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宿命

“妈的,老子汗毛都竖起来了!”胖子气喘着说。

“没想到这么诡异。”

“我就是在这种鬼地方这么多天,还天天被一群小哥盯着,都快疯了!”

 “一群小哥?”

 “你看。”胖子指着墙上的一圈画像给吴邪看。

  之前太黑吴邪没注意,这一圈画上人有各个朝代的,穿着不同的服装,但共同点是他们的眉眼都极像张起灵。尤其是中间那个穿着清朝官服的人,清朝官服中间那片方块布料叫补服,这个人的补服是麒麟图案,代表着一品武官。

  “估计这些都是小哥的祖宗,没想到还当过官儿。”胖子插腰看着这些画像。

  吴邪才恍然大悟,一走进来就闻到的那种熟悉的味道,是张家人血液里带着的味道,是吴邪从小就身处其中的味道。并不是每一个张家人都对吴邪好,但可能是因为对张起灵的感情让他爱屋及乌,对整个张家都怀着特殊的情感。闻着这种味道,即使身处如此险境,竟然觉得有些安心。

  “这丑媳妇儿见公婆还不快去拜拜。”胖子就是胖子,这种时候还不忘调笑吴邪,即使吴邪对那晚的事解释了无数次,胖子还是觉得他们有奸情。

  “谁是媳妇儿?谁丑?”

  “这武侠小说里都那么写,想着自己的仇人肯定不会在自己死后跪拜自己,所以就在自己的祭台前面做手脚,让跪拜的自家人拿到武林秘籍。张家祖宗可精着呢,他们肯定也觉得盗墓贼不会拜自己。”胖子突然灵机一闪,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看的那些小说,“你试试,指不定你夫家老祖宗能给我们指条出路。”

  “行了行了,别老开死人玩笑了。”吴邪摆摆手,不想再扯什么媳妇、公婆的事,不过人倒还是往地上蒲团的方向走。一方面死马当活马医,就试试胖子的方法,另一方面张家毕竟是恩人,打扰了恩人祖宗们,也表示歉意。

  吴邪跪在蒲团上,恭恭敬敬地磕上了三个响头,每下都结结实实地磕在了地上。

  三声头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后,是“咔”的一声,一本花名册从地面的暗格中缓缓升起。

  吴邪呆愣着回头看看胖子,胖子朝他比了个大拇指,一脸“我说对了吧。”的样子。

  顾不得震惊,吴邪打开那本簿子,发现里面都是名字,而他们都姓张,胖子也蹲下来摸着下巴看了看。

  “天真,你有没有发现这一路都像在排除所有非张家人?”胖子看着吴邪的眼睛,难得正经一回,“这一路我们遇到了很多机关需要小哥放血或者用发丘指,如果没有个张家人,我们根本走不到这里。说明这些老头子也不希望自己的后代死在这里,我猜想在这本花名册上写过名字的张家人才能顺利通过。”

  胖子看似大大咧咧实则胆大心细,他的观点吴邪还是觉得极有可能的。

  “那咱们别想过了,是张胖子还是张无邪啊?”吴邪双手枕到脑后,把脚一伸倒在蒲团上,真觉得这关过不去了。

  “当然是张无邪了,好歹你也算是半个张家人啊,老祖宗也不能吃了你啊。”胖子踢踢吴邪,想让这小年轻振作点。

  吴邪被胖子这么一说,突然诈尸似的挺了起来,把胖子吓了一跳。胖子见他目光呆滞又突然转头冲自己傻笑,以为他中邪了。

  “胖子,指不定咱们真能试试。”

  吴邪一个翻身拿过旁边笔架上的毛笔,重新打开那本本子。“吴邪”这个名字本就是张起灵为他取的,这么一说,他还真算得上半个张家人,不过这实在太冒险,毛笔垂在纸上方,吴邪久久不能落笔。

  “胖子,我不知道我这一写下去会发生什么。”

  “还能比现在更糟吗?不管发生什么咱兄弟俩一起抗!”

  胖子这么一说,吴邪终于坚定了眼神缓缓下了笔,在花名册上写下了“吴邪”两个字,字有些歪,但对于一个刚学写自己的名字没多久的人来说,已经写得很好了。

  “这一排姓张的,突然来个‘吴’,你这是要小哥入赘吗?”名字一落什么都没发生,一片寂静,胖子心里紧张,嘴上却还说着俏皮话。

  不过他话刚说完,整个楼层突然颤动了起来,四周的环境和吴邪手里的册子都像散沙一样渐渐消逝、随风而去,一栋巨大的古楼耸立在两人眼前,黑暗中古楼显得无比陈旧,毫无色泽的灰色外表如同化石一般,诉说着无数秘密。

  “这才是真正的,张家古楼。”吴邪几乎从喉咙深处吐出了这几个字。

  吴邪看着这栋楼,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他并不认为他这个试验能够成功,但是它的确成功了。他不觉得张家祖宗会这么笨,辨别不出是不是自己的后代,那么所剩下的解释就是他们在多年以前就预言了“吴邪”的存在。

   除了恐惧,吴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张起灵所说的“宿命”,不得不由某一个人去完成的事,他站起来大喊着:“张起灵!”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回声,最后回归寂静。

  吴邪沉不住气,直接推开了那扇破门。这里有道小机关,一推门就射出了不少箭,不过吴邪觉得这只是个拖延时间的道具罢了,因为这种速度正常人都能躲开。

  但他没想到胖子竟然一个踉跄,差点被射中了肩膀。吴邪去检查他的情况,发现他的脚腕肿得像馒头一样,而且背上却是伤口,刚才太昏暗,吴邪竟然没发现胖子伤得这么重。

  胖子拍拍吴邪的肩,走过了吴邪打算往里走,意思是自己没事。但吴邪却站定了脚,没有走,刚才那种程度的机关胖子的身体都已经无法躲开了,再走下去恐怕枉送性命。

  吴邪很担心张起灵,因为这份担心,让他变得焦急、莽撞、无法思考,他想救张起灵,但这不代表他能为此害死胖子。连张起灵在裘德考大寿那一架上都选择了放弃,他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生活的苦难从来没有磨灭过他的本性,而吴邪也不想失去这种东西,因为这是他的“师傅”给他最宝贵的礼物。

  吴邪最终在胖子身后打昏了他,用尽吃奶的劲把他背到外面的水池边扔了下去,胖子很快就从楼梯底的巨大镜面里浮了出去,迟迟没有离开的解雨臣发现了他。

  安顿完胖子,吴邪毅然一人踏入了张家古楼,好在除了门口的机关外里面还算安全,基本没有机关,但却有一些白色粉末。让吴邪觉得很不舒服,整个肺部都非常痛,他知道这肯定是碱性粉末,在这里多待连内脏都会烂掉。

  怕是张起灵他们也遇上了这个麻烦,吴邪心里着急,却不能跑起来,奔跑产生的气流会卷起地上更多的碱粉,伤害更大。后来吴邪干脆变回了狼形,用柔软弹性的脚垫踏在地板上,灵活地移动起来,外层的毛皮也起了保护作用,犬类湿冷的鼻子也能粘附一部分粉尘不被吸入。

  三楼的天花板上挂了很多手指,当然已经变成白骨了,但还是能认出那个长度绝对是张家人的手指。吴邪估计这些人是尸体没有办法带进来,所以只能带进来一个部分,不过这么多密密麻麻的骨头还是颇为渗人。

  “老祖宗们,我是张起灵的朋友,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你们要是这次放我们出去,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唯一的族长。”吴邪即使是狼身,还是用后腿站立,前腿靠在一起做了个“拜佛”的动作,之后才安然走进了这些手指间。

  他往上看,在手指间看到了上面有一道裂缝,吴邪嗅了嗅,隐约能辨别张起灵的味道。但是这里完全没有楼梯通往上面,直接跳跃怕是有些不够,吴邪咬了咬牙,倒退了几步缓冲,然后一鼓作气助跑了几步飞跃起来,一口咬住了其中一根手指,再利用悬挂的绳子把自己甩了上去。

  刚从缝里钻上去,它便变回了人形瘫坐在缝隙边,“呸呸呸!”地吐着唾沫。

  好不容易把嘴里那个触感忘记,吴邪才站起来察看这里,这里看上去像个阁楼,但是一扇石门却显得格格不入。吴邪旋动外面的把手,那扇门缓缓地打开,这扇门是从外面开的。门掀起了一阵粉尘,吴邪捂着口鼻还是忍不住咳嗽,看来里面的碱粉更多。

  门一打开便飘出来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吴邪不能分清到底是腐烂味还是屎尿味,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想和张起灵联系在一起。

  吴邪往里走了几步,脚底有些粘腻的血迹,放光的瞳孔让他能在这种黑暗之下看清事物,他第一个认出来的是霍老太太。

  她已经死了很久了,眼珠都浑浊了,嘴巴大张着很不甘心的样子。最终不仅没能查明女儿的去向还把命赔在了这儿,吴邪同情地合上了她的眼睛。

  继续往里走,倒着的都是霍老太太带去的人,吴邪既急于找到张起灵,又不想看见倒着的他。这种复杂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他看见一个趴着倒在地上的男人,穿着蓝色的帽衫。

  吴邪有些颤抖地蹲下去,把他翻过来,一张平淡无奇的脸。

  还好不是,吴邪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没有死,他咳出了几口血,嘴巴张张合合开始说些什么,吴邪俯下身去听。

  “有人…背叛…碱粉一下子洒下来…他们从外面关上了门。”说完这个人便咽了气,吴邪依稀能听出是碱粉突然洒下来,一些贪生怕死的人从外面关上门把碱粉阻隔住,自己跑了。一条生命在自己手中流走的感觉很差,但吴邪没时间再同情他,张起灵还没有找到。

  不顾空气中的碱粉,吴邪耸动着鼻翼寻找张起灵的气味,因为刺激从鼻腔中淌下一道血痕他也不在意,手一抹直接擦了继续找。

  终于所有的气味都集中在一堆墙角的破衣服里,吴邪拉开衣服,一下就看到了张起灵缩在里面的脸。

  吴邪一下僵住了,大脑中一片空白。

  张起灵的脸呈现一种青色,吴邪把双手碰上去,发现已经冰冷了,他把脸靠上去,鼻尖接触这张起灵的脸颊,完全没有一丝气息。

  “小哥,醒醒,回家了。”吴邪捧着他的脸像以前那样轻轻地舔他的嘴角,张起灵的脸上还有一些残留的碱粉,沾到唾液让吴邪的舌尖又痛又麻,但他并不在意。

  一路艰险他想过张起灵可能会受重伤,断手断腿他都想过,但他从没想过张起灵会死。开什么玩笑,张起灵居然会死?他心中比谁都强大的男人也会死,像普通人一样,在腐蚀性的粉末面前也不堪一击。

  “小哥…我是吴邪,我回来了。”吴邪抱着他的头情绪复杂,他的内心还不相信张起灵的死,但他的身体已经做出了绝望的反应。

  “我带你走,带你离开这里。”吴邪本来眼泪就要下来,眨了好几下眼睛强迫自己重新振作起来,把张起灵背在自己背上,藏在张起灵怀里的东西便掉了出来。

  是鬼玺,和画上一模一样,张起灵本来可能是有机会从门缝里逃出去的,但他却执着于这个东西,吴邪对它深恶痛绝,但知道它的重要性,还是揣进了兜里。

  吴邪一路背着张起灵急奔出去,他发誓他在人形状态下从没跑得这么快过,背上的张起灵被裹得严严实实,扬起的粉末全都洒在吴邪的腿上。

  很快他就从张家楼里跑进了山缝中,直到一个圆周形的洞穴,前面有一个洞口,里面密布了丝线状的东西。吴邪认出了那是六角铜铃,简直和族长交替的那栋楼的构造一模一样,只要牵动一根线所有的铃铛都会响起来。

  “救、救命……”突然从石头后传来微弱的呼叫,爬出来三个人,身上还穿着霍老太伙计同款的衣服。

  吴邪一见他们就来了火,一手托着张起灵,一手掐住最前面人的脖子,狠狠按在石头上,单手把人举了起来。

  吴邪的眼睛已经转成了琥珀色,眼睛周围添上了一圈兽类的眼线,大大地咧开嘴巴露出尖锐的牙齿,整张脸几乎和原型重叠在了一起。

  那人几乎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吓得屁滚尿流,正在这时洞穴里的两个小孔慢慢开始释放碱粉。

  “我不会让你死在我的手上。”吴邪放开那个男人,让他重重地摔在地方。

  为了保证不会伤到张起灵,吴邪小心翼翼地把人从背后绕到了前面,穿过腿弯抱了起来,稍微做了个助跑就直接冲进了重重六角铜铃里。虽然带着一个人,但还是极其灵活地穿梭在千缠百绕的丝线间,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

  知道快穿出去的一瞬间,扬起的气流碰到了一个铃铛,金属铃铛才发出清脆的一小声就被吴邪一口咬了个粉碎。听着身后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吴邪头也没回。

  

  解雨臣早就料到他们就算出来也不可能从原路出来,所以早派了人把手各个山缝。而吴邪最后走出去的正好是胖子所守的山洞,胖子见黑暗处有两点反光,以为是墓里什么护墓兽跑了出来,等人靠进才发现反光的是吴邪的眼睛。

  吴邪面无表情,横抱着张起灵像行尸走肉一样一步一步僵硬地走出来,胖子见他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就知道事情不好,连忙迎上去想接过张起灵。

  吴邪一看到胖子便脚一软跪了下来,明显是脱力的样子却怎么也不肯放开张起灵,见胖子来夺甚至朝他呲牙咧嘴,一副拼命的样子。

  “我的祖宗呦,你把我打昏做什么?小哥这是怎么了?”

  “胖子。”吴邪喊了声胖子,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小哥,小哥他…死了。”

  胖子皱起满脸横肉,蹲下来试了试张起灵的呼吸,的确是停了,又不死心地摸了摸他的脉搏。只见他眉头越皱越紧,突然就松了。

  “吴邪,小哥没死!你摸。”

  吴邪听了他的话还没反应过来,一直到胖子把张起灵的手腕放到吴邪手中,吴邪摸了好久总算感受到一点微弱却平稳的脉搏。

  “看来小哥为了不吸入太多碱粉进入了假死状态。”

   吴邪总算反应了过来,耳边只回响了“没死”两个字,没死,他的天没塌。

   失而复得的吴邪狠狠抱住张起灵,拼命往自己怀里塞,把张起灵的脸憋得微微有些泛红才肯松手。

  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胖子眼疾手快撕了一条绷带裹在吴邪的眼睛上。

  “胖子?”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的吴邪问。

  “闭嘴!你的牙露出来了。”

  来人是解雨臣,胖子说吴邪从黑暗里出来一时不能见光,便让解雨臣背着张起灵,自己扶着暂时失明的吴邪。

  解雨臣走得快,等他走得有些距离了,吴邪才犹犹豫豫地又叫了声:“胖子……”

  “新月饭店出来后我就去查过你了,吴家根本没有孙子。”

  吴邪沉默了会儿,不知如何是好,他是真心把胖子当兄弟,如果可以,并不想骗他。

  好在很快胖子便一手重重搭在了吴邪肩上,消除了他的所有顾虑。

  “不管你到底什么身份,都是我胖子的兄弟。”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