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定尘v

兴趣使然地讲故事,瓶邪,荼岩,维勇,杰埼不拆不逆

【维勇】drunk in love (内有肉渣)

Drunk in love

文/雨定尘

chapter. 1

  “维克多,我有点紧张,我第一次……”勇利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用紧张,勇利,相信我可以处理好……”维克多拿着修眉刀跃跃欲试。

  他的自信一点也没错,对于自己的外貌管理,维克多一直是自己动手,为了美观也为了给观众最好的视觉体验,他会定期自己修眉,不允许有任何杂乱,从少年时代就一直是自己来,技术熟练。

  而勇利当然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要知道,就连他的姐姐都不会那么勤快地管理自己的眉毛。

  从未整理过的眉毛,难免有些在规定区域以外的杂毛,显得有些杂乱,维克多无意间注意到主动提议要修一下,勇利也很乐意。

  维克多的喉结上下滑动,莫名有些紧张,他一手按在眉毛上方拉紧那一小块皮肤,一手轻轻把修眉刀放在勇利眉间,成45度角轻轻刮着生长在这个区域的调皮的毛发。

维克多爱极了勇利黑色的双眉,明显继承了胜生家的基因,勇利的眉毛略粗,又黑又浓,要说这长在浅肤色的欧洲人脸上可就突兀了,但偏偏勇利有双深色的大眼睛,远看是黑色,近看才知道是棕色,平衡了这浓墨重彩的眉色。

浓密的眉毛为这双常常带着怯意、稚气的眼睛增添了几分男子应有的英气,暖色调的瞳孔又缓和了眉毛刚硬的线条。

不像尤里纤细高挑的眉毛,勇利的眉峰偏后,眉尾加粗,总是无辜地垂向眼角。当勇利穿着常服,柔软的刘海微微盖住眉毛,那柔和低垂的样子就像还在念书的学生,谦逊无争。总让他显得比真实年龄还要小上好几岁,让对手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互相争夺的压迫感。

当勇利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因为自己施加的压力而崩溃的时候,他低垂着头,哽咽地颤抖着并不宽厚的肩膀,看上去又小又可怜,他好看的眉毛低垂得更厉害了,它们耷拉向眼角,紧紧拧在一起,蓄满珍贵液体的垂眼像是某种被抛弃的小动物,让维克多整颗心都快碎了。

维克托小心地移动着修眉刀,对每一根眉毛都斟酌再三,它们看起来都那么合理,每一根都组成了勇利的可爱。

维克多用小眉梳梳起过长的眉毛,再用小剪子小心地修剪它们的长度,过长会显得拖沓,恰当的长度干净又精神。

维克多喜欢它们末尾的弧度,即使在勇利抿嘴不笑的时候,它们看起来都弯弯的像个月牙。而当勇利抬起下巴浅笑起来的时候,这个弧度又是那么挑逗。

勇利的眉毛大多时候都是平展或者低垂的,但当勇利做好某种觉悟,下定某种决心的时候,他会微蹙起他的眉头,刚毅地像柄剑,总是谦逊的眉尾拱起锐利的眉峰,就像他温软的性格里包含的某些坚硬固执的东西。

为了修剪眉毛,维克多低着头,脸离勇利的脸极近。

那双巧克力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湿漉漉地转动着,就是不敢正视眼前的人。蜜糖般甜美的巧克力像要从他的眼睛里融化出来,也许还夹杂着香醇醉人的红酒,维克多庆幸这双眼睛没有直视他,否则他可能因为酒精过量而醉过去。  

维克多故意凑得更紧了,连热热的呼吸都喷在勇利的脸上,他低垂的睫毛因为空气流动而微微颤抖。算是修剪完毕,一些已经剪断的毛发还黏连在皮肤上,维克多吹了一口气,带着两人共用的牙膏的清新气味扑到勇利脸上,吹起了他的刘海,也吹走了那些修剪下来的眉毛。

勇利照了照镜子,又垂下了眉毛,有些失望的样子。

 “咦?根本没什么变化嘛,我以为会像维克多和尤里那样变成精致的细细的眉毛,我一直觉得我的眉毛有点粗来着……”

  维克多仅仅是修剪了周边的杂毛,怎么也没忍心动本来的眉形,它们实在太完美了。

  维克多俯下身,把唇印在勇利眉心,柔软的嘴唇贴在勇利额头蠕动着轻声说话,道:“我觉得这样就美极了,它们很漂亮,原谅我真的不忍心伤害它们中的任何一根。”
  维克多的语气似乎给每一根眉毛都赋予了生命,而它们都是他喜爱的珍宝,各有各存在的意义。
  勇利觉得有些好笑,咯咯咯笑了起来,他的眉毛舒展开来,就像维克多最爱的样子。


嗯,接下来我们需要一个链接,点我   再点我



                                                      end


【碎碎念】感觉最近粮变少了的说,饥饿,求评论~求挽尊~

评论(42)

热度(335)