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瓶邪】为什么我的人鱼和别的不一样(内有章鱼哥出没)

 【注意预警!】章鱼哥x记者邪

chu手向,雷者慎



为什么我的人鱼和别的不一样?

文/雨定尘

 

 1

“宁小姐,等等!宁小姐……”

身着黑色皮衣的女子快步穿过船舷,高跟鞋在摇晃行驶的船上稳如平地,身后跟着两个健壮的保镖样的男人。

他们三个从容经过,再后面跟的青年则是跌跌撞撞,颇有些晕船的样子,踉跄了好几步才追上拦住前面的人。

女子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眼前的人颇为麻烦,抱肩怒视,道:“什么小姐不小姐的,在这海面上叫我阿宁。”

她拇指向后倒指着自己,大概对这称呼很是不爽,不屑地哼了一声,转头望向海面,道:“我不懂你们这些文化人怎么这么闲,从陆地追到海上,非要跟我们上船,不让你上来你还偷偷藏在救生船里面?还有你做不到的事吗?吴邪,你是超人吗?”

“不敢当,不敢当。”被换作吴邪的青年整理了整理自己因为奔跑而凌乱的衣服,换上满脸讨好的笑容,绅士地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我想做的很简单,我只是想采访一下你们的老板,这可是上头领导给我的任务。”

阿宁接过名片一眼都没看,直接递给了身后的保镖,说:“我们没有接到预约。吴大记者,我知道你新官上任想做出点业绩给你爷爷吴老狗看,我们汪藏海汪老板和你爷爷也算是旧相识,我阿宁应该礼待你三分。但我们汪老板向来是做慈善的,不喜欢扯上你们媒体的是是非非,你作为后辈,也该放尊重点。”

 “上一辈的人情债我们这些后辈担不起,汪老板明面上为海洋保护工作捐的款吴某人都是知道的,这要放在普通人家,那是大善行。但这数字又占汪老板那不为人知的总资产的多少呢?够不够偿还欠这大海的债呢?”吴邪转了转眼睛,有所欲言,却左顾右盼先言他。
  听了吴邪这番话,阿宁长久地没有说话,神色漠然。
  突然一个浪头打在船身,一个晃悠,栏杆边的吴邪差点捞不住自己的摄像机。
  阿宁眼疾手快扯住他的领子,把他推向里侧,力气大得不像个女人。
  “我在海上的时间比你从出生到现在双腿着地的时间还长。”
  “咳咳……”吴邪咽了咽唾沫,整理着自己的领子,“从你的皮肤就看的出经常吹海风……”
  “吴邪,有时候得到了真相并没有什么好处。既然你如此执着,那我给你讲个故事。”
  阿宁一边说着一边转身继续走着,身边的两个男人默契地跟上,吴邪也饶有兴趣得拿出了纸笔,小跑着追上。
  “有一艘船整日行驶在海上,白天干着正当活,一到晚上,干的是海洋偷猎的活。海底太神秘了,它还没有彻底被人类发掘,豪华游轮上的富人们最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稀有生物,有人喜欢养活的,有人喜欢骨头、牙齿,还有人相信它们身体里的某种成分能延年益寿。”
  阿宁刻意放慢了脚步,吴邪听得很认真,甚至偷偷打开了裤兜里的录音笔。
  “总是向大海索取,她也是会发怒的。海里的幽灵一路追逐着这条船,船开到哪它就游到哪,它庞大的身体可以停下轮船的引擎,它有沟通的能力,自从它出现后,这条船再也没有捕到过任何一条鱼,船员们都很害怕。”
  “船长生气了,利益让人无所畏惧,所以有一天,人类终于、捉到了这个怪物。”
  “什么怪物?”记录了几个字,吴邪越听越悬乎,停下了笔追问。
  阿宁突然停下转头诡异一笑,利落的短发甩出帅气的弧度,问:“你相信人鱼吗?”
  吴邪顺着阿宁的视线望过去,身后的壮汉展示出自己的右手,少了两个指头。
  吴邪狐疑地反问:“美人鱼?这种生物真的存在?”

“你相信吗?”

“它在哪里?”

 “踏踏!”阿宁的皮鞋在木板上踏出两声,“就在这甲板下面。”

  吴邪一愣,一个冷颤,笔掉到了地上,这回答太过出乎意料,有点小聪明的吴邪也不知如何应对,只知道阿宁这块“姜”确实比自己辣得多。

阿宁弯腰捡起笔,插回了吴邪胸前的衬衣口袋里,歇斯底里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你都信了,还真是天真无邪,我开玩笑的!”

吴邪摸摸脸颊也赔笑了起来,弄得两个手下摸不着头脑。

“你说的前半段是开玩笑的,还是后半段是开玩笑的?”吴邪没被她的故事套路进去,还是一针见血地问出了问题的关键,人鱼这种传说中的动物存不存在他不在乎,但那些多灾多难的海洋动物却是真实存在的,它们的皮、它们的肉,可能就在这艘船上。吴邪紧了紧拳头,决定赌他一把。

阿宁有些不耐烦地面露凶光,心想这人怎么还不知难而退。

“你真以为我昨晚躲在救生船里什么都没干?”吴邪一边问一边观察阿宁的表情,阿宁显然有些动怒,却生生压了下去。

“那你倒是说说你都干了什么?”

 阿宁压低了声音,身后两个男人更是蓄势待发,吴邪吞了口唾沫,把老爹和三叔的教训忘到九霄云外,决定再作一次死。

“你不知道吗?我是狗仔出生的,偷拍这种事……”吴邪举着摄像头,煞有介事地对准阿宁的脸,“昨晚有辆床和你们交接,运了一堆货物上来,是什么东西要半夜偷偷摸摸地运?”

阿宁一把夺过摄像机,抽出内存卡,二话不说扔进了海里,摄像机往地上一摔。

“你以为我这么傻不会备份?我已经把照片和视频都传给我三叔了。”吴邪举起手腕上的电话手表示意了一下,抬起下巴一副嚣张的样子。

“你知道的太多了!”

阿宁一个手势,背后两个男人就一起抬起腿朝吴邪踢去,吴邪转身往后一退,肚子前的衬衫刚刚擦过鞋尖。

“永远别把你的后背留给敌人,哪怕对方是个女人。”

吴邪刚想起身,耳边传来阿宁极近的声音,随后后颈一痛失去了意识。

“阿宁姐,怎么处理?”

“扔到甲板下面,喂‘美人鱼’。”

“是!”

 

 2

半昏迷中的吴邪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被扔进了什么地方,又黑又湿,他估摸这这艘船的高度,觉得自己被扔下去大概不是摔傻也要断几根骨头。

当吴邪正准备接受硬梆梆的船底的冲击时,却意外地摔进了柔软潮湿的一团里,不是床垫那种干爽舒服的柔软,而是潮湿、黏腻,带着蠕动感觉的柔软。吴邪来不及思考,就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的睫毛扇动总算醒了过来,他捂着自己的后颈艰难得爬起身。
  “这娘儿们力气怎么这么大?脖子都快削断了……”
  等后颈的剧痛缓解了,吴邪睁开眼睛,慢慢适应了夹板下昏暗的光线,眼前逐渐清晰的情景让自诩见多识广的他都说不出话来。
  他被包围在一堆触手里面!
  这些带着粘液、湿冷、布满吸盘的触足他很熟悉,和他平时最爱吃的铁板鱿鱼生的时候非常相似。
  不同的是,这也太大了!最粗的地方有人大腿那么粗。
  密密麻麻,如同蛇一样层层缠绕,有的包围着吴邪,有的垫在吴邪身下。爬上舱壁,天花板上挂下来,几乎占据了夹板下的整个船舱。
  难道汪藏海其实是一个铁板鱿鱼狂热分子?
  吴邪看着这一根根触足,努力地寻找着源头,但他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头部,一个不寒而栗的想法在吴邪脑子里升起。
  这么多触手,来自于同一个生物?
  那该是怎样一种生物?吴邪回忆着自己吃过的海鲜,据他多年的经验,这不是鱿鱼就是章鱼,当然这两者他从没搞清楚过。但是不管它是哪一种,以它的触手来看,它的体型一定是巨大的。据说这些冷血动物只要不被人为杀害,就能无限地生长下去,普通的章鱼吃虾蟹,这么大的,谁也不能保证它不吃人。
  吴邪用力用自己沾着粘液的手捂住嘴,怕自己由于恐惧而出声。
  他小心翼翼地调转身体,打算手脚并用地爬出去。然而他忘了他现在整个人都像陷在沼泽里一样,以至于他手往前支撑的第一步就直接陷了进去。
  吴邪保持镇定还是没有发出声音,用另一只手撑在外面连续拔了好几下都没拔出来。那些触手轻微蠕动着,在陷进去的时候让开了道路,在吴邪想往外拔的时候却越吸越紧,吴邪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快被挤压得麻木了。

吴邪咬紧牙关,额上青筋都爆了出来,使尽吃奶的力气。谁吃这玩意儿就像耍他似的一下子放松了,吴邪一个不稳,往后摔得老远。好不容易脱身,还来不及甩甩手,这些触手就像苏醒了一样,从懒懒散散的状态活了过来,四处抽动。

吴邪麻溜地爬起来,在湿滑的表面奔跑了起来,跑出没几步,脚下的触手如同运输皮带一样的往反方向滑动起来,害吴邪跑了几步都在原地,一根稍细的触手不知不觉间靠近吴邪,缠上了他的脚踝。吴邪被这湿冷的触感激起了鸡皮疙瘩,连连踢脚也摆脱不掉,反而被对方一个用力,整个人摔倒在地,被拖着脚踝滑行起来。

“靠!”

吴邪一路用指甲抠挖着,试图抓住什么固定住自己,这怕是要被拖进老巢!

被拖下了几个台阶用力扔在地上,吴邪趴在地上浑身痛得像散了架,撑起身体沿着触手总算见到了它们的连接处,它们的本体。

吴邪表情怪异,不知这情况是比预想中好还是坏。

机灵而擅长脑补的吴邪的大脑,为了防止主人收到预料之外的突然惊吓,早就保护性质地开启了预先脑补模式,科幻片里的巨型机械章鱼、邪恶博士的反社会试验品、散发着腐肉气息的触手系外星生物。但是现在情景,似乎从视觉上看来,比这些都要好一些。

这些触手连接的是一具人体,至少看起来像人。

但是人的上半身加触手下半身不是更诡异了吗?吴邪心里吐槽道。

本着好奇害死猫的精神,吴邪想慢慢靠过去看清楚,这次对方帮了他一把,直接缠绕着就把人卷起来送了过去,吴邪连叫都来不及叫就已经被送去和这位“大佬”面贴面。

吴邪瞪大了浑圆的眼睛,惊讶中带着恐惧。

他的上半身完全是人的样子,还是个精壮的男模般的身体,但是他的脸完全不像人。他的头发上挂满了水底的海藻,挡住了大部分脸,还在往下滴着水,有着人类样子的五官,但是布满了和触手上一样的吸盘,一个一个还在吸合张开。

吴邪一向有密集恐惧症,猛地闭上眼睛别过头。

“大哥!你不会就是阿宁说的……美人……美人……”

灵活的触手轻巧地扭过吴邪的下巴,逼迫他直视对方的眼睛,那个人未知生物的眼睛里没有瞳孔、眼白之分,眼眶里满满的似乎要溢出来的黑色,晶莹剔透,属于深海之下的黑暗。

吴邪咽了咽唾沫,怂道:“美男、章鱼。”

对方似乎不能理解他的话,疑惑地歪了歪脑袋,黑乎乎的眼睛晶莹的反着光,吴邪不认为这个生物是在卖萌。

似乎要检查检查自己的猎物,缠在吴邪身上的触手活动了起来,从脚腕往小腿蔓延,下巴底下的触手松松地环过吴邪的脖子,不至于让他窒息。小腿肚和脖子恰是吴邪的痒痒肉,更何况这些触手不只是纠缠,它们还有一个个凸起的小吸盘,痒得吴邪在这个不恰当地场合笑了起来。

“哈哈哈……大哥……大哥……别……”

美男鱼的脑袋从一侧歪到了另一侧,伸出一根触手光滑的尖端戳了戳吴邪的肚子,吴邪像被捆起来的毛毛虫,大笑着蠕动着。

“痒痒痒……别啊……大哥!哥哥哥!小哥!哎哟哟……”

光隐没在黑色的眼仁里,黏腻的触手从脖子爬上吴邪的脸,小吸盘分泌出粘液,吸附在皮肤上发出“滋滋滋”的声音,吴邪闭上一只眼,害怕粘液进眼睛。

触手的最前端是没有吸盘的光滑表面,而且直径越往上越细,圆圆黏黏的前端在吴邪的脸上打圈滑动,顺着鼻梁糊到人中,粘液堵着鼻子吴邪窒息地张嘴大口喘气,触手前端则滑动到吴邪的嘴唇上,粘液把吴邪的嘴唇沾的晶莹。

“我知道你是好人……好鱼!”在那触手几乎要钻进吴邪嘴里的时候,吴邪突然说话,“如果不是你接着我的话,我现在已经摔断腿了。你要是想吃我的话,我行动不便不是更好?”

吴邪无畏地直视着那吓人的眼睛,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惩罚上面那些人才被关在这里的,我和他们不一样。”

触手停止了动作,缓缓从吴邪脸上滑了下去,也把悬空的吴邪放到了地面。

一着地,吴邪反客为主地凑上去看个究竟,这时美男鱼却有些闪躲,往后退了一些。吴邪伸手帮他把头上的海藻拿了下来,发现这美男鱼的眼睛虽然全是黑的却通透清澈。这回却是他躲着吴邪,他的脖子很灵活,他往左转吴邪就跟到左边,他往后转吴邪就跟到右边,几番下来,他总算不耐烦地朝吴邪龇牙咧嘴,露出一口尖锐的寒齿。

吴邪缩了缩手,并没有害怕,反而是伸手摸了上去。

常年在黑暗的水下,他身上的人类皮肤很白又很凉,摸起来像在摸海豚的肚子一样湿滑,但是光滑的表面上布满了一个个火烧似的烙印,有些还没有愈合。

吴邪轻抚着这些伤口,问:“他们拿铁烫你?真当你是铁板鱿鱼啊?”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吴邪一下子觉得自己该和这位章鱼小哥同仇敌忾,不禁心疼起队友的遭遇,吴邪环顾四周,发现是四根手臂粗的钉子钉住了这章鱼小哥的最主要的四根触足。

“你就是因为这些钉子不能动弹?我帮你拔出来!”

吴邪刚动一下,肩膀就被桎梏住了,这次不是触手,而是人类形态的手。吴邪好奇地低头望着这只手,指节修长,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就是有两根手指特别长。

“吱嘎!吱嘎!”

头顶突然传来木板挤压发出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走过来。

“糟了!章小哥,你快把我举起来假装要吃我!”吴邪情急之下拎着对方鱼鳍似的耳朵就把人揪了过来,“肯定是阿宁派人来看我死没死,要是见我没事,估计会直接给我一枪!”

章鱼小哥按照吴邪的指示把触手缠到他腰上,把整个人波澜不惊地举过头顶,倒是吴邪拳打脚踢挣扎得起劲,震得连触手带整只章鱼都在摇晃。

“救命啊!!大章鱼啊!”

头顶的木门“吱嘎”一声打开,这张脸吴邪认识,是阿宁的手下——王八邱。

“啊!救我啊!不要再勒紧了!我快死了!”

王八邱似乎也很恶心这下面的东西,只看了一眼,就“啧啧”了两声,关上了木门。

演戏演得卖力的吴邪松了口气,整个人瘫软下来,任由触手举着自己,还挺舒服,可惜这“吊床”没躺多久,就被缓缓放了下来。

两人沉默着坐了一会儿,爱说话的吴邪也不管有没有人回答,又忍不住搭起话来。

“章小哥,你会变色吗?”

“章小哥,你会说话吗?”

“章小哥?你贵姓?”

 

3

“张……”

就在吴邪自言自语以为没人应答的时候,一个低沉沙哑的男声在这空间里响起,吴邪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或者出现了幻听,瞪大了眼睛见鬼似的看着他的章小哥。

对方耐心地又说了一遍:“张……”

这次看清楚了,的确是他张的嘴,他的声音像是几百年没说过话似的沙哑,仿佛生锈了,哽在喉咙里。

“啊?我不是嘲笑你,因为你看起来的确是章鱼的样子嘛,所以我才叫你……”自己乱叫了半天,原来对方会说话,吴邪怕他是动怒了。

那章鱼小哥朝吴邪挪动了一点,触手撑高了上半身,他全黑的瞳仁里有东西转动了一下,随后黑色慢慢聚拢在中心形成瞳孔,其余部分变成眼白,恢复了人类的眼睛。脸上密布的小吸盘翕动了几下,钻进皮肉里连一点毛孔都看不见了,露出了本来面貌。

“张起灵,我的名字。”

吴邪几乎看呆了,这变化过程实在是超乎了人类的想象,而这章鱼小哥,不,这张起灵白白净净、剑眉星目,用人类的审美来说还真是有几分小帅。

阿宁诚不我欺,果然是美男章鱼。

“你好!我叫吴邪!”吴邪莫名有些小紧张,习惯性地伸出手,却发现并没有人和他握手,只好尴尬地握住了附近的一根小触肢,这根看似纤细的触肢再次轻易地把吴邪勾到张起灵怀里,狠狠装在他胸口。


车厢一


车厢二


END


普通人鱼梗撞梗太多,偶尔猎奇下啦哈哈哈哈哈

评论(42)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