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九门之约

  张起灵走后没多久,本来应该沉睡在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给自己披了件衣服,打开床头灯坐在床边,似乎在等什么人。
  果然,十分钟之后,张起灵又回到了吴邪的房间。张起灵看着坐在床沿的吴邪,皱了皱眉头,朝他展开了手中的纸。
  那是一张白纸,房间里黑无法及时确认,张起灵一直回到自己房间才发现被吴邪耍了。比起生气,他更诧异,吴邪比他想象的聪明得多。
  “真正的地图在哪儿?”
  “根本就没有地图,非要说的话,地图在我的脑子里。”吴邪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严刑逼供还是拷问随便你。”

     阿宁在吴邪耳边告诉了他张家楼的位置,但塞进他衣服里的却并不是地图。
   吴邪回忆起阿宁往他衣服里塞的东西,一开始他也以为是地图,当他取出口袋里的东西,才发现不是别的,是赛马时,阿宁绑在眼睛上的丝巾,一时百感交集,吴邪最终还是烧了那条丝巾。

   吴邪站起来拉住那张白纸,顺着它摸到张起灵手腕,一施力突然把人拽得一倾,吴邪趁机把他的手反扣到背后,“咔”的一声,手铐的一头戴在了张起灵手上,而另一头在吴邪自己手上。

  这一切发生得突然,吴邪下手极快,看上去是蓄谋已久,不过主要还是张起灵无心反抗,否则也不会这么顺利。

  “出发前,你必须和我形影不离。”

  张起灵扭头看看他,却并没有答应,吴邪一手抓着他的手,一手按着他的肩膀用力按了一下,“别装哑巴!”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似乎手被扭得很痛的样子,吴邪一下就怂得松了手,让他和自己面对面,“你是不是从来不相信我能帮你?”

  吴邪见他不说话,用力把他推到了床上,自己因为和他有手铐相连也一起顺势倒了下去,一屁股跨坐在他腰间。

  “你别忘了,这次去不去得成张家楼全在我。”吴邪骑在他身上趾高气扬地说,边说边开始扒张起灵的衣服。张起灵随意换了件T恤,他不配合不好脱,吴邪只好把下摆尽力往上推。

  “干什么?”张起灵用没被铐住的那只手按住吴邪的手。

  “你还想不想知道张家楼的位置。”吴邪拍开他的手,直接把T恤掀了起来,张起灵终于有点配合地抬了下头,但是因为两手相连T恤只能挂在手臂上,吴邪一狠心直接撕了它。

  等张起灵的上半身完全光裸的时候,吴邪才开始用没被束缚的那只手不停地摩擦他的胸部,像是冬天取暖的人,用温热的手掌不停地搓着皮肤,因为二者之间都是干燥的,蹭得张起灵的皮肤都红了起来。

  出于对吴邪基本的信任,张起灵摊着手任他在自己身上胡闹。

  因为只有一只手可以用,似乎效果并不大,吴邪直接凑上脸,对着张起灵的胸膛哈气,哈完再继续摩擦,白皙的皮肤上才出现几根墨线。

  “麒麟怎么还不出来?”吴邪哈气哈得口干舌燥,连说话都不利索。

  “还不够热。”张起灵低下头看吴邪诡异的举动,才明白他是要麒麟显现,“去拿热水来。”

  “这个样子被胖子看见怎么解释?我有办法了。”吴邪挥了挥两人被锁在一起的手,人的办法固然智慧,但有时候动物简单暴力的方法更有用。

  吴邪趴低了身体直接从张起灵的肩头开始舔了起来,湿热的舌头接触干燥皮肤的感觉对张起灵来说是陌生的,他不禁握紧了拳头、咬了咬牙才忍住没把吴邪踢开。

  因为刚才情绪激动也可能是兽类的体温更高一些,吴邪的舌头很热,舔上张起灵微凉的皮肤就像是火遇上冰。

  人形的舌头很细腻,像羽毛拂过,湿乎乎的舌头舔过留下一滩口水,又砸吧砸吧嘴把自己的口水舔干净,边舔鼻子里呼出的热气边喷在湿漉漉的皮肤上。舔过麒麟眼睛的时候,张起灵齿间漏了声轻哼,左手一把抓住吴邪的头发让他抬起脸。
  吴邪吃痛抬头,舌头的不停进出已经让他的嘴唇通红,“小哥,马上就好了。”
  “够了。”
  张起灵话音刚落下,踏火焚风的麒麟便一下在他胸膛上燃烧了起来,墨色的线条几乎烧到了脖子,颜色很深,看来热度是够了。
  吴邪用手背擦了擦嘴边残留的口水,用指尖沿着张起灵身上的线条画了起来。
  “如果说这些是巴乃的村落,那么张家楼就在这里。”吴邪的手指停留在了麒麟眼睛的地方,“地图一直就在你自己身上。”
  吴邪跨坐在张起灵身上,一手摸着他的胸膛俯视着他,张起灵也毫不掩饰地对视过去。
  “天真,你怎么这么晚还开着灯?”这里的门上面是有玻璃窗的,起夜尿尿的胖子见灯亮着,以为吴邪忘了,好心想帮他关上。
  “你们……继续……我梦游。”胖子本来睡迷糊的小眼睛在看清眼前两人的姿势后立刻瞪大了,硬梆梆地向后转身直接甩上了房门。
  “胖子!你听我说!”
  吴邪见他不知误会了什么,从床上急忙跳下去追,却忘了自己和张起灵还连在一起。像被缰绳困住的小狗一样离不开控制区域,张起灵简直就是根电线杆,撼不动分毫,吴邪连续强拉了几下,却反而被张起灵拽回了床上。
  “睡觉。”

张起灵把被子一掀,仰躺着,闭上眼睛不再搭理吴邪,吴邪愣了会儿,也只好躺下。

吴邪算是耍了点小计谋,总算是留住了张起灵,但他最后还是没能和张起灵一起行动。

这次的队伍需要分成两支,霍老太太、张起灵和胖子前往广西,而解雨臣和吴邪晚几天出发去四川,为何是吴邪跟着解雨臣而不是胖子,据说是张起灵的决定,因为前夜的不愉快,吴邪硬是没有异议,直到他们走都没去送行。

吴邪的路线明显要安全得多,和解雨臣也还算相见恨晚、合作愉快,自从知道了他有个艺名叫解语花,就直接喊上了小花。两人顺利地在四姑娘山得到了一组密码,通过网络发送给了霍老太太,他们按照照片填上了那边的浮雕,顺利打开了石壁。

  “那个叫张起灵的小子,老是看不起我,这回他该知道我的厉害了。”吴邪和解雨臣脱力地坐在那块密码石壁前,相视一笑。

  “不是看不起你,我看他是担心你,巴乃之行恐怕比我们这里凶险得多。”解雨臣站起来拍拍屁股,走到好不容易解开的密码前,看看自己的杰作,突然发出“咦?”的一声,吴邪走到他身边问他怎么了。

  只见解雨臣把手伸进其中一个洞里掏出了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卡住了。”

  吴邪的冷汗顿时发散全身,那种恐惧难以言语,本来要五个按钮的密码,他们只按了四个,却同样打开了门,恐怕一念之差,是生门和死门的区别。

  解雨臣连忙出洞大喊,喊人把消息传递出去。吴邪知道已经来不及了,他们肯定已经进去了,吴邪晃了会儿神,立马冲出洞口,连安全绳都没系,直接用滑轮滑了下去,两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巴乃。

  而在这段时间,霍老太太那边的人传来消息,已经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连进去察看的人都没能出来。在车上解雨臣和吴邪都沉默不语,解雨臣的打算是以大局为重,这件事必须压着,不能让闲杂人知道,否则不仅不会有人真心救援,说不定还会有人趁机对霍家落井下石。

  但吴邪并不知道什么是大局,他只知道胖子和张起灵危在旦夕,就算单枪匹马,是地狱他也得闯一闯。

  “那家伙的身手你应该比我清楚,霍老太太身边也是高手云集,如果连他们都被困住了,凭你一人也是无力回天。”

  解雨臣指的是张起灵,吴邪也明白他从未超越过张起灵,他都做不到的事,自己一个人怕是连装备都抗不进去。但他在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张起灵和胖子无亲无故,他就是想找人帮忙也无人可寻。

  “吴邪,如果你不惜一切要去救他们,我倒可以帮一帮你,不过我只能做到这一步。”

   解雨臣突然靠近吴邪,把吴邪吓了一跳,但他的目标却是吴邪胸前的翡翠狼牌,他用拇指轻轻抚摸着那块玉,“戏子无情,我不能像你一样感情用事。”

  解雨臣的方法是把吴邪送到了长沙,直接一脚踢下了车,马上就有一帮人直接架着吴邪就从一个茶馆后门把吴邪送上了二楼,这个茶馆的走廊和新月饭店的差不多,两边都是包间,他们直接把吴邪扔进了一个包间。

  吴邪摸了摸自己摔痛的屁股,掀开帘子不客气地走了进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唐装的男人背对他站着,只能从他头发间的几根银丝看出这个人年纪不小了。

  吴邪吞了口口水,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几步,也没出什么声音。没想到这男人脾气也是暴躁,一个转身抡起左拳就朝吴邪的鼻梁打了上去。

  吴邪猝不及防,生生踉跄着挨了一拳,鼻血哗一下下来了,吴邪捂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他妈谁啊!”

  中年男人一把捏住吴邪的下巴,直接把他拉到了自己面前,吴邪简直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被拽下来了,“敢冒充我还不敢承认?这张脸还真他妈有几分像大哥。”

  一听这话吴邪就知道他是谁了,张海客害死他!

  “吴三省...”吴邪鼻血纵横着从嘴里憋出三个字。

  “呸!”男人一口唾沫直接喷吴邪脸上,“吴三省是你叫的?你他妈和我一个辈分?!”

  “虽然你脸老了点儿,但咱的确差不多大。”

   吴邪被揍得很惨,可嘴上还是不饶人,果然吴三省又揍了一拳,不过这一拳被吴邪接住了,只是一时没站稳,腰狠狠撞到了后面的桌角上。吴邪痛苦地捂腰蹲坐到地上,翡翠狼牌也撞得掉出了衣领。

  吴三省一看就变了脸色,眼里少了点轻蔑开始从头到脚重新打量吴邪,扶了扶额,“该死的张家,张启山以为老爷子答应他见牌如见人,整个九门后人就要受他摆布吗?”

  吴三省焦躁地来回走了几圈,吴邪看着他一时摸不着头脑,“我就说解家那小子怎么那么好心,把你送过来给我收拾。”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他总算停下了脚步,走到吴邪跟前踢了踢。

  “吴邪。”

  “姓吴不姓张?”

  “谁他妈姓张啊。”

   吴邪摸着自己的腰打算爬起来,就被吴三省拎着领子拎了起来,吴三省用手肘狠狠捅了一把吴邪的腰,“想做我老吴家的子孙就给我挺直了腰板。”

  吴邪痛得嗷嗷直叫,一直被他拽到了屏风前面,吴三省一改拎小鸡的姿势,一手勾上吴邪的脖子,似乎很是亲昵。

  吴邪才发现屏风后,是一个台子,正中放着一张红木桌子,两边摆着六张嵌着盘龙丝绸靠垫的椅子,台下熙熙攘攘的全是人。

  “今天不急着查账,我想让各位关照关照我的大侄子。”吴三省对下面喊了一声,把吴邪一把带到了身前让所有人都看见他的脸。

  吴邪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颤颤悠悠地喊了声“三叔。”

  吴三省扔了他个眼色,似乎在说“算你聪明。

  “我家大侄子聪明伶俐,可惜就是缺少经验,今天我就请各位帮帮忙,陪我侄子走趟广西下个肥斗。”

  台下那帮伙计开始窃窃私语,喇嘛盘的王八邱直接怀疑道:“三爷,我之前可没听说过你有什么侄子啊。”

  吴三省也不恼怒,拍了拍吴邪的后背,转身拿起了红木桌子上的一本账,直接甩了下去,正正好好就摔在了王八邱的桌子上。

  “吞了那么多钱,就当我给大侄子交的学费,我吴家爱生几个生几个,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除了王八邱,其实另外三个喇嘛盘也在暗地里接生意,他们还以为能够跳过吴三省直接拿钱,哪知吴三省一切都看在眼里,王八邱只是正好撞在枪口上。

  其他三人自然想这个话题赶快过去,纷纷作揖,恭敬地喊“小三爷。”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