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 杰埼】独占欲

【杰埼】独占欲


   杰诺斯视角——

1
   我是先生的头号弟子,也是先生唯一的弟子,所以先生的全部视线本来就应该落在我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从没有人了解先生的力量和温柔,只有我能理解他,先生有我一个就够了,只有我的眼睛能这么赤裸裸地直视他。
   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那个叫吹雪的女人。
   身为一个女子毫不矜持地上门拜访,非要老师加入她的吹雪组。像老师这种等级,如果加入这种低端组织简直是屈尊了,但是先生是谦逊而温柔的人,并不会对女人大声训斥。
   然而,我,可不是温柔的人。
   在老师面前,我还是乖巧体贴的弟子,所以我会给不速之客端茶送水,只不过只有老师那杯是好茶叶,其他人都是过期了很久老师舍不得扔的茶。
   明明那么难喝,那个女人还是咽了下去,尽力在老师面前保持形象,看她憋青的脸,我还是那么讨厌她。
   果然,老师拒绝了,让我把他们送到玄关。我的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以至于在她还没走出门前,便得意地仰起了脸。
   她愣了愣,站在门口看了我很久,我想,她肯定非常痛恨我。


2
   我以为那个女人会死心,果然还是我太天真了,没几天她又上门了,还是一个人上门的,没有带手下。
    虽然款式是一样的,但是我注意到她换了件衣服,是一条更紧身的裙子,胸  前露的更多,大腿上的开叉撕得更高,用脚趾想都能知道这个女人想干什么,好在先生并没有多看他,估计根本没注意到她换了衣服。
    这次我给她的茶里加了盐和辣椒,撒上了门角的灰尘。她喝的时候,表情非常精彩,但还是喝完了。
    我以为这种小手段能让她知难而退,但是看来我还是大意了,之后的每天晚上她都会来,因为每次都带了喝茶的小点心,所以老师越来越不反对了。
   我每次都给她的茶加料,但是她依然每次都喝完,为了勾引老师她真是什么都能忍。
    甚至有一天晚上,她跟老师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单独商谈,所以需要我回避。
我真的不敢相信,先生竟然同意了,竟然让我出去散步一圈,对先生来说我是外人吗?不,是那个女人迷惑了先生。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故意放轻了声音,开门的时候他们才快速分开,之前简直是贴在一起讲话。
    什么正事需要贴这么近,我捏紧了拳头,不能想象自己的表情有多可怕。
那个女人马上就站起来走了,经过我时,我听到她的低笑,是挑衅的笑吗?你以为你赢了吗?
    一切都是吹雪的错,我不会迁怒先生,对于先生,我还是最爱慕他的弟子。
我不吭声,任劳任怨地收拾桌上的茶杯和盘子,先生突然就问我。
   “你觉得吹雪怎么样?”先生挠着脸颊,有点不好意思,我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她很漂亮,但是我并不喜欢这种类型,通常美丽的外表下藏的都是蛇蝎心肠。”
    作为现在和先生的同居人,先生还是顾及我的感受的,竟然连未来伴侣的事都询问我,但是我心中唯一配得上老师的只有我自己。
    “这样啊。”老师站起来拍拍屁股,朝浴室走去,边走边说:“那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老师觉得可惜?所以老师原本真的打算和她在一起吗?只是因为我的存在,先生还犹豫着。
    先生真是温柔,会考虑我的感受,但是那个女人,竟然妄想从我身边夺走这样的先生。


3
   那个女人接下来还是每天拜访,会和老师说悄悄话,说着说着总会偷偷观察我的反应,即使我在厨房也能从那个小窗里感受到她瞥过来的视线。不知是挑衅,还是怕我偷听,她与老师靠得那么近,我废了很大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捏碎盘子。
    这次我非但对她客气有加,甚至主动送她下楼,但是她不知道,我一直没有回头,而是一路跟踪她,找到了去她家的路线,在去她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废弃仓库。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以出去赶特卖的借口出去跟踪她,我熟悉了她经常去的咖啡馆和理发店,我知道我在寻找一个机会,一个除掉她的机会。
    因为实际上并没有特卖,所以每次我都只能买原价的东西回去,对先生说是特价。先生很高兴,并没有怀疑什么,先生总是这么单纯,身为弟子,这么骗先生真是羞愧。
    但是,我已经停不下来了。
    我一直在为这个机会默默准备,我不能让先生发现,不然先生会讨厌这样的我。
     然而,事情总是超出人的预计,我没想到我会这么早沉不住气,我在客厅的门外偷听他们的对话。
    “今天的茶……有些特别?”吹雪喝了一口茶问,竟然没有任何怪味。
    “啊?可能因为今天是我泡的茶吧,和杰诺斯的泡法不同。”
    “原来如此啊,不过,埼玉君,你觉得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先生用温柔的嗓音回答:“人应该勇敢地说出自己的爱。”
     我从门缝里看到女人的眼睛里泛出希望的光彩,她张嘴打算说些什么,便被我冲进去打断了。如果我再不进去,她应该会表白吧,我不是对先生没信心,而是对自己没信心,我怕先生动摇。
     “先生,已经很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让我送送她吧。”
      看来,计划要提前了。

 


4
   被我打断,她的表情有些怪,但还是咽下了想说的话,跟我出门了。
我很尽职地把她送了很远,直到经过那个废弃仓库。
   “其实先生有些话希望我传达,是一些私事,我们能去那里谈吗?”我故意望了望四周,装作怕被人听见的样子,怂恿她进那个废弃仓库。
    她欣然接受了,说:“我也正好有些事。”
    我们进了那个仓库,里面有些黑,只有月光照明。我们同时开了口,气氛有些尴尬,我让她先说,她竟然微微背过身,脸上有些红。
    “你师傅也觉得我应该勇敢说出来,所以有些事……我想告诉你……虽然你可能有些无法接受……”
    我当然无法接受,无法眼看你如此独占我的老师,无法容忍你插进我们的生活,我甚至无法忍受老师的瞳孔里曾经倒映你的身影。
    我在指尖装上了新的装备,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五指指尖都弹出了锋利的刀刃,这些刀很小,但是如果能划过喉咙,还是能一击毙命。
    我悄悄地靠近她的背后,在她转身只发出“我……”这个音节时,刀子已经划过了脖子。我的动作轻而迅速,没有打扰到夜晚的寂静。
    偏了,竟然只割到了她的颈侧。
    她捂着满是血的脖子,血迹一直溅到了她引以为豪的脸上,她瞪圆了眼睛似乎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既惊恐又惊讶。
    你当然吃惊,你怎么知道魔鬼改造人竟然病态地爱慕着自己的老师,你怎么知道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先生是我的。他的视线,他的声音,他的身体,都是我的独占物。”我低低地用机械声音说。

改造人——人性的柔软是给先生的,而机械的冰冷坚硬才是给外人的。她听了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她张大了嘴想发出声音,但是因为伤到了声带还无法说清楚。
    “我……对埼玉……”
    是真心的?连这种狗血的话都要说出口吗?这样不会让我怜悯你卑微的感情,反而只会激怒我。
    我没有犹豫,抬手准备了结她,但我低估了她的实力,竟然用念力控制了我的手臂,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我还是打偏了,被她抓住了机会,逃出了仓库。
     我一直追到了她家,果然她没有那么笨,并没有回家。我咬紧了牙,非常不甘,明明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但是……如果再不回去,先生会怀疑吧。
     我只好在吹雪家对着镜子擦干了脸上的血迹,将自己收拾一番便匆忙赶回去了。
     我到家的时候,老师正看着电视等我。见我回来,他问:“好好地送吹雪回家了吧?”
    “嗯,我已经安全地把她送了回去。”我强调了“安全”两个字,先生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只好拿出了身后的东西:“回来的路上给老师打包了一份关东煮当夜宵,所以花了点时间,非常不好意思。”
    老师一下子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爬起来走到我身边接过盛着关东煮盒子,深深吸了一口气,先生满足的表情在氤氲的热气中显得特别温柔。
   “呐,谢谢你了,杰诺斯。”
   “能为先生效劳是我的荣幸。”


5
    几天后的新闻里,报道了英雄吹雪的尸体被发现在一个废工厂中,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怀疑是哪个怪人所为,正在调查。
    我看着电视,有些疑惑,我下手的那个伤口并不致死。
不过……也有可能是她在挣扎中失血过多,毕竟我要的只是这个结果。
   “咦?明明前几天才来喝茶的,怎么会……”先生有些惊讶,转头问我:“那天你有把她送回去吧?”
   “当然,我一直把她送到了家的附近。”我面不改色地回答。

先生皱了眉转向电视,说“真是可惜啊,她大概之后又跑到什么地方了吧,本来是挺好的人呢,这说没就没了。”

“人有旦夕祸福,但是先生,我一定会一直陪在您身边!”我握紧拳头坚定地向老师承诺。

“才不要,麻烦死了。”先生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我分明看见他背过去上扬了嘴角,像只偷腥的小猫。

这样的先生太可爱了,我受不住诱惑坐下来双手搂住了先生的肩膀,想把他往怀里拉,但是先生即使在无防备的状态下也纹丝不动。

当我几乎想放弃的时候,先生眨眨眼睛看了看我,一下子松了力气,狠狠撞进了我怀里,又转过来双手抱住我的腰,把脸放在我肩头。

岁月静好,此时我是最幸福的,没有人能打扰,我永远不会让先生发现事情的真相。

 

 



埼玉视角——

1

“先生,即使世人无法理解,我也会一路追随您。”

“老师果然是最强的,我从未见过您这样的人。”

“如果您终将受到万人唾弃,到时候就由我来保护您,我会永远让他们闭上嘴。”

杰诺斯是个聒噪的改造人,也许只对我聒噪,他喜欢赘述他每天任务遇到的莫名其妙的事件,他能一口气说出好几个二十字以上的句子,能用不重复词汇不间断地夸奖我十分钟。

我从未受过这样的赞美,从未有过这么热衷的粉丝,起初我很不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不习惯有个徒弟,也不习惯和人同居一室。

但是渐渐的,竟然把他每一句话都听了进去。习惯了他的厨艺,杰诺斯做的菜真的很好吃。习惯了有人分担家务,虽然几乎都是杰诺斯一个人包的。习惯了一起去抢特卖,虽然那家伙很有钱,经常买些我吃不起的东西回来做惊喜,偷偷地把我想要的买回来。

他记录我的所有行动,从未有这样一个人,他的眼中只有我。

孤独多年的内心终于开始重新跳动,这小鬼不知道那些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吗?

他不知道这些行为,多么暧昧、多么让人误会吗?

喂!太犯规了,这么温柔的话……小心……小心我会爱上你……

但他还小,心思单纯,只是崇拜我的力量而已,他并不知道自己25岁的老师,竟然对他抱着这样龌龊的心思。

埼玉啊,埼玉,你是因为一直没有女朋友欲求不满吗?居然肖想小你六岁的未成年弟子,你是在犯罪你知道吗?

遇到杰诺斯后,我才明白最可怕的不是一个厌恶你、谩骂你的人,而是一个无意识间每天都像在跟你告白还不自知的笨蛋。

我不知道多少次想打碎他那张对我宠溺微笑的脸,多少次想扯着他的领子质问他什么意思,如果和我不是一个心情的话就不要做这样让人误会的事了,请你分清崇拜和爱恋。多少次想说出来但又害怕打破现在的平衡,怕他对这样的老师失望甚至畏惧。

随着力量变强,我以為我的恐惧本能也消失了,但我是真实地害怕,害怕杰诺斯对我露出厌恶恐惧的眼神,和其他人一样。杰诺斯是不同的,千夫所指我都可以无所谓,唯独杰诺斯的失望能把我击溃。

我以为我会把这种感情埋进土里,永远不让它发芽,直到杰诺斯自己离开,但是吹雪的出现似乎改变了一切。

那是一个奇怪的女人,想拉我进她的组织,尽管我拒绝了多次,她还是不放弃,每天都登门拜访。

我不喜欢麻烦,也懒得跟她说什么教,她不放弃就随她去好了,反正无关于我。

但当那天我打开客厅的门想和杰诺斯一起送他们走的时候,我看到了吹雪看杰诺斯的眼神。

那样的眼神,我绝对不会认错,因为我和她一样。

 

2

吹雪之后的每天都上门拜访,买了很多小点心讨好我,而我发现她在跟我说话的时候,总是偷瞄杰诺斯。

也许她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是旁观者清,她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那样的神情……我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杰诺斯正专心地低头洗碗,额前金色的刘海随着动作一抖一抖。

视线会忍不住跟随着他的身影,那样的心情,我再清楚不过。

我从没有问过吹雪,她的心情与我何关,我不是杰诺斯的家长,我并没有资格去阻止什么。我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杰诺斯,这可能是出于某种特殊的心情,像杰诺斯这种容易大意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出别人对他的心思,我又何必去提醒他呢?这不是反而帮了吹雪,我虽然不阻止她,但也不想帮助她。

我就这么听之任之,看着吹雪一天天深陷的表情,而杰诺斯毫不自知,我也任由自己卷入嫉妒的漩涡,不作挣扎。我知道身为一个英雄变成一个“妒妇”是多么可耻,但我无法控制这种泛着酸意的感觉,它来得那么迅猛,我的拳头像是打在棉花上,用尽全力却无法还击。

直到吹雪主动与我谈这件事,她把杰诺斯支开,凑到我耳边说。

“埼玉君,其实我想我喜欢上杰诺斯了,但是我有些不知所措……你知道的,他比我还小,我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想法,所以我想问问最了解他的你。”

“杰诺斯……他是很温柔的人,所以对女孩子也会很温柔的。”

“那希望……你能帮我试探下他的心意,拜托了!”

我敷衍地应了她,直到杰诺斯回来,我才缓缓松开了右手,我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这些,但是刚刚一瞬间我明确地对一个无辜的人类动了杀念。

妒意是如此可怕 ,但我却无法停止。

她轻笑着离开,心情似乎因为我的话非常愉悦,她也许真的把我当成倾诉的对象,但是我却对她深怀着恶意,我羞愧地摇了摇脑袋,想把这些想法赶出去。

“你觉得吹雪怎么样?”我这么问杰诺斯。

杰诺斯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似的,马上否认了一切,急急忙忙地说不喜欢吹雪这种类型。这个孩子就是这么耿直,但是他简单的一句话让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准备洗个热水澡就睡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

管他呢,毕竟杰诺斯现在是和我更亲近的,谁也别妄想从我身边带走他。

 

3

我从未想过深沉的恶意背后会有更恐怖的恶意,杰诺斯对我说谎了,他的行为与他所说的不符。
    杰诺斯开始跟踪吹雪,并且是以特卖为借口,老实说我有些伤心。这是住在一起后,杰诺斯第一次对我说谎,仿佛是孩子长大了,对自己的事有了隐私,不再想让我知道了,这种感觉真令人心碎。
    更何况虽然杰诺斯没说过,可我知道他在拜我为师前,也变态似的跟踪我,只是我不想跟他计较。现在他没变,变的只是他跟踪的人。当时他对我的强大力量无比感兴趣所以才跟踪我,而如今他有了其他感兴趣的人。
    杰诺斯虽然是我的弟子,但是做什么完全是他的自由,我没有权利去干涉,但是真正令我愤怒的是——杰诺斯为吹雪欺骗了我。
    有人,取代了我在杰诺斯心中的地位。
    吹雪,取代了我在杰诺斯心中的地位。
    我闭上了眼,捏紧了拳头,再次睁眼时,满眼的清明与决绝。
    杰诺斯是很温柔的人,而这份温柔,我想独占。
    独占欲已开始,无法停止。

“今天我来泡茶吧。”

“但是,老师,这些事一向是我来做的啊。”

“今天你也休息一下吧。”

杰诺斯听说我来泡茶,似乎神情有些奇怪,一瞬间我竟然有些心虚,还好平时都是这副神情,并没有被杰诺斯发现。

吹雪果然再次询问了我这个问题,这次我也说了谎,似乎有些恶劣呢,可是,又有什么关系?

在亲眼看见吹雪喝下那杯茶后,我告诉她杰诺斯只是害羞而已,甚至怂恿她应该去告白。我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知道她再也没有机会说出来了。我看着她欣喜的样子,开始期待她痛苦的表情,但是杰诺斯却突然出现了,说要送她回家。

看来计划要延误了,不过能让你死在你喜欢的人面前,也算是我对你信任的报答吧。

 

4

我坐在电视前,心思却并不在这上面,我眼前看到的并不是屏幕里播放的,而是我脑海中想象的。

现在他们会在干什么呢?指不定吹雪因为我的话会告白呢,杰诺斯会是什么反应呢?会惊讶吗?是惊慌还是惊喜?想到杰诺斯受惊的表情,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走到阳台上,趴在栏杆上,温凉的夜风吹过来很舒服。虽然这里是无人区,不远处却是万家灯火,看着那星星点点的灯光,我在等待那个人回家。

发生什么都无所谓,因为今晚,是最后一个晚上。

杰诺斯回来得有些晚,大概像我预期的,吹雪应该是留住了他。

“好好地送吹雪回家了吧?”
    “嗯,我已经安全地把她送了回去。”

从杰诺斯表情来看,我大概是计算错了时间,本以为那个女人会在杰诺斯面前结束生命的,没想到竟然让她撑到了家里。那是两年前从怪人身上得到的毒药,本来是想带回来消灭附近的蟑螂的,但是毒性太强怕伤害到人类所以一直放在柜子里,没想到会用上,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啊。

“回来的路上给老师打包了一份关东煮当夜宵,所以花了点时间,非常不好意思。”

刚好有些饿了呢,很久不动脑子,突然要筹备这些事真是累人啊。还热着的关东煮让我忘记了一切麻烦,反正明天麻烦就不在了。

“呐,谢谢你了,杰诺斯。”
    “能为先生效劳是我的荣幸。”


5

几天后的新闻里,报道了英雄吹雪的尸体被发现在一个废工厂中,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怀疑是哪个怪人所为,正在调查。
    我有些疑惑,她竟然不是死在家中,为什么要躲到那种地方去呢?不过,无所谓了,反正我要的只是这个结果而已。

“咦?明明前几天才来喝茶的,怎么会……”心中毫无怜悯,但是我却必须背着心意做出这样的表情,因为我是杰诺斯心中仁慈宽容的老师啊。

“人有旦夕祸福,但是先生,我一定会一直陪在您身边!”

“才不要,麻烦死了。”

你当然必须在我身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目的,如果有人要来妨碍我,那就让他消失好了。

杰诺斯从背后揽过我的肩膀,似乎想把我抱进怀里,我僵硬地朝他眨了眨眼睛,我不太明白这是杰诺斯因为生死感慨而产生的师徒间的拥抱,还是……

但是我又何必想那么多,思考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事,顺从自己的心意就好,难道我不想拥抱杰诺斯吗?我放松了力气,整个人埋进他硬梆梆的怀里,把脸搁在他肩膀上,放心地把全身的重量放在他身上。

一直像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没有人打扰,我绝对不会让杰诺斯发现事情的真相。

End

 

【声明:我对吹雪这个角色真的没有恶意,只是剧情需要随便找了个女炮灰,这篇吹雪真是可怜,居然两人都想置她于死地,算不算病师徒呢= =】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