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再闹新月饭店
  霍老太太听了张起灵的话似乎确认了什么,手一挥就有老伙计出来把张起灵请进了里屋,吴邪和胖子则是被押进去的。
  到了里面才给吴邪、胖子松了绑,胖子拍着张起灵的肩直说他是张影帝,吴邪咬牙看着还穿着不合身衣服的“张教授”,半天没和他说话。
  “你就是张起灵吧,你凭什么说我的鬼玺是假的?”霍老太太坐在榻上,之前的年轻男女分别站在她两侧,除了他们其他仆人都自动退下了。
  “鬼玺只有一个。”张起灵抬了抬半合的眼皮看着霍老太,“真正的鬼玺在张家楼。”
  霍老太太闻言没有一点错愕,分明就是早就知道鬼玺是假的,“不愧是张家族长,怕是你早就看出来我这场拍卖是为了引你出来。”
  张起灵完全没有要回话的样子,霍老太太倒也不恼,继续说:“你要取鬼玺必要前往张家楼,而我也要去,不如我们合作。”
  “那是小哥的祖宅,哪是人想去就去。”吴邪不满地回了句。
  霍老太太立刻转过头看他,道:“那你问问你的朋友,他还记不记得他的祖宅在哪儿?”
  吴邪转头看张起灵,他皱着眉头似乎是真的不知道,吴邪总算知道为何他明知是陷阱还要来了,他需要知道张家楼的位置。
  “我有张家楼内部的样式雷,和我合作对你们有好处。”
  “你光知道里面怎么样又不知道它的位置,这怎么找?”胖子找出了她最大的疏漏。
  “没错,我现在只知道它在广西巴乃还不确定它的具体位置,不过有人知道。裘德考,他也觊觎张家楼很久了,传闻他已经知道巴乃的秘密,要不是因为没有我这七张样式雷,他早就带人进去了。他三天后会在新月饭店办七十大寿,你们趁机去偷地图,而我提供内部的样式雷,张家楼机关重重,你们可好好考虑考虑。”
  霍老太太抛下一句话就让粉衬衫送吴邪一行人去休息,三人是打的来的,倒是坐了豪车出去。
  “那霍老太太一把年纪去小哥祖宅干什么?难不成有段感情故事?”胖子靠在后座随口一问。
  开车的粉衬衫笑了笑,回答说:“霍老太太有个女儿,她自从做了和那栋楼有关的项目后,整个人都疯了,后来还失踪了,生死不明,霍老太太是想入土前搞清楚这件事。”
  “那咱们到底和她合作不?”胖子坐中间,看看沉默不语的张起灵,又看看一张黑脸的吴邪。
  “你还不懂小哥的意思吗?他要不想合作根本不会上车,那霍老太太也是精明,想着让张家人带她进去必定安全得多。”吴邪缓缓开了口,又瞄了眼前面的粉衬衫,“再说我们要是不同意,这家伙也不会放过我们。”
  粉衬衫狠狠踩了脚刹车,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熄了火,转到后面给了吴邪一张名片。

  “解雨臣,有事可以找我,你们今天先好好休息吧,具体事项我明天跟你们说。”
  吴邪收下了名片,下了车果然看到一个旧宅子,看来今天他们三人是要睡在这里了。 
  吴邪和张起灵到这儿后就没再说过话,胖子非常不耐烦他们之间的低气压,不能说话可压抑死他了。
  就在胖子踢桌子抱怨的时候,吴邪开了口说:“有种鱼叫杜兹肺鱼,它能在缺水、缺食物的情况下忍着不死。”
  “天真,我知道你《动物世界》看得多……”
  “鱼在等待雨季,赢得新生,而我们在等待一个机会。”张起灵洗完澡出来正好接过了吴邪的话。
  吴邪皱皱眉头,气鼓鼓地走到他身前,狠狠嗅了嗅,才终于一副原谅你了的样子。

  解雨臣在之后几天果然天天报道,给三人分析了新月饭店的结构,逃跑路线,告诉他们裘德考的电脑里应该有地图,密码也已经破译出来了。
  裘德考大寿当天,胖子扮成了服务员,解雨臣给吴邪弄了张请柬,装成富家公子。不过两个大男人相伴而行毕竟太惹眼,只能委屈张起灵了。
  这委屈差点让吴邪和胖子笑掉了大牙,只知道昨晚解雨臣扔给张起灵衣服后,张起灵就没从房间里出来过,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出来的竟然是个身穿旗袍的大美女。
  他这明显是缩了骨,贴了人皮面具,一头黑色假发长及腰部,蓝色的旗袍衬得肤色更白,两条长腿并拢斜放着坐在后座,竟然真能以假乱真。
  “道理我都懂,可是小哥你这是塞了袜子还是放了苹果?”胖子对着张起灵胸前傲人的双峰就从副驾往后伸出咸猪手,没想被张起灵两根手指狠狠夹住了手,痛得嗷嗷直叫。
  吴邪已经笑趴在了解雨臣的豪车上,眼角带了点笑出来的眼泪,憋着笑把手放在门把手上,“下车吧,灵儿妹妹。”
  灵儿妹妹柔弱无骨的手环上吴邪的臂膀,开口是娇滴滴的吴邪哥哥。
  两人长腿一跨,一起从车上下来,手挽着手站着倒真是郎才女貌,气质非凡。
  纵使前几天才刚来过,吴邪还是被饭店里面的豪华景象震了震,里面已经被重新装饰过了,极尽奢华。
  胖子与他们分头行动,吴邪怕漏馅儿和张起灵形影不离,吴邪装作喝醉的样子,让张起灵跌跌撞撞扶着他去厕所,一离开众人视线吴邪马上恢复清醒,和张起灵轻声轻脚地跑上二楼。

  新月饭店除了拍卖场的部分,还有吃饭和房间的区域,根据解雨臣的指示,裘德考会在二楼中间的包间里休息,这时候他正在大厅主持,东西应该就在房间里。

  两人合力关了摄像,弄倒了门口的保镖,可出乎意料,找到电脑翻遍了所有地方,都像被清理过一样,什么都没有。张起灵皱了皱眉头,来到这里太过顺利,他怕中了对方的阴谋,消除了痕迹便带着吴邪马上离开房间。

  “小哥,有人过来了!”吴邪一出房门就敏锐地听到了转角处缓缓走来的脚步声。

  张起灵连忙拽着吴邪躲到一边狭窄的过道里,吴邪逆着光就被张起灵一把拉了下去,嘴上贴上了一个凉凉的东西。

  张起灵缩骨后比吴邪矮了一截,他只能拽着吴邪的衣襟把人拽下去亲,两条手臂缠到吴邪背上,娇小的身体被吴邪挡得严严实实。吴邪虽然一惊,但马上想到了幻境里学习到的事,这样的事似乎是要伸舌头的。

  张起灵只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当吴邪伸出舌头顶开他的嘴唇抵上牙齿的时候,也是错愕了一下。但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他还是张开了嘴,把软软的舌头迎进来,又缠着推回吴邪嘴里。

  所以来人看见的便是一对情侣交缠着热吻的香艳景象,张起灵半眯着眼,慢慢把吴邪的手拉进自己旗袍的大开叉里,吴邪顺着结实的大腿摸上去竟然摸到了绑在大腿上的一把枪。

  张起灵很少使用热兵器,不过这种远距离的情况,枪比刀好使得多。倘若这招没能避过他们,他们非要检查请柬,那吴邪就会拔出那把枪朝后开枪。

  吴邪的心脏跳得很快,这几秒钟都被拉得很长,等待最后的审判。在这里开枪,会打草惊蛇,是万不得已之措。

  希望能混过去,吴邪这么想着。

  感受到吴邪的僵硬,张起灵缠在吴邪背后的手划到尾椎处轻轻安抚了几下,而那处正好是以前长出尾巴的地方。吴邪被尾椎处突然升起的酥麻感刺激得一下咬住了张起灵的下嘴唇,整个人瘫软下来。

  看似是身材修长的青年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事实上却是娇小的“女子”撑着身上的男人。

  “要亲热去其他地方亲热,这里宾客禁止入内。”来巡逻的领头女子对他们说了一声,便带着保镖队伍离开了。

  吴邪顿时觉得全身血液都凝滞了,惊讶地睁大眼睛,这是...

  阿宁的声音。

  吴邪不确定她有没有认出自己的背影,只是闷闷地嗯了声,怕她认出自己的声音。队伍一离开,吴邪便差点瘫软得跪下,还好张起灵撑住了他。
 阿宁他们还没走出几步路,对讲机里便传来了着急的声音:“有人混进来!快下楼!”,阿宁拔出腰间的枪,带着一组人马上赶下楼,自从上次任务失败,她自然是被降了职,只能担任保镖。

  “是胖子暴露了。”吴邪探出头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着急地说。

  吴邪和张起灵下楼的时候,下面已经一团乱了,桌椅都散落在地上,胖子一人对付三个人,已经挂了彩,看见吴邪他们便大喊道:“我哪知道他们服务员都是自己人,还他妈带暗号的!”

  一看这架势也是装不下去了,张起灵抽出腿间的枪给吴邪,自己直接从楼梯上翻了下去,手拿一根桌腿就开打了。

  几个保安拿着警棍去敲张起灵的腰,被张起灵的桌子腿给挡了回去,再有人打过来,张起灵直接一把捏住,没有任何缓冲,那人肯定以为自己砸在一根钢筋上了。张起灵直接往下一抽,抽走了他手里的警棍,趁他站不稳,一手肘砸在他脸上,顿时脸都歪了半边。

  这场面也是好看!张起灵一身女装,徘徊在十几个大男人间,大开叉的旗袍高高扬起,下面露出的却是肌肉线条完美的结实大腿,警棍和警棍的碰撞间直接击出了火星。

  吴邪把屏风一踢也加入了战局,但寡不敌众,张起灵那边已经围过去了一片人,缩骨以后疼痛会被放大十倍,吴邪看那一棍棍打在张起灵身上心里不是滋味,蒙头一冲就往他身边跑,自己脑袋上挨了好几棍子。

  “分头跑!”张起灵挡开了几根砸向吴邪的棍子,把他一下推开。

  “跑?那地图呢?”

  张起灵在多人混战的百忙之中望了胖子那边一眼,胖子那边已经快撑不住了,他头上正流着血,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吴邪咬了咬嘴唇,懂了张起灵的意思,便趁着他制造出的几秒钟的机会跑了出去。后面的人一路追赶,他只能往厨房的方向跑,终于甩开了一群人,从一个通道跑到了厨房的地下。

  到处都是管道,脚底是滑腻的油烟,吴邪管不了方向蒙头往前冲,终于跑到了尽头。

  “Super Wu.”

  吴邪正要打开尽头的铁门,身后突然传来阿宁的声音,他以为保安追来了,立刻转身拿枪指着阿宁,没想到只有她一个人。

  “别那么紧张嘛。”阿宁靠在墙壁上把头发撩到耳后对吴邪笑了笑,她的头发长长了些许,所以看上去似乎没以前那么凌厉了。

  阿宁穿着高跟皮靴一步一步朝吴邪靠近,倒也不怕他真开枪,一手挥开那把枪,一手塞了什么东西到吴邪的西装里,踮起脚尖在吴邪耳边说了些话。

  “张家楼……”

  吴邪听完不可思议地推开她,“你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我喜欢你。”阿宁看着吴邪复杂的表情哈哈大笑了起来,“拍电影的话会这么说吧,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阿宁慢慢停下了狂笑,恢复了平静空洞的表情。

  “再见了,吴邪。”

  阿宁高傲地扬扬下巴,不顾吴邪的惊讶,转身就要离开。

  随着空气中突然迸开的“嘭”一声,阿宁还保持着刚才的表情,向后一仰倒进了吴邪怀里。

  吴邪愣愣地伸出手接住人,发现阿宁的胸口有个血窟窿,吴邪下意识地压住伤口去止血却怎么也止不住,他望向枪声响起的地方,黑暗中还看不见人,但浩浩荡荡的脚步声已经回荡在了这个狭小的地下室。

  又是一声巨大的声响,一阵强光照在吴邪脸上,是张起灵用黑金古刀生生劈开了铁门的锁,蹲着的吴邪从下往上仰视着外面已经恢复本来面貌的张起灵。张起灵逆着光,吴邪看不清他的脸,但张起灵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双手沾满鲜血的吴邪还有怀里已经死去的人。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解雨臣把车一个急刹停在了铁门旁前,胖子从副驾驶探出头来朝张起灵吼。

  张起灵没有迟疑,大步走过去,拉开了阿宁的尸体,把已经不知该如何行动的吴邪扛起来扔进车后座,自己也跟着坐进去,四人扬长而去。

  吴邪低头看着满手的血,久久没有回过神,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一条鲜活的生命,一个美丽的女子,只在一瞬间就变成冰冷的尸体。吴邪内心的惶恐一下都被引了出来,他从未想过身边还会有人死去,更没想到强悍、狡猾的阿宁就这么轻易的死去。

  说不讨厌她是假的,他不喜欢这个耍他玩的狡猾女子,但就是这么一个站在敌人立场的女人却是为自己丢了性命。

  “如果不是为了告诉我张家楼的位置,她也用不着死……”吴邪睁大空洞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手说。

  胖子看不下去吴邪自责,推了推后座的张起灵,示意他说点什么。

  张起灵张了张嘴,又闭上了,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根本不擅长安慰人,最后才憋出一句:“她没有后悔。”

  吴邪转过头,望着窗外飞逝的景色,“不是每个人都能活第二次。”

  吴邪当晚一回去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倒头就睡,解雨臣想他一定累坏了,还是让他睡个好觉,其他事情明天再谈。而张起灵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吴邪今晚一定会睡得很沉。

  所以他才半夜偷偷进入吴邪的房间,从他挂着的西装口袋里拿走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