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云祸》

《云祸》By雨定尘

    八月份的巴乃简直热得不能想象,又是那种不爽利的湿热,连北京的胖子都受不了,感觉自己就像一条咸鱼。张起灵倒还是安安静静没说什么,不过从他湿透的刘海可以看出,冰山酷哥也是挡不住太阳照射的。

    “走走走,天真,找条河泡着去,我都快馊了!”胖子进村的时候就看见村口有条溪,不宽但水很急,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三个人便收拾了东西一起去。

    没想到那里已经有不少当地人在戏水了,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都没穿内衣,衬衫下透出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胖子急吼吼地就下水了,吴邪不好意思,换了条四角短裤才下水。张起灵本来只往树下一坐,没打算下去,直到吴邪和胖子调侃他。

     “咱小哥不会其实是花木兰从军女扮男装吧?”胖子朝张起灵泼了把水说道。

     吴邪本不敢开张起灵的玩笑,但见胖子这么说了也就有恃无恐了。“你又不是没见过小哥脱上衣,有胸这么平的女人吗?”说着说着两人都笑了起来。

    张起灵听了便慢慢站了起来,脱衣服脱裤子露出一身柔韧的肌肉,也走进水里。吴邪往深水里退了退,心想怎么胖子说没事。但张起灵并没有对他怎么样,看上去也不像生气,直到他转身,吴邪才知道他不下水的原因。张起灵的内裤是胖子买的,屁股上竟然有两只小鸡,吴邪差点笑喷了,憋得脸颊鼓鼓的。

    “老板……”三人泡了没多久,云彩便急急忙忙找了过来,见三人都半裸地泡在水里马上停住了脚步,眼睛滴溜溜地盯着脚尖,两朵红云浮上了少女的脸颊,“家里来了一车重物,父亲一个人实在搬不动,所以让我来请力气大的老板帮帮忙。”

    胖子一听当仁不让,吴邪是个好脾气,自然也想帮帮忙。他刚想起身,张起灵便哗啦一下站了起来,挡在吴邪身前。虽说张起灵比吴邪还精瘦一号,但这个角度还真把人挡得严严实实。张起灵半裸的上半身还滴落着水珠,一身精壮的腱子肉,因为炎热的天气连胸膛上的青色麒麟都微微浮现,吴邪明显看到云彩抬头偷看了几眼,又红着耳朵低下了头。

    敢情你是嫌老子挡着你秀肌肉了?我这一身懒肉就该自惭形秽了?吴邪看着自己虽然没有啤酒肚,但也没有腹肌的平坦肚子,不停地咒骂张起灵。

 “我和胖子去就够了。”张起灵显然没理会吴邪的怨念,和胖子穿了衣服就往回赶。胖子让吴邪再泡会儿,便急急忙忙挤到张起灵和云彩中间去了。

  吴邪这也没了心情,憋了一肚子无名火,比没泡澡前还烦躁,狠狠踢了一脚水,却因为溅到别人还要点头哈腰地道歉。这澡干脆也不泡了,吴邪直接上了岸往树林里走去乘凉,印象中总觉得阿贵说过这林子里有什么,一时想不起来也就没在意了。

    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这句话的确没错,吴邪大步走在林间自然也没想到有什么不妥,直到重心一歪,天旋地转才知道自己踩到了陷阱,摔进了一个大坑。幸好这陷阱底并没有什么利刃,掉下去时吴邪又本能地抓了几下石壁,用背着地,也只不过刚着地时摔懵了,没伤到筋骨。

   “谁在这里挖了那么深的坑……”吴邪龇牙咧嘴地扶着腰站起来,目测至少有八米的深度,看上去像是为某种野兽做的陷阱。

  

胖子几乎没帮上什么忙。张起灵单手能拎起,一次可以拎两件,如果情况允许,胖子怀疑他头上还能顶一个,两人很快结束了任务。刚搬完东西,就打起了闷雷,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这都下雨了,天真还不回来?唉,小哥?……小哥?”胖子望着窗外的雨疑惑道,回头找张起灵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张起灵看着这乌蒙蒙的天,伞都没拿就皱着眉头朝水边走去了,等他走到溪边雨已经大到能在水面击出水花了,溪里已经没有了人。张起灵身上已经淋得湿透了,下巴还在往下滴水,但他并没有在意,一双深黑的眼睛盯着不远处阿贵说有猛兽出没的树林,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不敢耽搁,马上就往那儿走。

    走进林子时,雨已经几乎就像倾倒下来的,每一颗砸在头上都极有分量,纵使是张起灵也只能不停眨眼睛,排出眼里进的水。还好湍急的水流还没来得及冲走吴邪步入树林的脚印,张起灵顺着这些越来越浅的印子,眉头越皱越紧,掩不住地焦虑。

    所以当他听到虚弱的呼救时,三步并做两步简直是飞过去救人。看到那个陷阱张起灵已经做过最坏的打算,他做好心理准备,可能看到被刀刃穿透的吴邪或是骨折不能动弹的吴邪,心里已经想好了各种救人方案。不过最后情况比他想象的要好些,虽然也没好到哪去。

    雨水全部流进了这个狭窄的洞口,水面已经到了吴邪的脖子处,吴邪踩在一块石头上拼命仰着头才避免口鼻进水。他试图爬出来,但是被水浸湿的石壁非常光滑,他每爬上一点又会滑下去摔进水里。本来以为要淹死在这里却看到了张起灵的脸,吴邪一下子放松了神经,仿佛已经得救,因此还不小心滑了一下,鼻子眼睛都进了水看上去狼狈不堪,却还对着他傻笑。

    看到他这个惨样儿,张起灵啧了一声没敢耽搁,在附近找到了一条猎人捆绑猎物剩下的绳子,一头放下去让吴邪抓着,另一头在自己手臂上绕了几圈,脚步扎稳了开始用力。虽说吴邪不是胖子,但要把人从水里拖起来,再加上着力点只有一条细绳,还是比较费力的。绳子深深地勒进张起灵的肉里,因为不通血,整条手臂呈现紫色,肌肉全部鼓突出来。

    偏偏这时候树林深处传来某种动物嘶吼的声音,张起灵全身肌肉紧绷起来,单手抓着绳子站起来看着那个方向。从黑暗中优雅地走出一只大猫。

    云猫。

    从它身上令人惊艳的花纹和那几乎和身体一样长的尾巴可以确定,这是只云猫,张起灵心里一惊,这种动物已经在中国消失很久了,他少年放野时才有幸见过一次。这云猫真是世间绝有地漂亮,它身上的黑色花纹犹如祥云,灵活地在树间穿梭,用来保持平衡的尾巴粗长有力。此刻,它两只自带眼线的上挑眼饥饿地看着张起灵,面露凶光。

    如果没有手中的绳子,这一只云猫张起灵有信心能够徒手解决,但如今手中这根绳子是万万不能放的,这便吃力了很多。所谓祸不单行,本来张起灵还在疑惑一向成群捕猎的云猫怎么今天单独出现,随后前来的它的两只同伴让张起灵彻底不敢懈怠。

    “什么声音?”吴邪显然也听到了吼叫声,紧张地询问。雨还在不停地下,眼睛一片迷蒙看不清东西,张起灵没有回答,只是紧了紧手中的绳子。

    三只云猫中的首领跳跃到树枝上,大尾巴一甩,回头紧盯着张起灵,四肢都如同弹簧般收缩起来蓄势待发。它长长的胡须在空气中抖动,感受着气流的变化,在一颗水滴从它胡须上滴落的瞬间一跃而下,另外两只也跟着它一起发动攻击。

    张起灵因为绳子的限制,活动范围只有一个半圆,仅有的武器是随身携带的小匕首。他单手把匕首拔出了鞘,刀鞘一扔扔中了运动中的首领的眼睛。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痛苦地闭了一下,张起灵趁机把匕首“唰”地扫过了半个圆弧。

    可惜云猫身手实在灵活,睁眼的电光火石间,黑色竖线瞳孔收缩一下,爪子弹起往后跳了一步躲过了匕首。张起灵在那瞬间马上改变了策略,旋转身体硬是改变了惯性方向,握绳子的手重重撑在地上,扬起不少浑浊的泥水,双腿一路旋转飞踢起来,重重地踩在首领的脸上,把它踢出十几米远。

    幸运的是,云猫虽然身手灵活但是体型较小,张起灵用自身的重量就压制住了扑过来的另一只,一把揪住云猫敏感脆弱的耳朵控制它的头。第三只见张起灵上半身压着同伴,一手揪住耳朵一手抓住绳子,以为他分身乏术,便大胆地扑过去准备咬他的脖子。没想到张起灵还有腿可以用,两条大长腿像剪刀一样紧紧绞住云猫的脖子,趁它还没咬下来,利用超乎常人的腰力夹紧扭动着,一下把它扔进了那个注满水的洞里,几乎能听到骨骼错位的声音。

    吴邪就只见一个物体被抛进了水里,溅了他一脸水。定睛一瞧,竟然是只已经死了的野兽,这下他基本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了。

   “吴邪,抓紧!”

    刚才的战斗已经让绳子剧烈颤动,把吴邪甩过来甩过去,几次撞上石壁,双脚在壁上蹬着借力也只能勉强稳住,根本上不去,听到张起灵急促的命令只能傻愣愣地抱紧绳子。

    张起灵一把连绳子带吴邪一起提起来了一段,眼疾手快地用那段绳子缠住了身下云猫的脖子,一松手吴邪的重量就直接死死绞在了它的脖子上,没多久它便眼睛一翻咽了气。

    “张起灵!你到底怎么样了?”吴邪感到绳子剧烈的颤动,但回答他的是张起灵的一声闷哼,他再怎么喊张起灵都没再说话。

    在吴邪声嘶力竭的时候,一股股红色的液体顺着绳子的纤维往下漫,一直蔓延到吴邪抓着的地方。看着手心里渗出的混着雨水的血,吴邪一下冷静了下来,现在挂在这里的他完全是个拖油瓶,只有松了这根绳子张起灵才能反击,而张起灵是不会松手的。

    吴邪往下看了看漫上来的雨水,想一时半会儿也淹不死,正要放松手中的力量,绳子突然往上提了一下。

    “吴邪,自己爬上来,我没办法提你上来了。”张起灵总算出了声,只不过声音有些不对劲,绳子也稳定了下来。他很少会说“没办法”这种词,吴邪压抑着疑惑,双手紧握了绳子往上爬,膝盖也并拢夹着下面的绳子,但绳子太细根本夹不住,主要的重量都集中在了手掌,掌心被磨得火辣辣地疼,估计见血了。

    等他快爬到洞口,看到上面情景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张起灵跪在地上,用膝盖压住绳子避免手滑,一只云猫死死地咬在张起灵的肩头。而张起灵的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匕首,从云猫的嘴里刺入上颚一直穿透了它的头盖骨,但是它并没有马上死去,还是咬住不放。张起灵拿着匕首的手又用两根手指掰开它的上颚,手指已经血肉模糊,二者僵持不下。

    吴邪一下红了眼,最后几步几乎是飞上去的,顺手掰了石壁上一块石头直接把那只半死不活的云猫扑倒,用手中的石块砸烂了它的脑袋,脑浆四溢还魔障似的没有停手,直到张起灵握住了他的手腕。

  之后雨马上停了,吴邪背着张起灵立马去了村子里的小医院,所幸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打了一针狂犬病疫苗,随便包了包便赶他们回去。

    等回到阿贵家里已经是晚上。吴邪实在看不过去那乡村医生的包扎,硬是问阿贵拿了药把张起灵叫到房间里脱了衣服重新包,直到整个肩膀都被包得动不了才满意。张起灵试着动了动肩膀也没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吴邪的后背,吴邪立马懂了他的意思。

    “我这点伤不用上药的……”

    但最后还是拗不过张起灵,脱了衣服让他上药,其实只是一些擦伤而已。

    这时正好响起了敲门声,张起灵去开门,是云彩。

   “爹说你们受伤了,让我送鸡汤来。”云彩见他上身只绑着绷带,脸上又飘起了红云,说明了缘由,张起灵却还是单手撑着门框,把她堵在门口。

张起灵回头看了看吴邪,让云彩等了一下,进去给吴邪裸露的后背披了件自己的衬衫,才让她进来。

END


评论(1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