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维勇】双面天使(短,甜,接第六集)

#冰上的尤里#接第六集中国赛【维勇】双面天使 片段/雨定尘

  虽然是对手关系,但是好几个选手间也是彼此熟悉的关系,终于比赛完难得聚在一起的大家也一起去吃了火锅,吃饱喝足不知由谁提出一起去唱歌。


  在KTV除了未成年的几个又是一通灌酒,作为今天的一等奖勇利更是被灌了不少,虽然维克多挡了不少,耐不住另一帮人趁虚而入,等他干完一杯转身的时候,勇利已经趴在沙发上了。


  “勇利,还好吗?”


  披集唱歌的声音实在太吵,维克多只好扶起勇利凑近他耳边问。


  “唔……”勇利已经说不出话,满脸通红,眼镜歪在一边,几乎是坐都坐不住,靠在维克多身上。


  “都是成年人了,勇利的酒量还真是差呢。” 维克多单手夹走了勇利的眼镜,勉得磕到他的鼻子,让他躺得舒服些。


   勇利晕晕乎乎睁不开眼,本来靠在维克多肩膀上,一个重心不稳滑到了维克多背后和沙发间的夹缝,便趴在他背上紧紧贴着,粘得紧。


  维克多好笑地想问他是在撒娇吗,这时贾科梅蒂从外面走进来坐到了维克多边上的沙发,私底下他也是穿了一件带亮片的西装和露出胸肌的低胸T恤。


  “维克多,勇利真是被你调教得更有趣了呢,我好久没那么兴奋了。”克里斯自来熟地往后一仰,张开双手倒在沙发靠背上。


  “是吧是吧?我们家勇利就是那么令人惊喜呢!”维克多似乎听到别人在夸自己一样骄傲的样子。


   “但是勇利啊,还是纯情得像小孩子,大人的eros只有大人才懂,我还是希望你能早点回冰上,不然我真是一点积极性都没有啊。”


   “嗯……”


  一声酥酥痒痒的轻哼,一只手从维克多背后伸出来颤颤巍巍抓住了维克多的领带,维克多立马转身回去查看勇利的情况,克里斯也才发现勇利一直被维克多挡在了背后。


  “怎么了,勇利?”


  “想吐……”


  勇利眉眼低垂抬起眼看面前的两个男人,长长的睫毛在眼下遮出一道阴影,深色的瞳孔波光流转、半隐半现,由于近视,无法聚焦,呈现迷离的状态,酒后微醺满脸绯红,红红的嘴唇柔软饱满。


  不似这几个欧洲男子酒后的豪放,内敛的日本男人尽力掩饰着自己的醉态,希望不要做出失礼的事,酒后的张扬和人格上的克制交融出禁欲却色气的醉态,交织在这张清秀的亚洲人脸上显得格外妩媚。勇利分明是醉后迷茫的样子,却因自身弯弯的眉梢,似乎是面带迷人的微笑,眉眼越发勾人。


  克里斯习惯了勇利内向、害羞,平时也喜欢逗这个日本大男孩,倒是没见过勇利这副样子,有些惊讶,竟是看呆了。


  “我给你去倒杯水吧。克里斯,帮我看着勇利。”维克多拍拍勇利通红的脸,把人安置好,就出去倒水了。


  “哦……好……”克里斯好不容易回神答应的时候,维克多已经经过他走出去了,他还迟钝地望着门口的方向。


  “喂……”


  一声冷冷的召唤,克里斯刚想回头寻找是谁在喊他,便被一股力拉着领子往下拽。


  “他是……”


  勇利绯红带着醉意的脸贴了上来,额头对额头,鼻子对鼻子,带着酒香的滚烫气息全压迫性地都喷在克里斯的脸上。


  勇利脸上的迷离消失了,转而是冷酷坚定的样子,冷冷的眼神低垂着看着面前克里斯瞪大的瞳孔,亚洲人棕色的瞳孔在KTV昏暗灯光的照射下眼神愈发浅淡,透亮的琥珀色像是某种大型猛兽的瞳孔,强势而压迫。


  “我。的。”


  勇利一个一个字吐出来,语气冷得能掉冰渣,声线高傲冷峻,比勇利平时的声音更低沉,克里斯瞬间被音色冻到,几乎无法反应。


  “水来啦!”维克多举着满满一杯水跨过无数人的大腿走进来,坐回勇利身边,把他从克里斯身上扶回来,水杯凑到他嘴边。


  勇利瘫软着身子半靠在维克多身上,扶着他的手臂把嘴凑上去却没有抿到水,反而是吻上了维克多放在杯口的指尖,还仿佛找到水源般抿了抿。


  维克多愣了愣,笑道:“勇利醉得太厉害了,都快找不到杯子了。”


  “没有……我没醉……”


  勇利皱了皱眉头,耍赖似的趴到了维克多的大腿上,抱住他的腰,拱得维克多差点洒了水,幸好反应快用另一只手接过杯子,稳稳地放回了桌上。


  维克多看了看趴在自己大腿上几乎不省人事的勇利,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来只好先回去了,我们只能先走一步了。”


  维克多一手托起了勇利趴在自己腿上的肩,一手捞起他的腿弯,把人稳稳当当地抱在了自己胸前,让勇利的头正好靠在自己肩膀上。


  就着这个姿势,维克多向众人说明了情况,一一道别后才离开房间。


  未成年的季光虹没有喝酒,从厕所回来看到正要回去的两人,担心地问道:“你们自己回去没问题吧?”


  维克多说是打车回去,挥别了他,见维克多的确还是清醒的样子,季光虹放下心走回房间坐到了勇利他们走后的空位上。


  季光虹一眼看到克里斯微微张着嘴颇为震惊的样子,好奇地问:“克里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克里斯合上嘴,慢慢消化过来,最后像是明白了什么,翘起紧抿的嘴角,笑道:“纯情的荡意果然最难消受啊。”


  “啊?”季光虹摸不着头脑地歪着头。


  “维克多还真是引出了一个不得了的勇利呢,哈哈哈哈!”


 

  回到宾馆,维克多直接把两人扒光一起急急忙忙冲了个澡,还好勇利的酒品挺好,不哭不闹。


  最后给人卷上浴巾扔上床,毕竟还是成年男子的体重,维克多裸体站在床边拉伸着自己酸痛的背部,又在感慨自己的年纪。


  勇利倒是醉后倒头就睡,湿头发乱糟糟的垂在枕头上,踢乱了浴巾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睡得毫无防备的样子。


  亚洲人看上去似乎比欧洲人晚熟一点,勇利有些婴儿肥的娃娃脸其实看上去和十七八岁的少年组差别并不大,现在一派天真的睡颜更是有些稚气可爱。


  维克多忍不住手肘撑在枕头上摸摸勇利的脸,仔细端详着他的睡颜,看不到自己此刻笑得有多温柔。


  “勇利是最棒的!让我看到那么完美的表演,贪心的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满足别人的表演了呢,能满足我的大概只有勇利了吧。”


  给两人盖上同一条被子,只留下枕边的夜间灯,维克多把勇利揽进怀里,低头吻上他的额头。


  “晚安,我的双面天使。”


 

END

  

  


评论(11)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