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突袭

  在庆典的中心搭了一个高高的四方脚手架,人群围着它转动,身穿五色服装的健壮青年正在向上攀爬,他要爬到顶端拉下绳索,巨大的佛像画卷就会倾泻而下,当佛陀平静的眼神俯视这片神奇大地的时候,整个祭典才真正地结束。

  每个居民双手合十怀着崇敬仰视着攀爬的青年祈求好运,随着青年的每一步脚手架都在抖动,让吴邪胆战心惊,不过其他人却没什么反应,每一年都是这样过来的,人们理所当然地认为今年也不会发生什么事。

  而当青年踏上最后一步时,真的出事了。

  就在那一瞬间整个脚手架崩塌,吴邪瞪大了眼睛,一切好似在他瞳孔中放慢了速度,一根根竹竿倾泻而下。人们一下尖叫着推挤,吴邪和张起灵便被挤散了,吴邪在人群之中动弹不得,但他相信张起灵的身手,担心他还不如担心自己,自己还是先出去为妙。

  四处奔逃的时候,吴邪在人群中看见了被挤散的小孩,正蹲在地上捂着头哭,人群从他周围四散而去,好几个人差点踩到他,而一根竹竿正向他坠落下来,那对于一个成人来说可能就是受伤而已,但足以置一个孩子于死地。吴邪三步并作两步,用力蹬着后腿扬起一片沙土,直接扑了上去把孩子包在怀里翻了个身。

 “啊!”

  虽是避开了致命的头部,但那根竹竿还是打在了吴邪来不及躲避的小腿上,从那个高度飞落的竹竿因为惯性也带来了不小的冲力,吴邪几乎就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了。再也无力站起,只好趴在小孩身上裹成一个球,空中不停飞落铃铛等装饰物,打在背上一打一个青。

  默默承受的吴邪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背上的疼痛消失了,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张起灵直接掀了一张桌子的桌面给两人挡在头顶上,张起灵就这么单膝跪着,一手杠着桌面,一手搂着吴邪和孩子。

 

  “我的祖宗哎!胖爷我就离开那么一会儿,你就搞成了这样?”胖子抱着双臂颠着脚看着正打着石膏把脚绑在床尾的吴邪。

  “我哪知道一根竹竿都能把我打得骨裂。”

  “骨裂?何止骨裂,我看小哥再去晚点,你这脑袋瓜子都得给打残了!是吧?小哥。”胖子破口大骂,直喷唾沫星子,吴邪用手抹了把脸嫌他恶心。

  “嗯。”一边坐着削苹果的张起灵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回答他们,竟然低低地哼了一声。

  “卧槽,小哥,不是吧?连你都和胖子一样损我。”吴邪以为张起灵这种人是不会和胖子狼狈为奸的,只能让胖子唱独角戏,结果这下真是两个人合起伙来说自己的不是,吴邪激动得腿摆了摆。

  张起灵眼一冷,眼疾手快地把苹果塞进了吴邪大张的嘴里,把胖子在一旁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吴邪又不敢生张起灵的气,只好默默地把苹果吃掉。

  吴邪就在医院这么住了三天,三天胖子张起灵轮流来看护,有时候云彩姐妹也会来。每天这么吃吃喝喝倒是把吴邪养胖了一圈,每次张起灵给他擦身子的时候都能从他眼里看到一点点鄙视,不过也可能是吴邪的心理作用罢了,是那点小小的自尊心作怪。

  而第四天下午正巧谁都不在,云彩说阿贵已经帮他们找到上雪山的带路人了,本来张起灵自己去就好,但是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会砍价的主儿,所以胖子便跟他一起了,给吴邪留下了部旧手机做联络。

  吴邪午后百无聊赖地躺着,在清醒和迷糊间好几次差点睡过去,都一个惊醒过来。在他打了第四次瞌睡后,看见了走进来的一双腿,一双纤细的女人的腿。

  “阿宁?”

  阿宁出现在这里难免让吴邪有些意外,这次她没有穿传统的服装,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看上去保暖多了,头发好像也更短了些,整个人显得更精神了。

  “super wu,别来无恙?哦,不,看你样子并不好。”阿宁关上门走进来说。

  “阿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有些小毛病我也来看看,你好像并不想看到我。”阿宁走进吴邪,帮吴邪盖上被子,把他手边呼叫护士的按钮放到床头,眼里满满的柔情看得吴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吴邪还想抒发几句疑惑,胖子留下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记得他说按下绿色按钮,吴邪便背过身接通了电话。

  “胖子?什么事啊?”

  “我这几天想了想,这个事儿还是得跟你说。”胖子顿了顿似乎有些为难。

  “有什么事不能说?”

  “那天竹楼倒塌,其实我在竹楼基底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你还记得我说过翡翠狼牌我是受人所托去取的吗?那个人我在雇佣我的公司里见过,我不知道你的伤到底是不是一场意外。”胖子平时嬉皮笑脸今天这段话却是异常严肃。

   吴邪这是做人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些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竟然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了很久。

  “你自己小心吧。”胖子也知道他懵了,也就不多说什么自己吓自己的话了,“哦,对了,那是个女人,我只知道他们都叫她阿宁。”

   说完,胖子便挂了电话,留下呆若木鸡的吴邪。

   吴邪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明明大概只有几秒却觉得像过了一辈子,他能感到自己心跳和呼吸都加快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阿宁在看他,让他如芒在背。

  “哦,晚上随便给我带点吃的就行了,不用这么麻烦。”吴邪对着嘟嘟嘟的手机装作镇定地回答。

  “既然知道了,就别装了。”阿宁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吴邪一个翻身,嘴巴便被蒙上了奇怪味道的白布,随后就失去了直觉。

 

 

 “呃啊,为什么我浑身酸痛……”吴邪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被捆绑在了柱子上,并且全身都在痛。

  “哦,因为你实在太重了,我在搬运你的时候不小心磕着了,抱歉。”阿宁席地着正在擦自己的枪毫无诚意地道歉。

  “你把我石膏都给拆了,我瘸了谁负责?”吴邪抖抖自己的腿,已经能活动了。

  “我自然知道你腿好得差不多了才拆的,你知道那石膏有多重吗?”阿宁拿着刚擦好的枪口抵着吴邪的下巴,把脸凑近他吐气如兰。

  吴邪故意不去看她,把头侧到一边,“如果你要的是翡翠狼牌那可就抱歉了,我并没有随身带在身上。”

  阿宁还是那副柔情的样子,却一个翻脸把枪把狠狠撞在吴邪脸上,把吴邪的颧骨撞得高高肿起,一只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我最讨厌,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

  阿宁又擦了擦撞上吴邪脸的地方,然后便把枪收了起来。转而拿出一个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阿宁把手机放到吴邪面前,故意打开了扩音。

  “任务完成了吗?”

  竟然是云彩的声音!

  吴邪以为阿宁会打给自己的上司或是公司,甚至是可能找了帮手来揍他,但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云彩。而对方恰恰是利用了这个误区,胖子肯定不会怀疑身边的云彩,而张起灵肯定因为之前云彩的追求而对她避而远之,就难发现问题了,居然危险就在身边,吴邪只好祈求他们没事了。

  “云彩你居然……”吴邪的话没有说完便又被阿宁狠狠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在手机里格外清楚,吴邪右边脸颊肿得更高了,嘴角留了点血,阿宁这是下了十足的力。

  “还没有搞定他?”电话里的云彩又说话了,清清楚楚地在这个小房间里回响。

  “他说翡翠狼牌不在他身上,你去搜搜他的东西。”

  “我还用得着你指挥?我早就在他房里找到了,所以麻烦你还是赶快解决他吧,这种废物就该留给你这种废人。”随着云彩尖细的笑声挂断了电话,看来阿宁和云彩的关系并不好。

  “你都听到了,既然东西找到了,我就不能放了你。”阿宁刚才的脸色明显黑了黑,但很快就恢复了,站起来用枪抵着吴邪的额头。

  “我以为你是朋友。”吴邪有些想笑,可是一牵动嘴角就痛。

   阿宁似乎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不过马上便恢复了那副睿智坚定的样子,“不,我是不会和死人做朋友的。”。

   “东西已经到手,你我都是废人,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吗?”吴邪转过脸直视着阿宁,虽然右眼已经有些肿得睁不开了,但那双眼睛却闪闪发光。

   阿宁想让他少说废话,直接解决了他,却听他“嘘”了一声。

  “你听,嗒,嗒,嗒……”吴邪闭上眼睛细细聆听仿佛真能听到的样子。

   阿宁信了他这次,也侧着耳朵仔细听,在吴邪嗒嗒嗒节奏的带领下,她渐渐也听到了这个声音。阿宁顿时变了脸色,环顾了四周,露出不可思议的绝望表情。

  “是炸弹,我没想到他们真那么绝情。”阿宁一下失了力气,扔了手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炸弹在床底下,你还坐在这里做什么?快放了我!逃啊!”吴邪朝她吼道,他告诉这个傻女人不是为了吓尿她,而是为了让她放了自己一起逃啊。

  阿宁一改狠戾的神色,温柔地把头发往耳后夹了夹,说:“你以为我们逃得掉吗?他们决定的事无法改变,他们今天要我死在这里我就必须死在这里。”

  “你要死别带上我啊!快松开绳子!”吴邪开始剧烈扭动身体,背后的柱子都有所颤动,嗒嗒的声音已经开始加快。他觉得刚才挣扎地一下让绳子松了些,于是更加卖力地挣脱,急得一脑门子汗。

  “他们是要我们同归于尽,何其荣幸,Super wu.”阿宁闭上眼睛仰着头,似乎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没有时间了!”

   吴邪低着头,声音一下变了气势,本来圆润的指甲一下变得尖锐锋利,捆着手的绳子直接被他切成了一段一段,在他往阿宁的位置奔去的时候,从床底蹦出的火光一下子映满了他琥珀色的眼。

  被火舌包围的吴邪抱起阿宁顺着惯性转了几圈,然后将人用力抛出窗外,带着爆炸的气浪阿宁也被冲得老远。而那栋小木屋则在爆炸后陷入了火海,上方不停地冒出黑烟。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