的吃惊、观众的热烈鼓掌,伴随着肾上腺素的急剧增加,那一刻仿佛无数烟花炸开在勇利的大脑中,像是电流瞬间流遍全身,脖子后都起了鸡皮疙瘩,一瞬间陷入了空白。

  这对于勇利来说实在太刺激了,勇利无法分清这种激动、快乐、喜悦,是由肾上腺素带来的生理反应还是维克多的吻的作用,不管怎样, 所有的喜悦、兴奋全部通过那个吻得以发泄。

  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但是勇利还记得维克多嘴唇的柔软度,记得他紧闭的眼睛,连睫毛都能数清的距离,每一帧动作他都记得。

  维克多很讲究保养,随身携带润唇膏,出门喷上淡淡的香水。维克多的嘴唇很软,被他抱在怀里有维克多钟爱的香水的味道,虽然为了不磕到彼此,只碰了一下就分开了,其余气息全喷在自己的侧脸。除了并不是女生外,已经满足了勇利对于初吻对象的全部幻想。

  在青春期的时候,迟迟保留着初吻的勇利也好奇过接吻是什么滋味?为什么让躁动的少年们神魂颠倒?他曾傻傻地将嘴唇贴在自己手臂内侧,闭上眼睛假装在亲吻。

  没有任何感觉。

  嘴唇,也不过是一小块皮肤而已,到底两块皮肤相贴能有什么感觉。

  勇利现在知道了,某些人的“那一小块皮肤”是有魔力的,让他瞪大了眼睛,胸口猛烈地跳动,全身都在叫嚣,颅内几乎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勇利?我进来了。”

  短促的敲门声后,维克多打开门闪身进来。

  因为这个人的气息太过熟悉,勇利都忘了自己房里还有一个人。他的教练,带着从大赛协会里拿出来的一堆文件和两人的各种证件复印件和他来合计一些事情。

  虽然已经十分熟悉了,但是这种完全不给人反应时间,不等人回答的敲门真的是毫无意义,还好自己已经穿好衣服站在这里了。

  “勇利实在太慢了,我都担心你是不是洗澡昏过去了。”

  穿着棉质居家服,湿着头发的勇利看上去格外柔软,从发梢滴落的水滴湿了T恤的后领,维克多顺手抽了块毛巾捂到勇利头上一阵揉,像给洗完澡的玛卡钦擦干一样。

  “勇利在想什么呢?”维克多进来时就看到勇利呆呆地现在镜子前。

  “唔……”勇利在维克多手下扭了扭脖子,轻轻推开他的毛巾,露出一头被搓乱的头发。

  他重新看向镜子里自己的嘴唇,微微抿起嘴角,说:“我从来不知道,接吻会那么让人愉快。”

  维克多看他抚着嘴唇,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却还是明知故问。他原以为以勇利的性格会躲躲闪闪地回避那个吻,逗得他满脸通红也是很有趣的,但是没想到勇利这次却这么坦诚,坦诚得让他有些吃惊。

  “是啊,勇利还没有谈过恋爱,这是勇利第一次接吻?”

  勇利转身仰头看着他的教练,回想了下自己的人生,眨了眨眼睛,缓慢地点了点头。

  “嗯。”

  今天的勇利真是坦诚乖巧到维克多想揉揉他的脑袋,亲亲他的额头,亲亲他的小鼻子,亲亲他红红的耳朵,把他哪里的第一次都吻过来。

  “那可怎么好呢?要是让毫无经验的勇利觉得这就算全部了,那就是教练的失职了。”

  维克多关上身后的门,把勇利拉过来压在门上,居高临下地一手撑在勇利脸边,一手用拇指摩挲着他的嘴唇,非常柔嫩的触感,指尖一按就会凹陷进去。

  这种羞耻的姿势又不是第一次,勇利以为他的脸皮已经锻炼到可以习惯维克多的厚度,但他似乎是低估他的教练的魅力了,对视了一会儿,勇利还是怂怂地移开了视线,眼睛瞥向一边。

  维克多笑了,觉得勇利的小表情可爱极了。连滚动游移的棕色眼珠都能看出勇利期待的样子,期待再体验一次那心跳加速的感觉,但又紧张、不好意思。他不由自主地吞咽口水,喉结上下移动,嘴唇紧张地抿了又抿,把维克多点在他唇上的手指抿进唇瓣间。

  “抱歉了,勇利。”

  “嗯?”

  “The first,就交给我吧。”

  维克多愉快地低下头,先是额头顶着额头,眼睛对着眼睛,微微偏头鼻梁交错过去,故意最后再把嘴唇贴上去。

  勇利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等待,等到嘴唇相贴的一刻,那种心脏都被捏紧的感觉又来了,整个头皮开始发麻。

  “虽然勇利瞪大眼睛的样子很可爱,但是这种时候……还是闭上好吗?”维克多微微离开,一只手轻轻遮住了勇利的双眼,催促他闭上眼睛,随后顺着他的脸颊摸到下巴,挑高他的下巴让他把嘴唇送到自己嘴边。

  “唔……”

车厢1


车厢2


到站啦~~各位

评论(33)

热度(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