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逆光的海波》

在神秘的大海底下,住着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并不,住着锦鲤一族。


锦鲤中最鳞片最漂亮,最能带来福气的就是吴家一族。吴家与海星齐家,海豚陈家,螃蟹解家,美人鱼霍家,乌龟黑背老六,章鱼半截李,金鱼二月红,大蚌张家合称老九门。这九门中的趣事可不少比如那章鱼半截李曾经差点被人用网捉上去做成章鱼小丸子,幸好断足求生,后才被成为半截李;比如那解连环在海底做起了餐饮业,从此人称蟹老板。


不过海底鱼尽皆知,父母都会睡前和孩子讲的就是那张家和吴家的因缘故事。


锦鲤族的族长吴老鱼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吴一穷知识渊博,被誉为海底百科全书;二儿子吴二白,精明能干经商有道;最不成器的就是那三儿子吴三省,不学无术正日无所事事,最另吴老鱼受不了的就是他竟然爱上了海豚陈文锦,这跨族恋情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果不其然就出事了,那日吴三省为了保护陈文锦,被水母蛰个正着。据海底的医生诊断这要是不治,下辈子是瘫痪没法下床了,除非用老九门张家的千年黑珍珠就药引子。


吴老鱼只能大骂这儿子,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骂他们也无济于事,看着两孩子不离不弃的样子,他也心疼的紧。可是虽然同属老九门,那张家可是人情疏远,终日把大蚌一闭远离是非。


这一届的张家族长叫张起灵,之前他已登门拜访,可却被那张起灵一句话搪塞回来,“你吴家与我无恩也无怨,你可知我千年修行才得一颗黑珍珠,怎能轻易给之?”


这事本来是瞒着吴邪的,可是吴邪还是从发小蟹雨臣那里得知了情况。


要问这吴邪是何许人也,那是惊为天人的。吴家唯一的宝贝疙瘩,吴老鱼唯一的孙子,据说出生时天上五彩霞光把那海水都映照的通红。仿佛是吸收了海底的灵气,小吴邪鳍下的几片鳞片尤其好看,会随着光线变幻颜色。


“小邪,你知道吗?那张家真是可恶,你爷爷去求他们,他们还是不给黑珍珠,要不然你三叔怎么还不能下床”同样半人高的蟹雨臣插着双手站在海底的礁石上气愤填膺的说。


“那张家为什么不给....我怎么才能救救我三叔呢....”偏偏小吴邪又是个老实主,被蟹雨辰吓得眼泪汪汪的。


“小邪,你可别去找那张起灵。我听大人说他是青面獠牙吃人的妖精,终日躲在那黑暗的大蚌里。其实大人是不让我们知道的,你千万别说是我说的。”蟹雨辰跳下礁石握着吴邪的手交代了几声就横着爬走了。


三叔虽然玩世不恭平时对他却是极好的,常常送他漂亮的贝壳和石头,那陈阿姨他也是很喜欢的,心中充满了正义感和对张家不满的吴邪踏上了找张家族长算账的路上。


传说张家的大蚌是在海底一个洞的深处,里面布满海藻不少动物都会缠死在里面,吴邪是千方百计的偷来了地图才来到那个地方。


吴邪看着眼前的大蚌,简直不敢相信,张家族长是怎么住在这仅有一人大的蚌里的?不过这大蚌比蟹雨辰形容的好看多了,同体乌黑,但是充满光泽。


吴邪摸了摸,撬了撬,这大蚌看着小却怎么也打不开。


吴邪的这些小动作早被张起灵看在眼里,不过懒得和这小娃儿计较,反正他也进不来。


小娃儿身着一身红色长衫,搭配了黑色马甲,眉心点了金色的印,额头两边分别是两根垂到胸口的须子,因为用力肥嘟嘟的小脸涨的通红,这分明是锦鲤吴家的孩子。


这小娃儿一心撬着壳,也不知身后危险。汪家的鲨鱼们早就闻着味道快进洞了,这条小鲤鱼还不够他们塞牙缝。张起灵虽然不近人情但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手一挥打开了蚌口。 


吴邪哪管什么阴谋阳谋,只知道这大蚌被他给撬开了,连滚带爬就钻了进去。没想到大蚌里面别有洞天,进去空间很大,眼前是一个辉煌的宫殿。


吴邪走进正门,看见大厅的主人位置上坐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面无表情,手搭在桌上的黑刀上,似乎在闭目养神,虽然闭着眼睛还是能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吴邪微微红了脸,他从没见过这样仙人儿一样好看的人。


“来者何人”张起灵睁开眼睛,瞳孔漆黑深邃。明知他是谁,还是问了,可能是他这宫殿实在是很长时间无人造访了。


“我...我要找张家族长”吴邪鼓起勇气说


张起灵从位子上走下来,绕着吴邪转了一圈,弯腰对他说:“你找我可是为了吴三省的事?”


面对突然凑近的俊脸,吴邪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张家族长是这么年轻的大哥哥。吴邪虽然年纪小但礼数被培养的很是得当,知道是有求于人,吴邪一下就给张起灵跪下,行了个大礼。


“求张家族长赐我黑珍珠救我三叔,我吴邪以后定当报答您大恩大德”


张起灵看着小儿做得有模有样像个小大人,嘴角难得上扬了些许,心里了软了下来。


“不是我张家绝情绝义,只是那黑珍珠千年才得一颗”张起灵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看着他说,“你用什么来和我交换?”


张起灵不过是想让他放弃罢了,毕竟小鬼有什么好东西能拿出来。他也不想这小儿在他这哭闹,传出去怕人以为他张家欺负孩子。


没想到小吴邪竟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手绢包起来的东西,小手慢慢展开手绢,里面躺着两块色彩斑斓的鳞片,着实好看的紧,难得有锦鲤有这么好看的鳞片。


张起灵的目光从鳞片转移到吴邪身上,吴邪尴尬地捂着屁股,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哥...这是我身上最好看的两片鳞片....”


长长的刘海遮着张起灵的眼,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他蹲下来摸摸小吴邪的软发,接过他手里的鳞片。


“将来吴家若是看到这鳞片,答应我一个条件可好?”


“好!我跟爷爷说”


张起灵笑笑,一手抬起有点婴儿肥的下巴,不顾吴邪错愕的眼,吻上那微张的柔滑的小嘴,随着一阵乌金的光芒,那千年的黑珍珠就进了吴邪的肚子。


 


 


十年后


当吴三省看到屋子里的几大箱珍珠的时候,其实是拒绝的....


“他妈的!张起灵不知道我吴家生的是儿子吗!?聘礼算是什么意思!给我退了!”


“三爷...可是那张小哥手里有吴少爷的鳞片...当年吴老爷的遗嘱里就交代了吴家必须答应手持鳞片者一个条件...”小虾米王盟战战兢兢的解释,“话说当年三爷您的病也是多亏了那张家.....”


“妈的!”吴三省踢了一脚装着珍珠的箱子,只听卡拉一声骨头碎裂声哇哇大叫起来,“卧槽!!大侄子,是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


 


洞房之夜,吴邪还是一袭红衣,就像当年初见。张起灵也褪去一身黑,难得穿个喜庆,可惜穿不了多久就要脱了。


张起灵大手在吴邪的翘臀上抚了抚,羞得吴邪作势推他,却被搂到怀里在耳边低语:“让我看看,秃了的鳞片长回来没?”


 


在逆光的海波之下,海底的故事还在延续。


 


-end-



评论

热度(35)

  1. 张起灵的小黑金♥雨定尘v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