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荼岩】合欢

 预警:R1-8注意  中途转链接



【荼岩】合欢  by雨定尘


  “神荼,你不要紧吧?”
  “继续走。”听到安岩的询问,神荼不仅没停下来,反而更快地往前走,直到一个更宽敞的墓室才停下来。
  “这里暂时安全了。”
  “你的手臂……”安岩皱着眉头指着神荼的手臂,那里正在淌血。
  神荼这才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轻描淡写道:“皮外伤。”
  “但是既然包里有绷带还是处理一下吧。”安岩拿出背包里的绷带和消炎药,这是江小猪的背包,从之前走散开始就一直背在安岩背上,东西还真是一应俱全。
  神荼考虑了下现在的情况,两个人在护墓兽的追逐下都已经跑了很久,体力有所损耗,趁这里还安全,不如少作休息,于是便不再推辞。为了让安岩更方便包扎,神荼坐了下来减少身高差。
  安岩跟着THA冒险也有一阵子了,难免受些小伤,增长了不少经验,包扎的手法精进也不少,尽量迅速又轻柔。神荼的手臂其实只有几条血痕,大多是青紫的瘀痕,只不过因为神荼的肤色略白于常人,所以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这是被粗壮的藤蔓勒的,安岩回忆道。
  刚才两人遇到了断崖,后面又有护墓兽追击,只好借住藤蔓向上攀爬。在神荼安全通过后,安岩紧跟其后,但不知是因为他速度不够灵活、迅速,还是因为这阵子养胖了些,被勒在断崖处的藤蔓居然发生了断裂,还好神荼眼疾手快抓住了断裂的藤蔓。
  安岩虽说挺瘦的,但是男人百来斤的分量也不是开玩笑的,神荼差点也被拽下去,在手臂上缠了几圈,稳住身体,沉下力,小臂上爆出青筋,才把人拉起来,于是藤蔓便在神荼的手臂上留下了瘀痕,一些恶心的绿色树汁更是沾染到了伤口。安岩把它冲干净才敢包起来,这下神荼从手掌裹起的绷带一直绑到了手肘。
  “都怪我太慢了……”安岩低着头有些自责,这当然不是神荼第一次救他,却是他第一次看见神荼因为救自己而受伤,虽然只是小伤。
  神荼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藤蔓承受不起两个人,我在你之后过它一样会断。”
  就算断了,你也能徒手爬上去吧,你遇上这个情况,肯定能轻而易举地解决,安岩在心里这么想,却没有表现出来。神荼既然不怪自己,还给了一个台阶下,那就不要去戳穿了。
  安岩呼出长长一口气,把头靠到身后的石壁上休息,刚才一直在逃跑,这一停下来才发现浑身都在酸痛,实在是有些累了。安岩微微合上眼,太过劳累,所有的肌肉还在紧张,再累暂时也睡不着,倒是陷入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迷迷糊糊很舒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岩感到脸上拂过一些气流,他鬼使神差地就突然睁开了眼睛,马上被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跳,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神荼干嘛突然靠那么近?
  现在神荼一手撑在安岩身后的石壁上,一边把脸凑近,神情认真得像在观察什么。
  平时只能远观的俊脸突然靠那么近,把一向大条的安岩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知该直视他呢,还是该低头。
  这算是……壁咚?
  就在安岩脑内胡思乱想跑火车的时候,神荼弯曲手肘,整个人都伏了下来。
  “喂……喂喂喂!”安岩紧闭上眼,惊慌失措地挥舞手臂推搡,却被神荼喝止了。
  “别动。”
  安岩睁开眼睛,神荼的脸凑过来,刚好和自己的脸错开,他正凑近自己身后的石壁,仔细观察,而他的手轻轻地在石壁上擦去尘土,露出下面的原貌。
  安岩一边唾弃了自己一口,一边挪了挪屁股,让出位子,给神荼研究。
  “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文字,但是根据壁画来看,应该记录了墓主的生平。”神荼一边观察壁画,一边皱着眉头回答,神荼在这几年也认识了不少古代字体,但这些字太过生僻,已经超过了神荼的理解范围。
  “我知道了!”安岩眼睛突然亮了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小猪的背包在我这里啊!”安岩一边从背包里翻出江小猪的平板,一边念叨:“咦?这个我明明看他是这么用的……啊!对了!”
  只见安岩拿着江小猪的电脑,像扫二维码一样扫了扫墙壁,所有的文字都被扫描了进去,马上屏幕上便出现了被翻译好的简体中文,这是THA新开发的软件,能翻译几百种从古至今的中外文字,安岩见江小猪用过一次。
  安岩被屏幕上的内容所吸引,一直盯着平板,丝毫没有让神荼也看看的意思。但是神荼并不恼,也没有表现出强烈的好奇心,他安安静静地等安岩看完。
  安岩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抬起头说:“原来这个墓的主人不是什么皇亲国戚,他只是一个小国的御医。”
  安岩低头看着平板继续陈述:“这个人一生没什么大成就,就因为一件事,当时的国君才用皇家的礼仪厚葬他,他治好了君王的……呃……”





食用愉快~】

评论(15)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