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杰埼】身若猛虎,心似蔷薇

【身若猛虎,心似蔷薇】BY腚沉


  战斗中的老师简直不像人类,明明是的确肉体并非机械,自己也是有幸碰触过的,但肌肉一旦紧绷却坚硬如钢铁。不仅普通的物理攻击无效,连火焰都无法灼伤老师,杰诺斯不知道人类的肉体到底是怎么做到水火不侵,也不知道有谁能想到这样的身体在全部放松下来后会如此柔软。


  正在给老师按摩的杰诺斯这么想着。


  今天埼玉作为C级英雄又被叫出去执行了一堆鸡毛蒜皮的任务,当然很快就解决了,倒是趴着看了半天的漫画让埼玉晚饭后伸着懒腰喊腰疼。


  “老师,需要按摩吗?”杰诺斯刚洗完碗,边脱围裙边说。


  “啊咧?你还有按摩功能?”


  “虽然说本来用途不是按摩……”杰诺斯摊开双手,只见每一个指节都可以边旋转边震动,很像电动足浴盆底下的按摩装置。


  “你还真是全能家用呢!”埼玉先是愣了愣,马上好像省了一笔钱似的喜笑颜开,背对杰诺斯盘腿坐着准备享受按摩。


  杰诺斯熟练了拿过墙上挂着的毛巾,擦干手上洗碗的水渍,调节到最适合人体的温度,缓缓将手掌贴在了埼玉背上。


  两根相邻指节能异于常人地一上一下做着反方向运动,在埼玉背上按摩滚动,随着指节的转动,埼玉的格子睡衣也被卷得皱了起来。


“老师,能把衣服脱了吗?睡衣会皱。”杰诺斯停下了动作,低头小心地询问。


埼玉没有什么顾虑,两人都是男的,另一个还是个改造人,没什么好矫情的。不过,就算是有女人在,自己也大概不会在意吧。一边这么想着,埼玉一边直接把纽扣睡衣从下而上套了出来,还自己找了个枕头,趴在榻榻米上摆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杰诺斯被老师脱衣服利索的动作惊得愣了愣,然后马上继续自己的工作,机械的大手从腰部开始揉捏。


埼玉有着普通人少有的漂亮腹肌,腰部力量也非常强,他的腰并不是很细,但是因为肩膀较宽,所以显得腰窄,是男性标准的倒三角身材。杰诺斯的机械手比普通人的手掌大一点,这么握着,竟然产生了一种脆弱得一握就断让人珍惜的感觉。


杰诺斯眨了眨电子眼,又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扔出脑袋,老师这么强的人怎么能用脆弱来形容?


“再上面一点,用力一点。”埼玉趴在枕头上,舒服得闭上眼睛说。


杰诺斯终于离开了他频频流连的腰,开始按摩背部的肌肉。埼玉的背也很漂亮,肌肉匀称的分布着,两块蝴蝶骨高高地凸起,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真的像蝴蝶翅膀一般。


杰诺斯乖乖听从老师的命令,加大了力道,揉捏着那些漂亮的肌肉,手掌内的金属敏感度很高,所以能深刻地感受到手里的肉感、光滑的皮肤、皮肤下温热的血液。不是冰冷、坚硬的金属块,不是电路和导线,真的是活生生的带着脉动的温热肉体。因为全身心的放松,这些肌肉不再紧绷,而是柔软中带着弹性,手感非常好。


的的确确都是软肉,是货真价实的人类的身体。杰诺斯已经不记得上次摸到这样的触感是什么时候了,大概只有在教训那些人类罪犯的时候,拳头打在他们身上是肉体的触感,而不是金属下陷的感觉。但是很久没有这样小心地触摸鲜活的肉体了,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埼玉舒服得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舒展着背脊的肌肉,全部肌肉都像蛰伏的野兽,一块一块从顺滑的流线型凸起成漂亮的轮廓,轮廓的光影交汇显得非常性感。鼓出的肌肉一碰到杰诺斯的手,他便向触电一样的弹开了,似乎自己的触摸都是亵渎,先生就像自己看中已久的橱窗里的蛋糕,别人不许买,自己也舍不得吃。


“啊?杰诺斯,我只是太舒服了,伸了个懒腰,没关系,你继续就好。”


“缓解老师的疲劳是弟子的职责。老师,你会觉得这个力道太大吗?。”杰诺斯冷静了一下,小心地把手重新放回老师的背上。


“嗯…刚刚好呢,不过按摩就是要大力一点才舒服。”埼玉想了一会儿,煞有介事地回答。


杰诺斯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记下了老师喜欢用力一点。机械手顺着身体曲线滑到腋下的部分,手指的前端顺带按摩到了前胸,敏感的指尖似乎感觉按压到了某个小颗粒。杰诺斯明显感觉到老师的身体一下子紧绷了下,背上那些肌肉都偾张开来。


杰诺斯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毕竟年纪小,还带着些人类的好奇心,在那个地方反复揉捏了几下,直到那个小颗粒变成挺立的小圆柱体。


埼玉一开始以为这个笨蛋弟子只是不小心碰到了那个地方,没想到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碰那里,每碰一次自己都全身紧绷一次,又不知道他下次什么时候再碰上来,只能小心翼翼地缩着脖子防备着,又不好意思发作,要不是自己的弟子恐怕他早就一拳打飞他了。


当杰诺斯不知第几次又碰上乳【不知道这么河蟹有没有用】头的位置,并且把那里弄得硬起来后,埼玉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刚想爬起来骂他几句,没想到背上的力道突然大了起来,杰诺斯有些异常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15岁以前,我的身体也是血和肉,而不是这堆破铜烂铁。父母的尸体也是温热的…后来才慢慢僵硬…我一定会找到他们!那些凶手…”随着情绪的波动,那双金色的电子眼亮度提高了好几倍,手掌下的力量也渐渐失去控制,直把埼玉后背的那块肉捏至发红。


埼玉皱了皱眉头,却没有摆脱那只手,他不知道改造人能不能流眼泪,还是流出机油,也不知道陷入仇恨漩涡的改造人有多危险,他只听出现在杰诺斯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说到底,还是小孩子啊。


本来打算教训他一下的埼玉愣了一会儿,浅浅地叹了口气,缓缓转过身,面对杰诺斯坐了起来。


“这里,还是人类吧?”


埼玉伸出手指指了指杰诺斯的头,杰诺斯知道他指的是自己的大脑,他曾经和老师说过,他全身只有大脑没有被机械化。


“是,老师。”杰诺斯收敛了下情绪,毕恭毕敬地坐得笔直。


“所以,不要让这里被仇恨填满。”


这句话刚说完,埼玉的手便以一种杰诺斯不可见的速度来到了他眼前,他的拇指搭着中指做出一个弹指的动作,埼玉控制了力道,轻轻弹了下杰诺斯的额头。


这个动作看上去实在轻柔,但是冲击的力道还是让杰诺斯的脑袋微微往后弹了弹,飞扬的金色发丝下是少年惊讶得微微张嘴的模样。


埼玉觉得有些好笑,这样手足无措的“天真”表情才适合他这个年纪, 而不是平时那张严肃认真的脸。


一瞬间,在埼玉的脑海中,15岁人类少年的影子就和杰诺斯重叠在了一起。杰诺斯的父母也许开着车,带着15岁的杰诺斯去海边玩耍,正值暑假,杰诺斯穿着短袖、短裤踩在海浪里,露出的是有点小肉的胳膊和已经显出修长形状的小腿。


埼玉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挪到杰诺斯的机械臂上,机械的结构显得比普通人结实粗壮,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杰诺斯总是穿无袖吧。这套装备看上去帅呆了,但无论这结构有多精细,触感有多灵敏,这始终不是人类的血肉之躯。


虽然自己曾经嘴上嫌他故事太长,但还是把每一个字都听了进去,记在了心里。埼玉并不擅长安慰,实在说不出那些牙酸的肉麻话,杰诺斯需要的大概也不是同情,他需要的是压倒性的力量。


失去了亲人渴望复仇的未成年的孩子,来到了自己身边,自己却并不能传授给他获得力量的方法,还总是骂他啰嗦,埼玉想,自己会不会对这个孩子太严苛了。


师徒俩面对面大眼瞪小眼,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最后还是埼玉打破了沉默,伸出手,揉了揉杰诺斯的头发。那些是人工纤维,牢牢地嵌在头皮上,但埼玉还是像对待真正的头发一样轻手轻脚。


杰诺斯坐着也比埼玉高些,一开始没想到老师会伸手摸自己的头,动作还有些僵硬,当意识到老师正在抚摸自己的时候,杰诺斯受宠若惊地微微低下头,方便老师的动作。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对待自己了,就算和博士住在一起时,博士常常忙于科研,不曾如此亲密。


“变成改造人之后也是有很多方便的地方吧,比如现在,按摩很舒服,绝对专业级的,省了出门按摩的钱呢,干得不错。”埼玉朝杰诺斯比了个大拇指。


老师是在安慰自己吗?


这样的认知让杰诺斯觉得胸口无比温暖,核心在不断往外输送能量,就像心脏一样,能感受到灼热的脉动。


“老师,您不用这样说,我从来没有后悔成为改造人。如果当时博士没那么做,我绝对活不到现在,就算我苟且地活了下来,但我还是那个无力的小鬼,无力到无法保护父母的小鬼。我需要力量,就算舍弃人类的身体我也……”


“你太啰嗦了。”埼玉打断了杰诺斯的长篇大论,打了个哈欠眼角带了点泪光慵懒地说。


“对不起,老师,下次我一定在二十字以内。”


“继续吧,我的背还是很酸痛呢。”埼玉转过身背对杰诺斯示意他继续。


杰诺斯发现老师的背上有一块已经红了,是被自己捏红的。


“老师?!对不起,您的背……”


杰诺斯突然大声说话把埼玉吓了一跳,严肃的样子让埼玉几乎以为他的背是受了什么重创。


“嗯?没什么啦,按摩就是会留点痕迹的嘛。”埼玉尽力往后仰头想看到自己的后背,但怎么也看不到,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淡然地说。


“不,老师,是我没有控制好力道,但是我以为老师的身体水火不侵……”


“啊?”埼玉歪着头做出伤脑筋的表情,“我可是会淹死的,再说,这可都是肉啊。”埼玉面无表情地伸出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脸,饱满的脸颊果然被戳出一个深深的凹陷。


这个样子,有点可爱呢,杰诺斯有点不敬地想。


收回在老师脸颊上的视线,杰诺斯皱起眉头,用一脸对待强敌的认真表情紧盯着埼玉的后背,终于回到最初用令人舒服的力道按摩着。


因为杰诺斯的手掌温度太舒服,埼玉被摩擦得微微有些发热,皮肤红红的,脸也红红的,几乎有些想睡觉了。


“老师,需要帮您头部按摩吗?”杰诺斯放低了声音,轻轻在埼玉耳边问。


“不用做多余的事。”埼玉迷迷糊糊地敷衍杰诺斯。


“可是头部按摩的话,可以减轻头痛发生的几率,能刺激头皮也许能够促进毛囊生长呢!”


“那好吧。”埼玉听到生发作用,懒懒散散地爬起来盘腿做好,就像幼儿园的小孩子一样乖巧听话。


犯困的先生意外地好欺负,杰诺斯这么想着,动作轻柔了许多,用十根手指贴在头部轻轻用力按压。其实并不是每个人光头都会好看,这对头型的要求很高,而先生似乎意外的适合,先生的额头很饱满,后脑勺也很圆滑。因为不是剃光的,而是秃,所以并没有那些刚长出来扎人的青色头发,整颗头都是均匀的肉色,一直延续到后颈都是光滑一片。


太过瘦弱的人也不适合光头,会显得弱不经风,但是老师一身漂亮的肌肉就衬得整个人健壮、阳光。更奇怪的是,因为没有头发,虽然老师还穿着裤子,但是仅仅是脱了上衣,就有一种完全赤裸的感觉,整个人都暴露在自己的视线里。每一片肌肤,都无处可藏,非常性感。


其实老师非常适合没有头发,但是说出来的话,估计会被打吧,杰诺斯想。


没有头发的保护,这层薄薄的头皮似乎非常敏感,这种振动式的细碎按摩已经让埼玉整个头皮都红了起来,连耳垂都通红了。杰诺斯见过老师的头骨,甚至能经受住深海王的捶打,根本是钢筋般的硬度,所以他无所顾虑加大按摩力度。


直到埼玉哼哼着转动了通红了耳朵,这是埼玉的独门绝技“动耳神功”,不用借助手就可以动耳朵。埼玉骄傲地在杰诺斯面前展示过,杰诺斯崇拜地鼓掌称赞,却没有告诉过老师其实自己的机械耳朵也可以转动,还是360度的。


通红的耳朵在眼前一扇一扇,耳垂也跟着一抖一抖,杰诺斯被吸引了视线,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捏住了那颗耳垂。


“对不起,先生!我又做多余的事了……”杰诺斯连忙放手道歉,但是话说到一半越说越轻。


原来老师已经靠着自己睡着了,嘴巴一张一合,似乎睡得很香呢。


不想打扰老师,杰诺斯小心地帮老师穿上睡衣,塞进白天刚晒过的松软的被子里。自己在旁边铺了床也钻进去,伸出机械手臂“卡塔”一声拉了下垂下来的电灯开关。


“晚安,老师。”


END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