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荼岩】神荼有双大长腿

【荼岩】《神荼有双大长腿》by雨定尘  1

神荼有双大长腿,这是安岩刚认识神荼的时候就注意到的。他曾偷偷站在神荼身旁比划过,神荼的胯大概和他的腰齐平。

虽然说他们本来就有些身高差,但是并不一定高一点的人腿就长,这也有身体比例问题。有些身高中等的,因为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比例好,在没有参考的情况下也会显高,而安岩觉得自己相对平均来说,并不算矮,但这腿长在同身高中就完全是普普通通,没有任何优势。

而神荼是那种腿长到让人感觉起来比真实身高更高的类型,虽然没量过,但安岩怀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九头身”?反正这家伙脸也小。

一开始,这是让安岩比较挫败的,但不知何时,他渐渐养成了观察神荼腿的习惯。

而现在这个正被他视奸的人,还在毫无自觉地弯腰系鞋带。因为系鞋带的动作,那人从小腿就开始绷得直直的,长靴一直包裹到小腿肚。小腿因为绷直凸出了一些肌肉,却没有因为筋肉纠结而鼓出方直僵硬的线条,相反,那双小腿修长得恰到好处,腿肚是圆润柔和的线条,但是安岩知道藏在这下面爆发力是有多惊人。 

安岩的视线渐渐往上爬,爬上膝盖,也是裤子唯一堆积褶皱的地方。那里微微有些收窄,再上去围度又慢慢增加,是饱满结实的大腿。

神荼是精瘦的身形,所以他的腰、他的腿虽然覆盖着薄薄的肌肉,但却很纤细。神荼瘦,却不是皮包骨头没肉的瘦,相反,安岩一直觉得神荼的腿看上去相当有肉感。如果他的天眼可以透视人体,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先是笔直粗壮的大腿骨,再分布有力纤薄的肌肉,最后一点点脂肪均匀覆盖,凸现出微微的肌肉线条,充满弹性的质地。

神荼习惯在贴近大腿根部的地方,也就是围度最大,肌肉最鼓出饱满的地方绑上皮制绑带,有时候他会在那里固定随身腰包,放一些急救品,有时候则直接把贴身刀具插在那里,这是他长久的习惯。

但是在安岩眼里,那里简直就像是宅男们所说的“绝对领域”一般,对他充满了诱惑力。为了防止东西掉落,那两条绑带邦得很紧,甚至微微嵌进了肉里,饱满的腿肉被它挤压只好往两边溢,形成小小的凹陷,显得有些小肉感、有些小丰腴,光腿都没绑这么一条带子性感,安岩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视线从那一小条绑带处挪开。

摸上去手感肯定很好,安岩这么想着,觉得嗓子有点发紧。

安岩曾经在心里吐槽过,这人明明时常要爬上爬下地活动,但无论是裤子还是衣服,却都喜欢贴身的,也不怕绷了。而此时,安岩要万分感谢神荼这个奇怪的穿衣风格,深色紧身的裤子包裹在腿上完全和没穿差不多,略微凸显出的腓肠肌,纤长的肌腱,安岩微微觉得鼻子有些发热。

那边神荼已经绑好了鞋带,直起身体舒展了几下。一双好腿必须从下完美到上,最下方的脚踝已经被包裹进了靴子里,安岩看不到,但是大腿一直往上延伸到与挺翘的屁股相接却是他能看到的。随着神荼伸展身体的动作,臀部紧致的肌肉微微上抬,大腿根和臀部相接的臀线深深凹陷进去,隔着裤子也能看到向上的圆弧形。再往上经过金属质地的腰带,过短的上衣下微微露出一小条肉色,后背腰线处又深深凹陷回去。

“发什么呆呢?安岩,快上车啊!”

安岩正在吞口水的时候,被胖子雄浑有力的一声吼直接吓得被口水呛到,咳嗽不止。

“咳咳咳……你轻点儿,吓死我了。”安岩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一边埋怨胖子,一边准备上车,而神荼则已经坐进了另一边的车门。

安岩打开这侧车门,发现江小猪已经坐在驾驶座了,老张坐在副驾,而理论上应该有三个位置的后座却只有两个座,而神荼已经坐在了其中一个位子,这辆租来的车实在太小了。

“只剩一个座了,这怎么坐啊?”安岩挠挠头问。

胖子一边在身后推搡着他,一边说:“你们两个瘦子可怜可怜我胖子吧,你们挤挤……”

说着,胖子一个大掌拍在安岩背上,把人推了进去,自己坐了进来关上了车门。安岩卡在两个位子中间的一点点过道里,弯着腰,人也站不直,动不动就撞到车顶,再看胖子这边,这一个位子还不够他坐,他那大屁股还溢出来了点,跟他挤挤是不可能了。

“哎呀!”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安岩一个不稳,一手撑在玻璃上,一屁股坐在了神荼的大腿上。

安岩急急忙忙想爬起来,奈何车里空间实在太小,安岩下意识往下一撑,想借力站起来,但他忘了手下的,是神荼的大腿。触电般的感觉从手心一直电击到心窝,掌下的手感比他想象的还要好,结实又有弹性。

腿啊,腿啊,这可是神荼的大腿啊!安岩的脑袋里刷着弹幕,一时愣神,忘了自己在车里,按着神荼的大腿用力站起来,头直接撞在了车顶,哀嚎着又给弹下来坐回了神荼腿上,还好车顶不是很硬,没把人撞傻了。

 本来安岩只敢虚坐着,自己的小腿还出几分力,现在这一坐却是真的把全身体重都放了上去。同样充满弹性的大腿和臀肉狠狠撞在一起,像是两个皮球相撞,像是挤压到极致,再慢慢弹开,恢复原状。

“安岩你就坐着呗,就你那小身板还怕压坏神荼不成?”胖子只要压不到自己就好,管他们怎么坐。

“这么好的位子我倒是让给你啊!”安岩没好气地说。

“我可无福消受。”

安岩和胖子一来一往,偶尔老张调解似的插几句话,当事人神荼倒是一言不发,大家都当他同意了位子的安排问题,安岩也就坐着再没离开。

安岩假装看着窗外,微微挪动了下屁股,屁股下这可是自己觊觎了很久的腿啊。屁股啊,屁股啊,你的福气怎么比我好啊?我都没摸上呢,你倒是碰上了!

安岩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前后挪动了几下,似乎想用屁股的触觉来代替手,做他一直不敢做的事。

“别乱动。”神荼啧了一声,显得有些不耐烦。

安岩闻声马上僵直了身体不敢再动,这狭窄的车挤了五个人,虽然开了空调也像没开一样,两人都出了些薄汗,紧密相贴的地方更是有些粘腻高温。安岩觉得自己的裤子因为汗湿紧紧扒在自己身上,估计撕都撕不下来,神荼又是有些小洁癖的人,怕是也很不舒服。

安岩靠着小腿和腰部发力,自己挺直了身板,像是搭着神荼的大腿蹲着马步,尽量不让自己再和神荼的上身也贴在一起。

奈何这一路实在太颠簸,他不想乱动也不行,因为被神荼的腿垫高,安岩的脑袋磕了好几下车顶,只好呲牙咧嘴地弯下腰,僵硬得和石头似的身体随着颠簸东倒西歪,晃得像根豆芽菜。神荼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在一次颠簸中好心地伸出手揽了安岩一把,这一揽,手就再没从安岩的腰上放下。安岩多了个支撑,也就没那么晃了。

到达目的地,胖子先下了车,安岩就从他那侧爬了出去,神荼却没有要下车的打算,说要和张天师商量点待会下斗的事宜。

老张心想,不是昨晚商量过了吗?却没有揭穿他,从谈话时,神荼明显焦躁的表情和时不时抖动的腿,老张想——

小师叔,大概是,腿麻了吧。

 

2

   任务一如既往地决定分组进行,安岩和神荼一如既往地被分在了一组,由于两人越来越默契的配合,任务一如既往地顺利完成了,甚至超前于胖子他们,两人早早地等在了说好的集合地点。

  老张他们一直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安岩焦虑地走来走去。反倒是神荼,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刚才体力消耗过大了,他一个人走到石头边打算席地坐下休息。

  安岩马上狗腿地献上自己的背包,让神荼不至于直接坐在地上。安岩其实很爱惜自己的背包,但是觉得是神荼的话就没有关系,只要想到是神荼的屁股坐在自己的背包上,安岩就不自觉地咧开嘴,打算一年不洗背包,完全不顾被压到有些变形的毛蛋。

  神荼当然不知道安岩的心思,只看到他傻笑得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

 “你走来走去不累吗?”神荼瞥了一眼安岩问。

  安岩愣了一会儿,反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他的确不怎么累,进去寻龙点穴找路是神荼做的,打怪完成任务也是神荼做的,自己就是跟在身后,根本没做什么。

  安岩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走近神荼,打算学着他的样子席地休息下。奈何美色当前,安岩只顾望着神荼却没注意脚下,被凸起的石头一绊,眼看整个人就往前一扑。

  安岩慌乱地摇摆手臂,这时手脚一撑倒还能控制住自己前倾的趋势,但是安岩看着视线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大腿——

  按这个角度,他肯定是扑到神荼身上,而且是趴大腿上,考虑了无数摔倒的抛物线,安岩眼睛一闭,决定毫不反抗地摔倒。

  失去了视觉,感官变得更加灵敏,安岩满脸得意,嘴角微扬,已经做好准备扑进充满弹性的大腿,整个人却被一股强硬的力道,提小鸡似的给提了起来。安岩睁开眼睛,只见神荼两只手正托在自己腋下,把即将摔倒的人停留在空中,那力道恐怕腋下的软肉都得青了。

  “走路小心。”

  “是……”

   安岩尴尬地爬起来站好,假装上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缓解气氛,心里说不出是庆幸是失望。

   “去车子那边等吧。”神荼也觉得老张他们实在有够慢,也受够了安岩在他面前转来转去,站起来了就没再坐回去,径直地就往前走。

  “等等我啊!”看到神荼已经走了一段距离,安岩小跑着,去拿自己的背包。

  刚把背包拎起来,就愣住了,背包下的地面有一条细细的裂痕,而且一直延伸到自己脚下。

  这里是岩石和沙土的地面,异常干燥,要说这地上有龟裂也是正常,只不过这道显得有点深,仿佛深入地心。

  安岩鬼使神差地在那条裂缝上踩了踩,跳了跳,见它没什么动静才摇头晃脑地转身,觉得自己多虑了。

  才走出没几步,身后便传来岩石碎裂的声音。

  不会吧!安岩咧着牙,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和机器人似的僵硬地转头。

  “卧槽!!神荼快跑啊!地要塌了!”安岩才转头,就见地上的裂痕一直朝他裂过来,并且像蛛网般不断扩大塌陷面积,安岩撒开腿就跑。

  裂缝蔓延的速度很快,一下就快追上安岩的脚步。神荼看到急奔而来的安岩也注意到了他身后随着塌陷扬起的沙尘,反应过来往前小跑了几步,步子又小又慢似乎在等安岩跟上,安岩一看就急了,最后几步差点跑得飞起来,直接往前一扑推了神荼一把,把人推出去老远。

  此时地面终于轰然倒塌,安岩脚下的地面裂成碎片,安岩也惨叫了一声,随着重力狠狠摔了下去,双手扑腾着却没能抓住任何东西。

  神荼本来步子很稳,被安岩这一推反倒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地面就快裂到脚边,神荼看安岩已经跌了下去也没了逃跑的想法,直接飞踏在无数裂痕的地面,毫无犹豫地跳入地底裂缝,支离破碎的地面被神荼用力一踏彻底塌陷。

  神荼在下落的半空中伸出手想抓住安岩,奈何他下落得比自己早,两人间永远隔了那么一段距离。他只好一脚踢在侧壁的岩石上,增加自己的冲力,在自身重力和石壁借力下飞速下落,终于靠近安岩,一把揽住对方的腰直接按在怀里固定,另一只手召唤出惊蛰一剑插进石壁里。

  石壁与剑刃飞速摩擦产生不少火花,两人跌落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就在神荼以为两人能借此停止下落的时候,突然下落速度再次加快!

  这里的土壤主要是沙石,十分松散,在惊蛰冲击下,石壁表面已经松成散沙,难以固定。

  “自己抓紧!”神荼嘱咐一声便抽出了安岩腰上的那只手,一掌击在剑柄上,把惊蛰打进去了五公分,两只手一起用力握住惊蛰,两人总算停止了下落。

  失去了借力的安岩从神荼身上滑下去了一段,才立即惊慌地抱住神荼的腰,在扭动中又下滑了一段,只能抱紧神荼的胯以固定自己,不让自己掉下去。

  这时安岩只能欲哭无泪地抱怨为什么男神的腰这么细,要是胖子他肯定能抱住。

  “喂!二货,你放松一点!”神荼不爽地扭动了几下。

  安岩由于害怕掉落死死抱着神荼的胯,由于没有可以搭手借力的地方,安岩直接拉住了神荼腰间的金属皮带,把裤子拉下去了一段,露出了一截神荼的小腹,以至于神荼觉得自己的裤子都快被拽下去了。

  安岩本想抬头看看,神荼这一扭动,整个人又有下滑的趋势,安岩立马害怕地再次抱紧神荼,把脸死死贴回他身上,闭着眼睛瑟瑟发抖。

  奈何这个抱胯的姿势,这一贴便贴的不是地方,安岩的侧脸是直接压在了神荼的裤裆上,神荼两手握着惊蛰,无法扒开他,只好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你他妈……放手。”神荼终于也被憋出了脏话。

  安岩不可置信地抬头,几乎是声泪俱下地指责:“这和电视剧里演得不一样,你不应该叫我千万别放手吗?!我们可是生死之交啊!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指责完,安岩也不知真哭假哭,呜呜了几声骂骂咧咧地一头埋回了神荼身上,两只手扒得更紧了。

  这会安岩直接正脸埋进了神荼的胯下,神荼都能感觉到他硬硬的鼻尖就在自己命根子附近,他骂骂咧咧的热气和口水全喷在自己的三角地带。

  “放手啊……”

   鸡皮疙瘩爬上了敏感的脖子,神荼说话的语气没了之前的强硬,只是满满的尴尬和无奈。

  “我不放!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又不是胖子!”安岩生气地耍无赖,甚至用脸在神荼裆部蹭了蹭,柔软的脸颊蹭在同样肉感弹性的部位。

  安岩也终于意识到现在抱着的不就是自己觊觎已久,梦寐以求的大长腿吗?终于用手摸到了,手感果然比自己想象的更好,虽然这个人居然想把自己弄下去,呜呜呜。

  自己这点力量怎么反抗得过神荼,安岩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摔死在这里了,希望别摔得来难看,脑浆都出来就不好了,他可不觉得神荼会帮他收尸。

  但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想着自己可能要死了,安岩更加肆无忌惮地摸着自己怀里的大腿。

  我就再摸几下,以后就摸不到了,安岩这么想着,变本加厉地用力捏了捏,手指深深陷进了饱满弹性的腿肉间,再松开,再挤压。

  一只手探进大腿内侧,那里的肌肉更松软也更好捏,另一只手暗搓搓爬到神荼屁股上,勾勒着那里圆润的臀线。

  何曾有人敢这么对自己动手动脚,这个二货不要命了?

  神荼尴尬地咬着牙,忍着安岩像个色狼一样摸上摸下,还蹭着自己的胯间。终于在安岩拍上神荼屁股的时候,神荼忍不住了。

  “下去!”

  安岩那点桎梏的力道根本无足轻重,神荼轻松地分开双腿,扩大的围度让安岩一下抱不住了。神荼又控制着力道用膝盖在安岩肩膀上顶了一下,几乎是把人踹了下去。

  安岩跌落到空中,以为自己要完了,闭上眼睛,等待粉身碎骨的疼痛。

  在他刚想走马灯回顾一下自己短暂的一生时,不到一秒,他已经着地了,屁股微微摔得有点疼。

  “咦?”安岩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爬起来坐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头顶,神荼还挂在离自己不到三米的地方。

  原来两人在惊蛰长久的滑动下本来就已经快着陆,离地面不到一层楼的距离,完全可以跳下去,奈何安岩非要抱着神荼的腿上演一场生离死别。

  “卧槽!你也不早说!”这就尴尬了,安岩朝顶上的神荼喊。

  “早就让你跳下去。”神荼几乎要翻白眼,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自己也纵身一跳。

  安岩本来气呼呼的,突然瞪大了双眼。

  卧槽!这个视角……绝妙啊!

  神荼几乎在自己正上方,这么一跳,安岩完全是处在一种从下往上看的视角。看到那双大长腿张开又并拢,真真切切地是看到了“胯下”,屁股和腿都是一个仰视面。安岩几乎看到了那条总是被他吐槽的紧身裤子在大腿内侧的裤缝绷得紧紧的,裤裆前金属拉链的拉环随着下落晃动,这个角度大腿的形状也是极好的。

  这种角度有些偷窥的羞耻,几乎让安岩想起了小时候同学邀他一起去掀女孩子的裙子。

  安岩突然觉得鼻腔一热,连忙捂住鼻子,前倾身体,鲜红的血就顺着指缝滴滴答答滴落到地上,渗进土里。

  神荼落地转身,就看见安岩一副傻样坐在地上,还流着鼻血。

  他皱了皱眉,走到安岩身边,单膝跪地蹲在安岩身边,伸出手轻轻捧上安岩的脸,想看看他的鼻子。

  神荼叹了口气,语气温和了许多,问:“我踢到你了?”

  他记得自己撞的是肩膀,没往安岩的脸招呼,而且也控制了力道,仅仅把人顶开。

  “我没事……”安岩也不好否认,不然难道说自己是因为看了你的腿和屁股才流鼻血的吗?会被神荼当做变态的吧,流鼻血这个锅只好让神荼背了。

 

 

 

3

  “没想到这破地方还能地震,差点挂掉!”江小猪一边开车一边抱怨。

  老张被协会的直升机接走直接赶往下一个任务地点,因此车上也终于空了下来,胖子挪到了副驾驶,神荼和安岩一人一边坐在后边沉默不语。

  安岩趴在窗边,有些失落的样子,这次他的表现实在不好,任务没帮上忙就算了,唯一受的伤还是因为……安岩摸摸自己的鼻子,鼻子里塞着两团纸巾,鼻血好不容易止住了,安岩觉得自己实在太差劲了,神荼肯定又要嫌弃了。

  而神荼这边又是不同的想法,看到安岩低落地垂着头,一副要哭的样子,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他不高兴了。毕竟踹了他一脚,还害他流鼻血了,难免有些内疚。

  神荼无奈地摇摇头,一面装着看向窗外,一面抓起安岩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还往下按了按。

  安岩望着神荼面向车窗的侧脸,发觉他的耳朵有些红,一下反应了过来,脸色从惊讶转变为惊喜。

  乐呵呵地揉捏着掌下的腿,刚才因为紧张肌肉太紧绷,现在坐着放松的状态手感更好了。

  安岩乐得合不上嘴,这下心满意足了。

 

end

  


评论(46)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