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喝牛奶(817贺文有污)

#2016/817#【瓶邪】《喝牛奶》by雨定尘  1

  “小哥,这奶贼好喝了,比城里那些盒装奶好喝多了!”吴邪举着一个小锅子就风风火火的跨过门槛走出来。

  我停下砍柴的动作,抬起头来看他。吴邪每天早上都刮胡子,从不让自己有一点胡渣,他对我说怕自己亲起来口感不好,但是我知道即使刮了胡子,吴邪的唇周也有一圈毛绒绒的小唇毛。

  那些柔软的小短毛平时纤细而透明,在阳光底下才有点毛绒绒的感觉,现在吴邪对着大口径的锅子喝牛奶,难免便有些漏出来。 乳白色的小液滴沾染在唇周的小绒毛上,形成了一圈“白胡子”,有些好笑。

  我抬起手,笔画了一下自己的唇边,他马上会意过来,但也没用毛巾擦,直接伸出红艳艳的舌头舔了一圈。然后便举着小锅子,拎了个小凳子,坐在我边上,拿起我挂在脖子上的毛巾给我擦了擦额角的汗,举着锅子示意我喝。

  我摇了摇头,其实我不太爱喝纯的牛奶,总觉得有点腥。一年前刚出来那阵子,为了恢复身体也喝一点,但是现在没必要就很少喝了。

  有时候看着吴邪那副忍痛割爱,也要分我一口的小表情,实在不忍,也就再喝上一些,以至于现在我拒绝,他都觉得我只是让着他,一脸感动的样子。

  我看了看他锅里的白色液体,我知道这是村头王大妈家的奶牛最近生了小崽子,涨奶涨得很,每天必须挤掉一定的量,不喝也是浪费,所以每天都给吴邪、胖子送上一小桶。

    自从今天过年时吴邪给王大妈家写了春联,王大妈就很喜欢往我们这个送东西,真像把吴邪当了儿子看待。我倒是挺能理解她的,不管岁数多大,放下坚硬外壳的吴邪就是有这么一种魅力,让人就想待他好,不让他再受苦。

  吴邪爱喝牛奶,这是我之前住在他杭州家里的那一段日子就发现了的。吴邪冰箱里的鲜奶几乎没断货过,每天出去晨跑都买上一大盒,一天固定两杯,早上一杯,睡前一杯。

  他喝牛奶的样子很享受,要让奶在嘴里过一圈,露出一副香浓可口的样子才吞下去。这大概是他从小的习惯,因为他身边的人似乎都知道他这个爱好。

  我起身去把屋里角落处的一箱东西搬出来,那是今早去取的快递,这个村子很闭塞,全村只有一个收件点,各家各户都得自己去取。

  今早胖子和吴邪去大妈家取奶的时候我就接到通知去搬来了,在这个村子里拿到快递不常有,吴邪也懒得往这里网购,因为实在太慢了。我看了一眼送货单,算是一个熟人——解雨臣。

  我早该想到,会从城里给我们寄快递的只有他了。之前他美其名曰寄些乡下买不到的东西,给吴邪寄了好几盒杜蕾斯,把吴邪气得打长途过去骂。我倒是觉得,他挺有心的,不过那东西我也的确不爱用,只是收在抽屉里了。

  于是这一次,我没等吴邪回来,就先把东西拆了,这次的东西还算正常,是三箱牛奶。

  “有病吧?大老远地寄三箱牛奶过来,小花不知道我在这儿喝的都是纯天然奶?”吴邪看着这三箱牛奶,又好气又好笑,说着打开了其中一箱拿了一瓶出来。

  “嗯?”

  “怎么了,小哥?”吴邪听到我的疑问词抬头看着我。

  我用两根手指从他手里把那盒牛奶抽出来,放在我的脸边。

  吴邪看了看牛奶包装,又看了看我,终于开窍了,捂着肚子哈哈哈地笑了出来。

  “卧槽……小花会玩儿哈哈哈哈……小哥这不是你的奶吗?”

  “不是。”我淡淡地回答,去看另外两箱,没想到吴邪笑得更大声了,几乎从小板凳上掉下去。

  吴邪把三箱牛奶都拆开,每盒牛奶上都印了我们其中一个人的样子,看不清脸,但是从穿着特征可以轻易分辨出谁是谁。

 “感情这是盗墓款的奶啊,小花也不定制点别的,非要喝我们铁三角的奶。”吴邪从一箱里抽出一张照片,看着就笑了。

 我也凑过去看了眼,是解雨臣和黑瞎子,身后是吴邪的两个小跟班,我没记错的话,是叫苏万和黎簇。他们每人叼着一盒奶对着镜头比了个剪刀手,我知道瞎子现在在解家帮忙,两个小孩是吴邪让解雨臣带着他们历练。

  “天真,笑什么呢?房顶都要给你笑塌了!”

  胖子也拿了个杯子从屋里走出来,喝了一口手里的东西,就开始抱怨:“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下次煮奶给我加点儿糖。”

  生的鲜奶有细菌,吴邪他们都是拿回来,拿个小锅煮开了再喝,胖子习惯煮的时候加点糖,但是吴邪不许。

  “你懂不懂鲜奶的真谛啊?加糖还叫鲜奶?去去去!喝小哥的奶去!”吴邪随手扔了一瓶奶出去。

  胖子接过,看到包装上的图案也笑了起来,把牛奶扔了回来,说:“我可不敢喝小哥的奶,你自己喝去。”

  说着走过来在三箱中徘徊着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拿了印了自己图案的那瓶奶,放下杯子就出门要去打麻将了,边走边唱着:“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而我始终不能有姓名……”

  吴邪噗哧一下笑了出来,眼睛亮亮的,眯成了月牙儿,眼角难免有些小纹路,但这一笑,看上去像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时候。他就那么盯着我,换了一瓶印了他自己图案的牛奶,塞进了我手里。

  “小哥,生日快乐……”

  今年吴邪生日的时候问我是什么时候生日,说今年一定得过,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从没有人告诉过我,现在知情的人也大多不在这世上了。但是那一天,我不想扫吴邪和胖子的兴,我只告诉他们是八月十七,吴邪来接我的日子,也是我新生的日子。

  虽然我不爱喝牛奶,但是这一瓶,我并不想拒绝。

  胖子只有在认真的时候,会称呼吴邪的全名,我意识到我刚出门那阵子,胖子不太敢开吴邪的玩笑了。一年前来到了这里,也许是淳朴的民风、优美的自然环境、简单的生活,吴邪开朗了许多,渐渐回归了原来的那副样子,胖子自此一直“天真”“天真”地喊,再没叫过全名。

  只有在吴邪这么对我一个人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其实在我面前,吴邪从来没有变过。

  

【肉的部分 http://ww2.sinaimg.cn/mw690/b0b517fagw1f6x0a0qosjj20c8dsdhdu.jpg


 路过院子的时候,我也走到院角落去拜了拜,那是吴邪吃饭后摆的小桌子,胖子走之前也拜过了,上面放了一桌子菜和一碗饭。今年的八月十七正好是中元节,虽然只有一碗饭,但我知道吴邪想祭拜的,不止一个人。

  我以前本就行走在生死边缘,从没忌惮过死人,便也不行这种迷信之事,但是如今我也有了牵挂,便也想求他们一事。

  保佑吴邪万福安康。

 

 END


评论(18)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