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流感》

1

   你靠在山洞壁上,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能通过水滴的声音确定那人离开了大概有半天了。

   现在外面非常的混乱,街上空荡荡的像个鬼城,所有人得病的没得病的都被带到了隔离区。没有明显现象的在隔离区帐篷里等待检验期,他们中有隐形携带者,有健康的人,即使是健康的人在这段时间内也极有可能被传染。而已经出现症状的那些人已经被带走,不是去治疗,而是关在铁丝网里等死。

   铁丝笼里肮脏不堪,地上满是血迹,头发,粪便,里面不通风闷得要死,这是细菌滋生的最佳环境。你亲眼见过眼神空洞的绝望的母亲手里抱着不知是睡着还是死亡的女儿,她靠在铁丝网上也不敢低头确认,头发沾着血液汗水黏在脸上,你奔跑过时她望着,眼中不是求救,是绝望。

   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像垃圾一样堆在一起,他们脸上是红色的斑点,死人被装进裹尸袋,放到推车里推走。当然,不仅仅是死人,还有奄奄一息的活人。

   戴着面具的工作人员们会告诉你,“你没看到他快死了吗?”

   在你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人终于回来了。

   逆着光,戴着连体式的口罩,连眼睛也遮住,你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风中飞扬的刘海。 

   他就像是你的救世主,但不是,确切的说他是你的高中老同学而已。

 

 

2

   你曾经是一个幼儿园老师,虽然别人都说你没出息,但是那是你喜欢的职业。你一直都很喜欢天真烂漫的孩子们,所以你没想到那个班上平时体弱多病的孩子竟然会是病原体。

   你把那个孩子送到医院,然后接下来的一周你亲眼看着班里的孩子一个一个身上出现红斑咳嗽发烧,校长和所有老师都以为只是往常的春季流感,直到第一个孩子吐血死亡,直到医院里的其他病人也一个一个被感染,知道洗澡的时候你看到后腰的红点。

   流感在A市全面性的爆发了,死亡人数直线上升。你打电话给家长得知你班里的孩子一个个死去,谁都未能幸免,那些家长哭骂质问你为什么还活着?

   市区开始出现全副武装的警察,他们戴着口罩,活生生带走一个个患者。

   你的红斑蔓延到了肚子,你去找你的发小,他是A市里数一数二的医生解雨臣,当你看到他见鬼一样的神情时你似乎看到了死神就站在你身边。

   他想把你送出国治疗,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不行...这样可能会把病毒带出国的...我应该被隔离。别担心,小花,国家一定不会放弃我们的,我会得到很好的治疗的。”

你却没想到你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3

当张起灵出差回A市,发现一片狼藉,还没回到家就被上级任命为某救援队行动指挥,直接调到了隔离区。

他并不太了解情况,他的工作是指挥手下每天处理掉大量的尸体。准确的说是焚烧,A市的体育馆被改造成了一个大型火葬场,挖了一个三米深的大坑,里面堆积了无数尸体。曾经鲜活的生命现在在蛆虫一样在这里被焚烧,每天还有源源不断尸体被运过来。

到后来,直接调来了有大刚手的重型机器就像娃娃机一样抓起尸体,扔进坑里。平时颇为冷漠的张起灵也被这种情景震撼,这简直是人间炼狱。

他常常后怕,如果那天没有去巡逻,是不是就会错过。

“你没看到这个人还在动吗?”

“长官,是的。”

“那还不把他放下”

“长官,他就快死了”

张起灵知道他说的是对的,被感染的至今没有一个活下来。他也知道他的手下为了图省力常常把奄奄一息的人一起装进裹尸袋,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他不忍心这个人活活在那业火中承受痛苦。

“交给我吧,他死了我会把他扔进去的”

“是”无关自己利益,他不介意的自己长官愚蠢的同情心。

拉开裹尸袋,张起灵已经做好准备看到相当血肉模糊的景象,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张相当年青清秀的脸。

你没想到你自己选择进去隔离区,他们却把你关进冰冷的牢笼。夜里实在冷的厉害,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普通发烧,还是因为流感。第二天他们便把发烧虚弱的你装进了裹尸袋,你以为你要死了,突然有人拉开了拉链,你一下吸到了空气。你睁开眼睛想看看你的救命恩人,看到的是记忆里熟悉的脸。

“吴邪....”

“张起灵...”你还是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4

 每个班级总有那么一个人,长得好成绩好什么都优秀人人羡慕,这就是张起灵。而这样的人总是有一群爱慕者,你就是其中之一。

 自从第一次开学典礼上的你看到他自信挺拔的身影,你的目光就再也没能离开。

 你利用小组长之便,用硫酸纸临摹下了那人作业本上的名字,回家一遍一遍的练习,写满了一本又一本的笔记本。

 你感冒的时候,体育课请了假,其他人都出去上体育课了。你突然起了邪念,你偷偷的跑到他的课桌前,抱了抱他放在课桌里的衣服。然后惊得像兔子一样跑回座位,偷偷乐了 一节课。

 你偷偷拿开那本书透过图书馆的书架偷看他,你借了他看过的每一本书,借书卡上张起灵的下一个名字一直是你。

 你打开相机,假装在玩手机偷偷想拍一张照片。“咔嚓”忘记了你是三星没法关声音,你羞得满脸通红,他却对你笑了笑并没有质问你。你把那张照片锁进了私密相册,每天睡前都看一遍,你觉得那一笑你可以偷偷回味一辈子。

同窗三年,高考前你想给自己三年的暗恋一个交代。你想去表白,却得知他已经被XX警官学院提前录取了,可以直接跳过高考。胆小的你又退缩了,一向是乖乖孩的你竟然在高三谈了个女朋友。

只有你自己知道,三年的暗恋落空了,你只是...太失落了。但这也是你意料中的结果,你偷偷珍藏着那些回忆打算收藏一辈子。

 

5

“吴邪...”他声音颤抖的叫你,你知道红斑已经蔓延到脸上了,“喝点水吧”

他打开刚从外面带回来的矿泉水,自从他带你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到隔离区。你知道外面已经一片狼藉了,所有的超市物资都被暴乱的人群抢走,你们的食物已经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病毒猖狂的传播着,你不知道一个健康的正常人和你相处还能坚持多久。

他违反了纪录带你出来,你已经非常感动了,你没想过这辈子还能再遇见他。这几天你们说的话,比高中三年都要多。

你摇摇头,没有接过水。你曾经是那么的喜欢他,你才不舍得死都拖着他。

他以为你没力气喝水了,准备脱下面罩口对口喂你,你跳起来按住他的手。

“你疯了吗!”你瞪大了眼睛,透过透明的眼罩你觉得你越来越看不清这个人了。这眼神,深情得你误以为他爱你。

“拿下口罩...你会死的。你赶紧回去吧,你能把我带出来我已经很感激了,你就让我在这里自身自灭吧。如果我能活着,能一切结束后我会通知你的。”你眼睛不敢正视他,连你自己都觉得你在说什么鬼话。

  张起灵一向是行动派,他打开了你的手机,只剩最后百分之二十的电了,你为了不时之需之前一直关机着。

 “吴邪,这次别再推开我”他突然抱着你靠在你肩上,你感觉到那冰凉的口罩碰到了你的脖子,你想推开他让他离你远些,却因为他下一句话停了动作。

 “吴邪...我不想让自己再后悔了,不想让自己再错过了你。我喜欢了你整整三年,要不是你最后找了女朋友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那时候就向你表白”

  你看着他真挚的眼神一下子陷入了混乱,这和你想的不一样,你怀疑自己流感得傻掉了。

 

 

6

    他温柔的摸着你的脸,仿佛看不见那些可怕的红斑,“吴邪,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报警校吗?因为某个傻瓜在课堂上说过,他最喜欢警察...”

你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说不出话来,三年苦恋你从不觉得委屈,如今在这人怀里你却阻止不了不停流下的炙热泪水。

你们都是大傻瓜,差点就这么错过了。

“吴邪...还好....我还能遇见你,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他单手抓住面罩,你含着泪对他摇头却来不及阻止。

 摘下笨重冰冷的面罩,还是熟悉的容颜。只是更成熟了些,因为多日的劳累,眼底有了青色的黑眼圈,下巴有点胡渣,和你记忆力那张俊逸年轻的脸重合在一起,是你每日睡前都要端详的容颜,你终于再也不能自持的与他相拥。

他贴上你的唇,舌头伸进你嘴里找到你犹豫的舌头,这是你们间的第一个吻,也许是最后一个。你激动的回应着,忘记了曾经的苦恋,你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自己马上就要死去,似乎你这一生都是为了等这一刻。

能与你相拥,身在地狱又如何?

一吻完毕,他用一种“非张起灵式”的惊讶表情看着你的脸,红斑在慢慢褪去。

 

地上的手机亮了短信灯“吴邪,我打不通你电话,你整个班级都已经确认死亡了,只有你还活着。一般患者几天内就吐血暴毙了,你却只是出现了红斑迟迟没有其他症状。收到尽快回复我,吴邪,你体内可能有唯一的抗体!——解雨臣”

 

 六个月后,有解雨臣发现的抗体在A市全面的奏效了。因为学校正在重新整顿,吴邪并没有马上回去上班。而张起灵因为违纪也被革职了半年,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他们现在正在新婚旅行中。

 

                           -end-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