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张家无邪狼》第三章


  •   偷狼


 


之后张海杏又缠着张海客带她去看小狼,原本张海客兄妹与他并无交集,他们兄妹是外家而张起灵在族里虽然饱受欺凌却是本家。张家是一个讲究传承的封建大家族,张起灵个人并不算什么,但他身体里流的血却有相当的地位。


    张海客兄妹也是第一次踏进张起灵的小院子,他们去的时候,小狼正在一边自己追着蝴蝶玩耍,而张起灵并没有管它。自己在一旁双臂抬起两个巨大的石锁,双手齐平,露出的那节手腕看上去纤细得能被这石锁折断。张海客知道这是族里的训练,他也是去年才开始的,而张起灵似乎比他开始的更早,强度更大。


    伶牙俐齿的张海客说明了前来的理由,顺便客套了一番,不过张起灵并没有反应,张海客也没指望这哑巴会有什么反应。


直到张海客提到小狼,他才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双手在空中直接放开了石锁,两个大石锁“碰!”的一声砸到地上,把周围的尘土都震了一震,泥土地凹进去了一个印子。


张海客皱了皱眉,挥挥手似乎在扇灰尘,仅仅几秒又恢复了笑脸。


“它叫什么?你给它取名字了吗?”张海杏一贯是个急性子,没等张起灵说话,直接抓着吴邪的后脖子把它拎了起来,吴邪觉得不舒服,四条腿都在踢。


“吴邪。”


“无邪?张无邪吗?”这个名字把张海杏逗得直乐,手上的力气更不知轻重。


“它姓吴,不姓张。”张起灵盯着张海杏捏得紧紧的手皱了皱眉头。


“它是张家的狼,怎么不姓张?”


“张无邪,难听。”张起灵伸手去夺吴邪,张海杏倒退一步躲开,霸着吴邪不让。 


 “啊!”张海杏突然惊叫了一声,原来是吴邪尿了,尿在张海杏手上,骚骚的很难闻,张海杏直接把吴邪扔了出去,还好张起灵眼疾手快接住了,不然它就变成小狼饼了。


 张海杏从小就是姑奶奶,哪受过这种罪,她用滴着黄色尿液的手指指着吴邪两腿间作孽的小团团就哭了起来。哭得那个撕心裂肺,似乎被这玩意儿吓唬到了,张海客严重怀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妹妹以后都和男人势不两立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反正自那以后,张海杏没再提议去看吴邪,小女孩心性,兴许她早就忘了小狼吴邪。


 


 


 张家是个大家族,发源于东北,在海外也有旁枝,海外的那一拨思想比较与时俱进,而内地这拨却一直驻守在这片山区,似乎是为了某个守山的祖训,这片山里藏着终极。


 所以张家人几乎与外界隔绝,对于孩子,也自己有自己的一套教育方式。虽然食物可以打猎,但很多日常用品需要从山外买,张家的老本行是盗墓,现在虽然下地的次数少了,可是凭老一辈寻龙点穴的功夫每一次都能捞一笔,所以张家的经济实力还是很雄厚的。


 这一天,就有人从山外拉了好几车东西进了张家。一车是布料,张家自己有裁缝,一车是一些山里没有的食物,一车是一些牙刷、毛巾等日用品,还有一些收音机之类的有趣的新玩意儿,所以每个月的这个日子孩子和年轻人都很兴奋。


 走在车队最前面的是一个身宽体胖的和尚,这人大家都叫他华和尚,是每月负责给张家从山外买货的人。这人不是真和尚,只是因为整日拿着一串大佛珠,每颗有小橘子那么大,和人讨价还价的时候,那小眼睛里泛着精光,嘴里却还阿弥陀佛,手里转着佛珠。再加上这人是个光头,大家就叫他华和尚了,实在算是个花和尚。


 华和尚把车队停在空地上,自己蹲在一边空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牙签,这时候车夫都可以休息了,张家派出特定的人去分发。


 “今年那个院子发不发?”一个小厮边搬被子边问。


 “哪个?”另一个在纸上记录的人头都没抬地问。


 “还有哪个?张起灵那个啊。”


  记录的人手下的笔顿了顿,思考了会儿,“今年发吧,太过被族长知道就不好了。”


  “唉,还得绕路送去,那院子偏着呢。”那人似乎有点不情愿。


  “这位兄弟,你说的是哪个院儿,我闲着也是闲着,给你送去吧。”华和尚吐了牙签站起来,带着一脸笑。


  “那行。”小厮求之不得的样子。


   小厮给他指了路,华和尚就抱着那一袋东西往后走了。华和尚可不是什么善茬,助人为乐怎么可能?这张家实在神秘,他给张家干活这么多年,从没看透过张家人,华和尚是想借这机会进张家走走,指不定以后有用。


   当华和尚敲开门的时候,来开门的是半裸了身子的张起灵,穿着很宽松的裤子,大冬天的没穿上衣,皮肤上却还冒着热气,满是汗水,也不知刚刚在做什么训练。


   张家都不是人,华和尚在心里想。


   张起灵把袋子抱进去的时候,华和尚还没走,一眼就看见了从里屋跑出来扑张起灵脚的吴邪。


    现在吴邪已经活动自如了,整天在院子里跑来跑去,一刻也不停下,它常常绕着张起灵转圈直到被张起灵拎起来。但是眨巴眨巴眼睛,踢踢腿,卖个萌就又会被轻轻放下。


   张起灵每天会花一个小时抬那两个石锁来练臂力,像个石像一动不动,吴邪不喜欢张起灵这样不理他。常常在他锻炼前跳到石锁上,不过吴邪还太轻,张起灵可以毫不费力地连它带石锁一起抬起来。有次,吴邪趁张起灵不动的时候,绕着他在他脚边撒了泡尿,张起灵也没有反应,从那以后吴邪就放弃了,再没有打扰过他。


 “哎呦!这小狼毛色真好,不过太小了不能做大衣,做条围巾还是不错的,那些外国太太可喜欢了。”华和尚看着吴邪眼睛都直了,那副商人的精明样子就露出来了。“这位小哥,这狼你卖不卖,我帮你收了,肯定不让你吃亏。”


  张起灵把在他脚边跳来跳去好像要抱抱的吴邪抱起来,吴邪好像也感觉到什么,舔了舔张起灵汗湿的胸膛,把脸埋在他胳肢窝里,偷偷看着华和尚。张起灵很少抱起吴邪,因为他觉得一只野兽不应该被人抱在怀里,不过现在张起灵想要彰显自己的主权。


 “你要是舍不得它死,还可以卖给外国人做宠物,那些有钱人就喜欢猎奇的宠物,能卖个好价钱,你在张家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华和尚一脸笑意就好像钱已经到眼前了,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那一副嘴脸张起灵看着打心底里恶心。


“我不卖。”张起灵指了指门分明是赶人的意思,华和尚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张家人就算是个孩子也不是他能欺负的。


“你再考虑考虑吧,要是你突然想卖了,就找人联系我。”华和尚掸了掸衣服,好像这院子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便从门槛上趾高气扬地跨出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想到这段对话,却被路过门口的张隆升听到了。


要问这张隆升是何许人也,先得提他的儿子张隆半,张隆半比张起灵稍长一点,是他那辈最有“文化”的人,他喜欢读一些山外的书。戴副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他身子骨从小就弱所以也没能开始张家孩子的日常训练。


而如张海客,张起灵等等,他们的日常功课大多是一些寻龙点穴的功夫,虽然一般的文化知识也会学但却不精。


张隆升打心眼儿里看不起这些盗墓的莽夫,他希望送自己的儿子走出这祖训的深山,去山外学习。但是张家的财力却不是张家人的财力,身为外家中的外家,张隆升只是从事一些月薪不高的体力活,而张家的钱财掌握在上层人的手里。


这天拜访张起灵家的人似乎比平时都要多,下午的时候张隆半找到了正在练功的张起灵,说是河边有人溺水,张起灵二话没说就跟着他走了。到了河边却空无一人,张隆半支支吾吾说他看错了,张起灵要回去,他却说再找找,指不定沉下去了呢。张起灵用墨黑的眼睛看着他,看他目光闪躲。


“我要回去给吴邪喂奶了。”


“小狼一时饿不着...”


“你怎么知道吴邪是狼?”养狼的事除了张家兄妹谁都不知道,张起灵抓住了他的话柄,眼神凌厉,张隆半不敢看他,吓得满头是汗,张起灵倒退了几步,急忙赶回家去。


而这时候张隆升已经把小狼卖给了华和尚,得到了一大笔钱,华和尚随便找了个篮子把吴邪倒扣在里面,用重物压在上面,装在车子上驾马奔驰在雪地上。


吴邪知道这不是张起灵拼命地挣扎,无奈它的抵抗根本没有用。它在飞驰的马车上用刚刚冒出的牙齿啃着竹篮,用牙床磨着,看着越来越远的张家宅子,吴邪发出嗷嗷呜呜的悲鸣,牙龈在竹子上磨出了血,满嘴都是红红的。


马车在雪上飞驰,溅起的雪水四散,马车轮子滚过,空中甚至飞过小石子,四周的景物不断地往后退。可能是尝了血的味道,吴邪被激发出了点狼的本能,在连续的撕咬之下,终于开了一个不大的口子。吴邪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脑袋刚从那里钻出去,肩膀却被卡住了,吴邪卯足了吃奶的劲,后腿用力往前蹬,尾巴随着一颤一颤,也不管那尖锐的竹子是否会伤到自己,一个狠劲一下子就从那个口子脱出了,顺着惯性整只狼都从马车上飞了出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白色地面,吴邪用前爪抱着头打算就这么着地,却被一个黑影抱在怀里滚到雪地上连续翻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吴邪睁开那豆豆小眼,看到的是头发上满是雪的张起灵,他的脚上绑着两个木板,身边散落了两根杆子。他是滑雪过来的,所以才那么快追上,这是在雪上居住的居民都会的技能。他双手撑在吴邪腋下把它抱起来,甩了甩头发,日光下,每一颗飞散的雪珠都在闪闪发光。


吴邪永远忘不了那个瞬间,这个少年一如它未睁眼的时候,再一次,抓住了它。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