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维勇】无题(接第七话的段子?小甜饼一枚)

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下,两个人都一身轻松,维克多高兴地带着勇利去吃中国菜,逼着勇利吃了鲜活蹦跳的醉虾。
一直吃到很晚,两人才赶着地铁的末班车回宾馆。之前神经一直紧绷着不觉得累,突然一放松下来,晚上没睡好的疲惫便显现了出来,勇利的眼底乌青,眼皮都快合上了,头随着地铁运行的节奏一点一点。
“困的话就靠着我吧,到站我会喊你的。”维克多看着他想睡又不敢睡的样子,好笑地说。
“嗯……”勇利把头靠在维克多肩膀上,闭目养神,还努力保持着一丝清醒。
“今天……勇利为什么突然放松下来了呢?”保持了一阵沉默,维克多轻轻问,他没指望勇利回答,但没想到 勇利并没有真正地睡着。
勇利闭着眼慵懒地回答:“我心理素质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比赛前紧张才是常态,但是……”
说到这里,勇利忍不住轻笑了起来,喷出来的热气隔着大衣洇进维克多的肩膀。
“维克多手足无措比我还紧张的样子真的是太好笑了……我相信这次和以前是不一样的,我不是一个人,我不想因为我的动摇……让维克多也紧张……”
“维克多要信任我啊……要相信我一定会赢的……我不会在你目光所及之处失败的……”
勇利痴痴地笑起来,微微睁开棕色的眼睛,无神地看着对面的车窗,说:“什么都不说也可以,维克多只要站在那里,就是我的动力,我想变强,等我强到超越你的时候你会不会被惊艳呢?”
勇利侧过头从下而上眯着眼斜视维克多,光线在深棕色的瞳孔里映出流光溢彩,勇利觉得自己有些幼稚,像是求表扬求认同的小孩,希望自己的能力能惊吓到他的老师。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勇利的能力,你是我唯一也是最出色的学生,嗯……”维克多想了一会儿,“勇利总有一天会超越我的,到那时候……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维克多抬起手揽住勇利的肩,让他就算睡着也不至于滑下座位。
这种话目前来说也就是安慰罢了,勇利知道自己和维克多的差距,追赶维克多的路还很长。
“我最喜欢底特律的滑冰场。”勇利说出了无关紧要的话,维克多几乎以为他困得说胡话了。
“那里的冰场有一块超级大的LED屏,总是直播你的比赛。”勇利带着笑意陷入了回忆。
维克多明白了他说喜欢底特律冰场的意思,也愣了愣,难得红了脸。
“在我人生的最低谷,我开始模仿你,对着那块屏,模仿过上千次,但是还是没有你做得好,不知道维克多又是练习了多少次,以前到底有多辛苦。”
维克多觉得自己不争气地鼻子有些酸,太多人只看到了他人前的荣誉,把所有的成就都归于天赋和才能,其间的辛酸大概也只有模仿过无数遍的勇利才能体会。
“不过啊不过……维克多……真的……不是一个好教练呢,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勇利一字一顿,口齿不清,几乎要咬到自己的舌头,最后一个隐没在撒娇似得鼻音里。
“因为雅克夫可是从来没有安慰过我啊……嗯?”
右肩的分量一沉,睡眠严重不足的勇利终于陷入了沉睡。红红的鼻尖耸动着,嘴唇微张,呼吸声有些沉,看上去是累坏了。
维克多看着他的样子就觉得心里高兴,忍不住咧开嘴捧住他的下巴。
“不过……我以后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了。”
维克多把嘴唇贴在了勇利的唇上,堵住了勇利吸气,勇利只好用鼻子呼吸,发出了一声小动物般哼唧的声音,沉沉地睡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然是末班车,车上还零星有几个人,门口扶着栏杆的女士好奇地张望过来,维克多放开勇利的唇,绅士地朝她笑了笑,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女士会意地报以笑容。

“维克多?”同宾馆的克里斯夜跑回来,正好远远望见维克多披着驼色大衣缓慢地往宾馆走,打算上前叙几句旧,再洗脑几句快回归。
没走几步,他便发现了不对劲,刚才太远没注意,靠近才发现维克多颈侧还有个毛茸茸的脑袋。
维克多气喘吁吁地走上楼梯,空不出手,只好无声地冲克里斯摇了摇头,背过身让他看自己身后。
勇利正趴在他背上沉沉地睡着了,只露出了一张通红的脸,驼色的大衣是盖在了勇利的身上才会那么高耸。
克里斯耸了耸肩,会意地笑了,跟着他们一起走进宾馆,顺手帮他们按了上楼的电梯。

评论(9)

热度(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