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五章 虫洞

  “谢谢三爷。”

  结果后来那几个盘口上各出了几个人才,跟吴邪去广西,临行前吴邪还是想谢谢这个假三叔。

  吴三省听了吴邪的话,从鼻子里发出“嗯?”的一声,吴邪马上反应过来乖乖喊了声:“三叔。”

  吴三省这才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说:“小子,要不是我家老爷子答应过张启山,后人必须竭力帮助持翡翠狼牌之人,我才不会认你个假侄子。”

  吴邪挠挠脖子,有些不好意思,以为他在责怪自己冒名顶替,又占了张家的便宜。

  没想到吴三省却接着说了下去:“不过既然出门在外你就代表了我吴家,别丢了我吴家的脸面。”

  吴三省虽然回过了身,看不到表情,不过吴邪知道他没有真的生气,惊喜地又喊了声:“三叔!”

  吴三省不耐烦地摆摆手,说:“快滚!快滚!看见你就闹心。”

  吴邪高兴地退到门口,刚想出去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着吴三省的背影深深鞠了个躬。

  吴邪带着那批人,拿上装备,马不停蹄地赶往广西。

  这帮人是精心挑选的,三天不合眼都没事,二十多双眼睛都在时刻盯着吴邪,一旦露出破绽不仅救不了人,连吴邪自己都要赔上。

  吴邪不敢放松,怕别人看出自己的焦虑,每天把脸绷得面无表情,为了不说漏嘴,尽量减少和人攀谈,活脱脱的第二个哑巴张。吴邪靠在火车窗边,脑海里浮现的是年少的张起灵,战战兢兢地走出长白山,行走在人心叵测的世间,是否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而变得面若冰霜、沉默不语。

  吴邪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某些东西,这让他很沮丧。但是离他们出事已经过去好几天了,越晚到他们生还的几率越小,吴邪握紧了拳头,没有时间去沮丧。

  当吴邪带人到达巴乃的时候,解雨臣已经在那儿了,正如他所言,不想让闲人知道霍家落难,他只带了十个不到的人,已经在山里搭了帐篷。

  他一看吴邪身后的人,就知道长沙安排的一切都顺利进行。他本来正在研究地上的一副地图,见吴邪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山,他马上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西装,喊了声:“小三爷。”

  吴邪和他一起进帐篷商量了一下,才知道本来峭壁下面的那个入口在他们进去后,就像山体愈合一样合为一体。解雨臣找了一圈,终于在山体另一侧找到了一条裂缝,他走进裂缝,找到了掉落的装备,所以他推测那条裂缝连通内部。

  解雨臣和吴邪带了几个机灵的帮手便打算进去探探,虽然解雨臣再三说吴邪可以不用进去,但吴邪还是毅然跟着。这个人毕竟与霍家交好,倘若找到他们时,霍老太太和张起灵已两败俱伤,吴邪不敢保证他还会不会救张起灵。

  山体内部都是石块,既黑暗又压抑,石块的棱角上还有陈旧的血迹,这种陈旧的血比新鲜血给人的震撼更大,几个人一路前行都没有说话。

  一路的景色除了石头还是石头,不停地重复,普通人难免被蒙蔽了视线。而吴邪一路都在想一件事,他觉得这里的味道非常熟悉,他确信这种味道他曾经长时间闻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纠结于这件事导致吴邪完全没注意到他们在走重复的路,直到解雨臣下令停下才发现中了障眼法。

  来回又试了几次还是一样的结果,队伍中有个小个子叫皮包,擅长爆破,他放了几次炸药,但炸出的口子里面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吴邪蹲在地上看了看角落那几滴已经干了的血迹,突然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划开手掌,一路洒了点血,一行人总算走出了刚才的通道。

  通道尽头总算有个出口,看上去那边的光线比这边好一点,一行人陆续从出口猫腰走出去,都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这里是一个非常大、非常空旷的空间,长长的螺旋状的红木楼梯绕着山体一路往下,吴邪往下看了看,下面深不见底。不过更令人奇怪的是,他们明明身在山体里面,却不是往上而是往下,难道这张家楼建在地府里?

  “下去吗?”几人有点拿不定主意,解雨臣碍于现在吴邪的身份还是询问了他的意见。

  “下。”

  吴邪第一个领头开始顺着楼梯往下走,每一步他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气味越来越靠近,所以他坚信走到最底下一定能有所发现。

  下楼的动作比上楼轻松很多,但几人还是明显感受到走了很久,而且每次往下张望都没有到底的感觉。

  吴邪终于第三次不耐烦探出头往下望,下面还是层层叠叠数不尽的楼梯,但是嗅觉是不会骗人的,那股味道越来越浓。正当吴邪坚定决心想继续走下去的时候,他突然在下面十多层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人影,在那里晃动,吴邪眯起眼睛聚焦到那个人身上。

  是胖子!

  一晃而过的是胖子,胖子马上便掩进了被上层楼梯遮挡的部分,或者说有点像被什么东西拖进去的。

  吴邪搭在栏杆的手顿时握紧了,他一分钟都等不下去了,他想知道胖子怎么样了?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张起灵受伤了没?好几天的焦虑一下子爆发出来,他的手在栏杆上借了把力,一下子翻了下去。

  下面是不知还有多少层的楼梯,其余人惊呼着往下张望,还好吴邪并不是一路摔下去,他轻巧地攀住了下一层的栏杆,然后一层一层地继续往下翻。

  刚才目测胖子和自己相距20层楼左右,吴邪做好了准备要翻很久,没想到只一会儿他就到了底。

  底面有一些积水,大概没过吴邪的脚踝,他蹲下身子,把手伸进水里抚摸地面。是一个平整冰冷的触感,这是一面镜子,一面有整个地面那么大的镜子!

  所以每次往下看都觉得深不见底,因为镜子里倒映的全是上面的楼梯,用这面镜子把空间拉成了两倍。吴邪在镜前挥了挥手,又回头看了看还在台阶上的解雨臣他们,说也奇怪,这面镜子只能映出楼梯,却映不出人影。

  吴邪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向镜子里的自己位置,那里是一片虚无,似乎有层雾,吴邪用手在镜子上擦了擦,希望能看清楚点,终于一张人脸浮现了出来。

  但却不是吴邪自己的脸!

  吴邪瞪大了眼睛,镜子里出现的不是自己,而是胖子。他正在奋力敲打着这面镜子,似乎看不见镜子对面的情况。这不是一块玻璃,这是一面镜子,只有一侧能看到对面,而胖子就像被困在了镜子世界。

  吴邪再次用手摸了摸镜面,平整而没有一点裂缝,吴邪抡起拳头,用尽了全力,和对面的胖子同时从两侧砸在了镜子上。

  镜子并没有破,而吴邪掌心的伤口却因为用力而裂开了,鲜红的血液顺着手留到了镜子上。那些血似乎变成了岩浆,它的热度竟然把镜子都融化了,镜面变成了类似水银的液体,黏糊糊地困住了吴邪的手。

  “轰”的一股热量从背后袭来,吴邪挣扎着站起身体往上望,从底面的楼梯开始着火,一路烧上去,犹如一条火龙,顿时把这个黑暗的空间照得灯火通明,陈旧的红木楼梯在火焰里显得更加鲜艳。

  “快跑!”吴邪朝楼梯上的人大吼着,而液体的镜子已经像流沙一样吞噬到了他的腰间。

  很快他的头也沉了下去,吴邪顿觉一阵窒息,几乎以为自己要死在张家古楼里。没想到窒息大约只维持了半分钟,当他跳起来大口呼吸的时候,狠狠撞上了一个硬物。

 “哎哟!我的头!”对方捂着额头嚎叫着。

  吴邪缓过神来连忙拨开那个人的手,这不是胖子吗?

  “胖子!你怎么在这里?”

  “该我问你才对,我被困在这里好几天了,你怎么说来就来。”

   吴邪听了胖子的话,朝四周看了一圈,这儿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地方了,镜子、楼梯都已经不见了,现在这个房间前面摆放了几幅画像,画像前摆放着三支香。一侧是楼梯,既有通往楼上的,也有通往楼下的,这个楼梯是黑色的,和之前的楼梯完全不同。

  “我一直都出不去,刚还在那里砸门,一转身你就躺地上了,你是从哪儿进来的啊?”胖子见他一脸疑惑,指了指一侧的雕花木门。吴邪立马想起了之前看到胖子在砸镜子,难道那个镜子就是这里的入口?

  吴邪爬起来推了推门,果然推不开,估计胖子已经试过各种方法了,他那吨位都撞不开,吴邪也不打算再尝试。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的,胖子,这是哪里啊?小哥呢?”吴邪只见胖子没见张起灵难免有些担忧。

  胖子席地坐在地上解释:“这里大概就是张家楼,我们遇到了鬼打墙,怎么走都在同一个楼层,所以小哥就让我留在这一层,他们上去看看是不是又能遇见我。没想到他们这一走就再没回来,而我还被困在这里。”

  “张家楼?这既不是一楼也不是顶楼,我怎么偏偏来了中间?”

  “我们和你一样,突然就来了这儿,一来就是中间了,这些窗户都是封死的,根本看不出自己身处几楼。”胖子拍了拍大腿也觉得这件事非常蹊跷。

  吴邪楼梯口向上、向下都望了望,黑漆漆的楼梯口就像吃人的大嘴,不禁有些瘆人。

  “我有一个想法。”

  吴邪考虑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说:“这会不会只是个障眼法,其实这里每个楼层都布置的一样,你们以为一直在同一层其实已经往上走了。而小哥上楼看不到你可能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因为某种原因没能回来找你。”

  “天真啊天真,你真当我是傻子?虽然只有我一个人,不过我可以放个东西测试嘛,我已经用背包测试过了,你猜怎么着?”胖子抛了个问题给吴邪,一脸戏谑地看着他。

  吴邪沉默了会儿,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胖子朝楼梯努了努,示意吴邪上楼,吴邪虽然有些迟疑,但是相信胖子不会害自己,还是往上爬了一层。

  吴邪的手是抓着扶手的,掌心都微微出汗,走出楼层的时候尤为紧张,但所见到的情景似乎是他不愿意看见的——胖子坐在原地。

  “就是这样,的确不停地在一个楼层打转,我刚意识到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胖子摊了摊手,现在他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怪事了。

  “循环往复的台阶……”吴邪嘴里默念着,突然想到他曾经在吉拉庙里读过的书。

  “胖子,你知道虫洞吗?”

  “虫洞?你蛀牙啊?”

  “就是能把空间中的两点‘嘭’一下重合在一起。”吴邪分别伸出两根手指又把它们碰到了一块儿,“这两个楼梯间仿佛用类似虫洞的东西连接了。”

  想清楚了这一点,吴邪的思路清晰多了,恢复了一副自信的表情,说:“我想做个实验,胖子你朝上看,我朝下看。”

  胖子照着吴邪的说法从楼梯缝往上看,吴邪往下看,两人维持着这个动作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吴邪有些发颤的声音响起:“胖子,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你。”

  没错,胖子看到的是吴邪从上往下看他,而吴邪看到的是下面有个胖子在抬头望他。楼梯上很昏暗,所以两个人的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看上去渗人得狠,两人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你别动,我扔个东西。”吴邪看着下面胖子的脸,不敢移开视线,一边慢慢从口袋里拿出了个硬币,悬在空中,一松手,就掉了下去。

  硬币撞击木头发出一系列声音,最终落进了胖子的掌心,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往内侧跑了几步,不敢再待在楼梯边。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