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番外

番外一   柴米油盐

  自从龙纹盒子关闭,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年,回炉重造的吴邪总算又从小狼崽子长成了高大帅气的白狼。

  好在张起灵并不是长久的失忆,只是当时冲击太大,让他暂时陷入了空白,后来他便想起了一切,不过那七天发生了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张家最后一个起灵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张家老宅早就废了,张起灵自然也只能跟着张海客兄妹回到城市生活。他选择了定居杭州,这个节奏相对缓慢的城市,过上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

  要问他是怎么在城市里养狼的,这还是张海客的主意。这几年,外族的张家人四散在各个地方,经营着各种事业,其中竟然还有开宠物美容院的,张家人擅长易容,所以在这行倒也经营得不错。张海客就把吴邪带到了她那儿,等再给张起灵牵回去的时候,张起灵都差点没认出来。

 吴邪的后背、耳朵、尾巴都给染了黑色,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条哈士奇,再加上吴邪给张起灵养得天真无邪,不知世间险恶,眼睛还没有狼的凶狠,越发的像狗。张起灵不喜欢这样,但是为了和吴邪一起在这里生活,还是默认了这种做法,后来他们还给吴邪办了宠物证,定期去做美容。

  张起灵住在一个僻静的小区,为了吴邪,张起灵还和小区里好几个退休老爷子成了“狗友”。吴邪喜欢和它们玩儿,张起灵也就随它去了,不过和狗在一起久了,它也就自认为是狗了。它坚持要有自己的狗盆和玩具,别问张起灵是怎么知道它的要求的,它甚至还想要自己的狗窝,不过这点被张起灵驳回了,它还是和张起灵一起睡在床上。

  吴邪习惯了用狗盆,不喜欢张起灵用筷子喂它,但张起灵还是不舍得给它吃狗粮,张起灵每天都会煮了牛肉和羊肉剁碎了给吴邪吃。

  为了负担每天的这笔花销,张起灵还是接受了海外张家给他发放的“退休金”,他用这笔钱开了家古董店,因为他擅长鉴定古董,渐渐古董店也声名远扬,负担一人一狼的生活绰绰有余。也还有人想求哑巴张出山,但是张起灵却再也没下过斗,因为家里还有一只嗷嗷待哺的狼在等他喂食,他怎么走得开?

  张起灵的工作很辛苦,以前他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他是一家之主,必须养家糊口。两人都脱离了宿命的桎梏,他想尽量积累财富,给吴邪最好的补偿,像个老神仙似的张起灵每天也开始关注起了房地产,他想换个大点的房子,最好有个院子,吴邪就能在里面奔跑。

  吴邪似乎也知道他累,他一回来它就乖乖地卖个萌,甚至会跳到张起灵身上踩个背,力道正正好。

  等古董店的事渐渐稳定下来,张起灵还是给店里找了个伙计,为了匀出更多的时间陪吴邪散步、玩耍,吴邪可比以前胖多了,因为张起灵不再训练它,如今它已经不需要战斗了。经历过一切,张起灵更愿意它在自己身边当个米虫。

  吴邪与张起灵太过亲密,已经超过了宠物和主人的界限,吴邪喜欢用自己的大舌头舔张起灵的嘴唇,舔得满脸都是口水。隔壁大爷总是提醒张起灵,这畜生啊总有翻脸的时候,还给他举宠物咬主人的事件,不过张起灵说没关系。

  张起灵和吴邪的小日子过得安安稳稳,胖子偶尔也会来看他们,和张起灵喝那么几杯小酒,吴邪舔了点张起灵杯子里的酒,已经睡了。

  胖子带了点醉意,悄悄说:“小哥,吴邪现在这个样子,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张起灵抿了一口酒,淡淡地开了口:“就这么过一辈子。”

  “它要是再也不能修炼成精,真一辈子当条狗呢?”

  “无论什么形态,他都是吴邪,是要与我相伴一生的人。”

  张起灵以为胖子还要说什么劝告的话,刚想下逐客令,没想到胖子狠狠干了一杯酒,也不知道是呛着了还是什么,眼角带了点闪光。

  “小哥,我没看错你,我胖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呃,不对,天真本来就是白毛……”胖子一手大力拍着张起灵说。

  “你醉了。”

  胖子是真醉还是假醉张起灵无从得知,他唯一知道的是胖子这个兄弟,他也没看错。

  张起灵把胖子送上了去宾馆的计程车,回到家里收拾好东西上床的时候,吴邪正趴在床上,吐着舌头等他,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睡着。

  张起灵就把吴邪当成了个大婴儿,寸步不敢离开它,生怕离开一步,它又耍些小手段跑掉。所以当张海客邀请张起灵去香港赴宴时,他是想拒绝的,但是海外的张家已经脱离本家太久,他们需要族长来分配接下来的事务,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张起灵来宣布——一切都结束了。这不仅是一个形式,也是张家人解开百年枷锁的一个标志,其意义非凡,张起灵必须到场。

  张起灵本想把吴邪带去,又舍不得它上飞机要托运,一路奔波,只好听张海客的话,把吴邪寄放在了常去的那家宠物美容店。

  张家的家宴也是好笑,一堆老头子绷着张脸围坐着,等着朝南坐的年轻人说话,。年轻人也不慌不忙,就看他们干着急,这里很多人他都并不熟悉,他一个一个看过来,因为也许是最后一次相见。

  “爷爷,那个哥哥是谁?”

  “嘘!”在海外出生的几个孩子还不认识张起灵,思想较为开放的外族并没有教导他们族长的概念。

  张起灵愣了愣,伸出手,有些僵硬地摸了摸那个孩子的头,说:“我们是远亲。”

  小姑娘红了红脸,跑到了妈妈身边。桌上几个老头子有的吓得呛了水,有的咳嗽了几声,似乎有些惊讶张起灵的态度。

  张起灵瞥了他们几眼,说出了他们最想听的话:“一切都结束了,张家的百年桎梏止于吴邪,自此张家再无起灵。”

  在场的除了张海客兄妹没人明白“吴邪”的意思,他们还以为是族长的什么暗号,虽然不明白但还是都鼓起掌来。透过人群,张海客意味深长地看着张起灵,似乎能看见这个小少年身后跟着一匹小狼的样子,穿过千山万水,回归原点。

  在当天晚上,张起灵本来是要住一晚再回去的,没想到却接到了宠物店的电话——吴邪不见了。

  张起灵急得失了分寸,连忙改签到晚上最早的飞机。他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吴邪,怎么又把吴邪抛下了,面对安抚他的张海客,一向冷静的张起灵甚至迁怒于他,和海外张家约法三章,以后再也不能打扰他和吴邪的生活。

  张起灵什么行李都没有带,一下飞机直接打车到了店里,老板娘说晚上喂食的时候就发现笼子是开的,吴邪已经不见了。

  张起灵没有逗留,又连续跑了几个地方,吴邪最爱散步的公园、吴邪总是在橱窗前徘徊的宠物用品店、超市的狗粮货架,甚至是狗友邻居家中,但都没有那个白色的身影。

  张起灵一个人在公园的秋千上坐了许久,把手盖在自己的脸上。他太高估自己了,以前的吴邪总跟在自己身后,无论自己跑多远他都会来追自己,自己只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他。

  但是他忘了,现在的吴邪不是以前的吴邪,说到底他这个张族长在吴邪心里可能连袋狗粮都比不上,它不会一心一意地跟在自己身后,它会被一路的风景吸引,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自己也没有资格去让它回来。

  失落的张起灵半夜才回到家中,刚打算开门就发现门锁被翘了,一阵怒意涌上心头,吴邪刚离开,家里又进了贼?

  张起灵捏了捏拳头,打算把这个不知好歹的贼狠狠揍一顿,没想到进屋一开灯便吃惊地停住了脚步。

  浑身光裸的人形吴邪正从冰箱里叼出牛排,他听见动静便转了转白色耳朵回头,见是张起灵回来了,便放下牛排甩了甩毛茸茸的大尾巴。

   他说。

  “小哥,饿。”


                                END



作者有话:有三篇番外,清水者到这里就可以了,接下来两篇是肉番


番外二上

番外二下


番外三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